◈ 第5章

第6章

只是腹部的巨痛,讓我現在都直不起身。

我自嘲地笑了笑,早這麼玩下去,遲早會把自己的身體玩壞。

聽說,是沈曜親自跳下海,將我救上來的。

小護士來給我換藥時,喋喋不休,眼裡全是對我的羨慕,直誇我找了一個有權有勢又愛我的男人。

我不置可否。

住院期間,我夜夜不得安眠。

沈曜公司事務不忙的時候,都會陪在我身邊。

自從被救上來後,我的精神狀態就不太好了,半夜經常會囈語:

「林小姐,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的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漸漸地,沈曜對我比之前好了。

我每天早上醒來時,都會看到他眼下的青黑愈加濃重。

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帶着疼惜、糾結又不忍的神色。

他在糾結什麼呢?

現在既放不下林清月,但又離不開我,是嗎?

有一天,林清月推開了我病房的門,抱着臂,居高臨下地打量我。

「黎鳶,你這狐媚子好大的本事,竟然能讓阿曜放下公司不管就天天在這兒陪你。

「憑什麼?你不就是這臉長得有幾分像我嗎?你只不過是我的替身。

「上次的教訓還沒吃夠嗎?

「我們這圈子有的是手段,讓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

「識相的話,你就自己乖乖離開,不要再讓阿曜見到你。否則的話……」

我臉色蒼白,靜靜地躺在床上,就這麼一言不發地回視着她。

林清月威脅的話語還沒說完,緊閉的門就被男人大力拉開。

他一步步向我這邊走近,用高大的身體將我和林清月隔開。

「否則的話,你就怎麼樣?」

沈曜是笑着問話的,可這笑卻讓人不寒而慄。

病房的氣壓瞬間降至冰點。

我能感受到他的慍怒,很明顯他已經在儘力壓制火氣了。

「小月,不要仗着我寵你,就越來越任性妄為了。我記得,以前的你是很懂事的。」

「任性?你居然說我任性?她黎鳶不就流了一個孩子嗎?

「你明明說只愛我一個人,居然還讓她懷上了你的孩子!你之前對我的承諾全都是騙我的嗎?」

本來還因逼我跳海而沾沾自喜的林清月,現在徹底變成了歇斯底里的潑婦,再無半分形象可言。

林清月在沈曜這兒失去白月光濾鏡後,也失去了被他無底線包容的資格。

沈曜開始對她不耐煩,覺得林清月從曾經難以觸碰的天上月,變成了如今嬌蠻任性的大小姐。

而從未被沈曜指責過的林清月覺得更委屈了:「沈曜,當初可是你求着我回國的。我現在回來了,你就這麼對我?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話落,林清月就摔門而出。

沈曜任由林清月對他破口大罵,直至她走遠了,沈曜都罕見地沒有去追她。

6

有一天,沈曜在病房裡給我削蘋果時,接了個電話。

隨後便對我露出抱歉的神色:「我今天有點事,得先走了。

「你等會兒想要什麼想吃什麼都告訴助理。

「錢,我也打你卡上了。無聊的時候就玩會兒手機,看上什麼就買。」

「知道啦知道啦。」看沈曜啰唆地交代各種事項,離開前還對我擔心不已的樣子,我嘴上應答得很甜,內心卻只覺得可笑。

曾幾何時,他對我只有一副看待玩物的戲謔和冰冷。

可如今,風水輪流轉了。

我啃了一口沈曜遞到我手上的蘋果,想起以前都是我做這種事伺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