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沈曜沒有告訴我,他這麼著急是要去幹什麼,但我剛才隱約聽到了電話里林清月的聲音。

似乎是林清月說自己那邊出了麻煩事,讓沈曜趕緊過去救她。

我知道,沈曜最喜歡身邊女人的懂事。

所以我壓下內心的思緒,對即將離開的沈曜揚起一個善解人意的微笑,沒有多問,給他留足了空間。

沈曜用曾經望向林清月的憐惜眼神看着我,輕柔地在我額頭上印下一吻,隨後匆匆離去。

確認他走出醫院後,我給一個陌生號碼快速發了條短訊:他走了,可以來接我了。

7

沈曜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沈卓。

是沈父養在外面的私生子。

當初沈卓為沈家盡心儘力,助力沈氏集團成功上市,可最後卻連沈氏的一丁點股份都拿不到,落到了兔死狐烹、鳥盡弓藏的下場。

他眼睜睜看着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輕而易舉地坐上了本屬於他的沈氏總裁之位,他心裏始終不甘。

他想奪沈曜的權,我想取沈曜的命。

所以,我倆一拍即合。

林清月打電話將沈曜叫走,確實是想趁沈曜不在我身邊,就派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我迷暈運走,供她折磨盡興後再將我處理掉。

這個信息是沈卓打探到的,他跟我講這件事的時候還咂舌:「嘖嘖嘖,我這不成器的弟弟,怎麼喜歡的女人都有兩幅面孔?表面溫婉,實則蛇蠍。」

我白了他一眼,隨後同他制定了提前逃離沈曜的計劃。

兩個小時後,我來到了一個深山老林,裏面有一座煙火繚繞的寺廟。

這幾年我日日夜夜陪在沈曜身邊,精神的弦始終緊繃著,生怕自己在成功報仇雪恨前,就被沈曜給弄死了。

如今看着眼前的幽林密境、禪房花木,我感覺自己的心靈都被凈化了,心中的愁雲也被驅散了不少。

當我正跟着一位身穿袈裟的老師傅吃齋念佛、悼念奶奶時,沈卓的聲音冷不丁地在我身後響起:「黎小姐,我那蠢弟弟在外面找你快找瘋了,你倒是在這裡樂得清凈。」

我勾了勾唇:「這不正是你想要看到的嗎?」

沈卓避而不談,而是指着桌上全素的飯菜,看向我的眼神裡帶着探究:「跟着沈曜吃了幾年的大魚大肉,現在怎麼搞起素食主義了?」

我不打算跟他解釋。

自從四年前我決定要以惡制惡,讓沈曜血債血償時,我就違背了奶奶給我取這個名字的初心,與她賦予我的美好期許背道而馳。

我害怕,自己身上沾染太多惡魔的血腥氣息,日後下去見奶奶時,奶奶會不開心。

這次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用靠近沈曜,所以我便跟着寺廟裡的住持修身養性、吃齋念佛,試圖減少自己身上的罪孽。

8

自那天之後,沈卓就很少過來了。

我知道,他是在外面忙着布局。

一邊給沈氏集團埋好雷,一邊抵擋沈曜在外界對我的大面積搜尋。

直到兩個月後,他才看好戲似的出現在我面前:

「上次林清月把沈曜騙走、導致你不見蹤影后,沈曜大發雷霆,把林清月整得挺慘的。

「現在沈氏和林氏兩家集團也終止合作,把沈老爺子氣得不輕。

「昔日愛人反目成仇,嘖嘖嘖,你本事挺大的嘛。再加把力,趕緊讓沈曜眾叛親離。

「對了,以沈曜現在對你的重視程度,兩個月都見不到你,他快把整個A城都翻個底朝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