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我冷冷打斷他:「不會了,早就回不到過去了。恢復如初?真好笑啊,我的一切都被你毀了。」

聽到我這樣說,沈曜怔怔地看着我。

我將害死奶奶的那本日記,狠狠地朝沈曜砸過去。

沈曜緊張地接住了,剛開始還沒想起這是什麼,只以為這是我為他準備的禮物,以為本子里是我想對他說的話。

直到他小心翼翼地翻到第一頁,重新開啟他的年少往事後,他登時臉色大變。

沈曜手足無措地想解釋,但卻在此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畢竟他從前不可一世,向來都是別人對他百般討好,他哪兒有過對別人如此低聲下氣的時刻。

夏天燥熱的風吹過,我想起,奶奶也是死在這麼一個燥熱的夏天。

我頓時內心恨意翻湧,對沈曜失去了耐性,轉身就走。

沈曜一副快要被我逼瘋的樣子:「黎鳶,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回頭?我是真的愛你,甚至可以為你去死。」

我勾唇一笑:「好啊,那你就去死吧。」

然後就頭也不回大步往前走。

我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氣。

快了,這一切,很快就要結束了。

10

沈曜回過神來時,就想直接橫穿這座大橋,跑到我這條道上抓住我。

可是,連續兩個月沒怎麼休息的他,如今已經精神恍惚。

他死死地盯着我的方向,試圖靠近我,卻沒有注意到逐漸迫近的大卡車。

橋下海水翻湧,海風拂過我的發梢。

一切都是這麼剛剛好。

緊接着,我身後爆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下一瞬,沈曜的身體猝不及防地被撞飛到我面前。

霎那間,過往的樁樁件件如走馬觀花般在我腦海快速閃過。

我突然鼻頭一酸。

四年前,奶奶被車撞倒時,沈曜也是這麼冷漠至極地看着奶奶死去。

如今位置調換,高高在上俯瞰他的人變成了我。

他確實是瘦了很多。

不再好看的臉,緊緊地貼着地面。

沈曜的身體開始不斷向外滲血。

他看起來無助極了,但仍然努力抬頭找尋我的方向。

在他和我對視上的一瞬間,我看到他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

隨後他雙手顫抖着,想讓我救他。

他以為我會像從前那樣,滿眼擔憂地扶起他,然後心急如焚地為他叫來救護車。

可是,我沒有。

我抱着臂冷漠地看他,紋絲未動。

想起當年的監控里,他穿着一塵不染的名貴球鞋將奶奶踩得動彈不得,我心中的恨意更甚。

如今我也踩着高跟鞋,狠狠地碾上了沈曜的手骨,直至聽到它們完全碎裂的聲音。

沈曜就這麼一順不順地盯着我,眼中帶着痛苦、絕望與不解。

他另一隻手碰到了我的鞋跟,卻沒有制止我的動作。

作惡多端的魔鬼,到死都不知道,被他傷害過的芸芸眾生為什麼這麼恨他。

他傷害奶奶的那晚,沒有監控能證明他做的事。

如今,這座高架橋上,也沒有監控。

我送給沈曜最後的結局是死不瞑目。

我說過了,我會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讓他付出和四年前一樣同等血的代價。

他當初是怎麼害死奶奶的,如今我也要讓他怎麼死去。

可這囂張跋扈的太子爺咽氣前,居然沒有對我露出一絲慍怒的神色,而是死死地抓着我的鞋跟,一邊咳着血,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阿鳶,我、愛、愛你……」

愛?

他這種人,怎麼配提「愛」這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