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他派出無數關係去追查你的下落,我快防不住了。

「你打算什麼時候進行下一步?」

我緩緩地摘下住持送我的檀香手串,面色無悲無喜:「快了。」

9

我讓沈卓將我的GPS定位不動聲色地暴露給沈曜。

隨後自己收拾好東西,離開了這片深林,開車駛回城內。

車行駛了半小時,剛進入環城高速,我就從後視鏡中瞥到了一輛熟悉的邁巴赫。

那是沈曜最喜歡的車。

他就這麼不遠不近地跟着我。

很好,看來還挺耐得住性子。

我輕輕敲了敲方向盤,心中陡然升起一股隱秘的興奮感。

我倒要看看,他能沉住氣多久。

我倆就這麼拉扯了十幾分鐘,沈曜終於忍不住了,在跨海大橋上逼停了我的車。

時隔一個月,再見到沈曜時,我都快認不出他了。

他瘦脫相了。

鬍子拉碴,像是一個月都沒好好打理自己了。

頭髮也亂糟糟的,衣服上還有未熨平的褶皺。

京圈太子爺就像個落魄流浪漢似的出現在我面前。

我和他分別站在高架橋的兩邊,站在彼此的對立面,隔着一條大道,兩兩相望。

在他想要有下一步動作時,我終於出聲威脅:

「不準過來!否則你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沈曜終於止住了腳步,隱忍了許久的眼眶終於紅了。

「有什麼話,就在電話里跟我說吧。」我就這麼盯着他,內心毫無波瀾。

沈曜終於撥通了兩個月來第一個被我接起的電話。

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埋怨我,可聲音卻輕柔無比,彷彿怕把我嚇跑:「黎鳶,你可真狠心啊。知道這兩個月,我有多想你嗎?」

「想你想到茶不思飯不想。」說到這,他自嘲地笑了笑,「我現在是不是很難看?」

說到這,他又急急地開口:「再難看,你也不許嫌棄我。你說過要愛我一輩子的。」

他見我一言不發,將手機握得更緊了,嘴唇緊抿着。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像下定了決心似的,開始回憶我倆的過往:

「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穿得可真漂亮啊,紅裙**浪,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移不開目光了……

「對了,我已經跟林清月取消訂婚了。她居然還想派人去綁架你,我已經給她家公司教訓了。

「我真的和林清月解除婚約了,我再也不會聯繫她了。

「阿鳶,我只有你了,只有你才是真的愛我。

「往後餘生,我只愛你一個人。

「阿鳶,你可以不要生我的氣了嗎?」

因為我始終沉默着,所以他沒有辦法,只能一個人絮絮叨叨說了很多,維持着手機通話。

不過,他看起來脾氣好了不少,居然連我這兩個月去哪也不追究了,反而在擔心我生不生他的氣。

事情走到了這種地步,沈曜竟開始覺得世界上只有我才是真心愛他的。

可只有我知道,林清月才是真的對沈曜有感情,至少比我真。

「沈曜,你可真賤啊。」我將從前他譏諷我無數次的話還給他。

他瞬間呼吸一滯。

我望着對面的沈曜,輕笑一聲:「沈曜,這才哪兒到哪兒呢?你當初可是讓我最愛的人受盡折磨然後痛苦死去,而你的報應還沒來呢,怎麼就委屈成這樣了?」

沈曜愣住了,似乎沒聽懂我話中的意思。

也對,畢竟被他害死的人太多了,高高在上的他怎麼會俯瞰地面上的螻蟻呢。

他急於求得我的答案:「你不是說這輩子都不會離開我嗎?只要你陪在我身邊,一切都會恢復如初,一切都會變回從前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