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兩個小美女!」

趙敏賢正吸着奶茶里最後幾顆珍珠呢,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油膩的男聲。

她心裏咯噔一下。

以前就聽過有學生在校外被混混欺負的事情,沒想到今天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她下意識的就拉住尹洛嫣的手腕,「洛嫣!快跑!」

這裡離學校不是特別遠,進了校門就好了,社會混混還是不敢進帝都大學的。

然而,她並沒有拉動尹洛嫣,反而聽到了尹洛嫣溫柔的道:「別跑。」

趙敏賢焦急的朝她使眼色。

尹洛嫣還是搖頭,「給喜喜帶的奶茶灑了就不好了。」

趙敏賢:「……」

幾個大漢:「……」

刀疤臉直接大踏步走過來,站在了兩個人的面前,歪嘴一笑,「這個美女還是明智的,跑你們也是跑不掉的!」

趙敏賢一抬頭看到一張刀疤臉,嚇得心臟差點跳出來。

她滿臉驚恐,但還是把尹洛嫣護在了身後,「你……你們要幹嘛?」

刀疤臉的目光落在神色看不出任何異常的尹洛嫣身上,「我們能幹嘛?當然是想讓你們兩個人陪哥哥們玩玩了!」

又有三個人圍了過來。

燈光昏暗的路邊,四個大漢把兩個身材瘦弱的少女圍在了中間。

「乖乖聽話,跟我們走,哥哥會對你們溫柔一點的!」刀疤臉又道。

趙敏賢嚇得渾身哆嗦,「你們……」

她看向尹洛嫣,想讓尹洛嫣和她一起大叫。

這畢竟是路邊,大叫說不定有人會救她們。

然而,她看向尹洛嫣的時候,發現尹洛嫣還在小口小口的喝着奶茶,仿若未見身邊四個大漢圍着。

趙敏賢眼珠子都瞪大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怎麼還可以這麼淡定的喝奶茶?

趙敏賢此刻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她那杯桂馥蘭香有那麼好喝嗎?

刀疤臉和另外三個男的腦海中也冒出了類似的問題。

刀疤臉意識到自己想偏了,剛想再說句什麼,就聽到尹洛嫣嗓音溫和的道:「讓一下。」

幾個人:「???」

當一個處於絕對弱勢的人足夠淡定,就莫名有了一種威懾力。

刀疤臉眨了眨眼睛,情不自禁的問道:「幹嘛?」

尹洛嫣抬起狐狸眸看了眼刀疤臉,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奶茶杯,「扔垃圾。」

刀疤臉:「……」

刀疤臉無語了!

他們是在行兇啊!這個女人能不能尊重一下他們!

然而其他三個人莫名被震懾到,自然的讓開了一條道。

大家眼睜睜的就看到馬面裙的美女將手中的奶茶杯扔進了垃圾桶,還是可循環使用的那個垃圾桶內。

整個過程不慌不忙淡定自若。

刀疤臉臉色一沉,「不要搞什麼花樣!」

趙敏賢這時候突然大喊道:「洛嫣!你快跑!」

她現在不在包圍圈內,說不定可以跑掉!

她跑了之後可以報警來救她!

幾個人頓時警覺了起來,眸光頓利。

但是穿着馬面裙的少女並未有跑的跡象,而是面帶溫柔笑意盯着他們,豎起三根好看的手指,嗓音好聽婉轉,「我可以給你們三秒鐘跑哦。」

幾個人:「……」

趙敏賢:「……」

她合理懷疑尹洛嫣被嚇傻了。

刀疤臉翻了個大白眼,抬手就要抽出放在腰間的刀,「老子沒功夫跟你們開玩笑!」

本來想着到了隱蔽的地方再弄花她們的臉,但是她們不配合。

然而,這時候,刀疤臉的手在腰間摸了個空!

他的刀不見了!

與此同時。

他聽到美人柔柔的嘆了口氣,「好吧,不跑就算啦~」

下一秒,一道冰冷的銀光在他的眼前閃過。

刀,不知道何時到了尹洛嫣的手裡。

頃刻間。

「啊!啊!」

「我日我日!」

「痛痛痛!」

一分鐘後。

「等……等一下,請問現在還能不能給我三秒鐘跑了?」

臉上又添了兩道血淋淋刀疤的刀疤臉看着地上躺着起不來的另外三人,「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滿臉哀求的問道。

清雅脫俗的美人那隻戴着佛珠的手拿着帶血的刀,臉上依舊帶着溫柔的笑意,嗓音也是柔柔的,「不能了哦。」

佛珠與血,刀與美人,畫面格外的詭異,又格外的和諧。

她像是來自地獄的殺神,又像是來自天堂的引你超度的使者。

聖女是她,魔鬼也是她。

帶血的刀「啪啪」兩聲拍在了刀疤臉的臉上,一滴鮮血順着他的臉頰往下滑。

刀疤臉眼珠子瞪大,渾身都在顫抖,「大佬,大佬,我錯了我錯了!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刀疤臉在地上磕起了頭。

他感覺再不避開那把刀,這個女人能一刀捅爆他的眼珠。

三個人加上他身中數刀,但是她白色的衣服依舊是白色的,沒有沾染上任何血跡,裙子甚至連皺都沒有皺。

這是什麼身手?這又是什麼級別的用刀技巧?

尹洛嫣看着地上求饒的男人,長睫煽動,問道:「誰讓你來的?」

刀疤臉毫無隱瞞的意思,「是一個學生,叫張洋,張洋。」

張洋?

尹洛嫣神色微凝,下一秒頗為嫌棄的扔掉了手裡的劣質刀具。

刀在地上發出「哐當」一聲響,刀疤臉的心也跟着一顫。

「半小時內你們能到醫院,就死不了,前提是……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穿着馬面裙手戴佛珠的美人聲音溫柔好聽,一雙狐狸眸看着刀疤臉,目光柔和不帶任何攻擊性。

但是卻讓刀疤臉止不住在地上磕頭,「好,好。」

尹洛嫣彎腰扶起了因為暈刀被她扶在路邊坐下的趙敏賢,離開了。

刀疤臉如蒙大赦,趕緊用一隻還能動的手撥打了120。

然而這時候,他發現尹洛嫣又回來了。

他嚇得整個人往牆角縮,尿差點嚇出來,「啊啊啊啊!大佬大佬,我知道怎麼做,我真的知道!你不要……」

然而,尹洛嫣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拿起放在路邊打包的奶茶,又走了。

刀疤臉:「……」

404宿舍。

鄭喜喜喝着還有餘溫的奶茶,看向尹洛嫣,「洛嫣,你好厲害,你竟然一點也不怕!」

趙敏賢已經醒過來了。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醒過來的自己已經在宿舍了,路邊發生的一切像是一場夢。

不過她知道不是。

是尹洛嫣救了她。

雖然過程她沒看到,但是她平安無事回來了就證明尹洛嫣很厲害。

她記得尹洛嫣拿了帶頭混混的刀。

她從小有個看到真刀就暈倒的毛病,在家裡連廚房她都不進。

尹洛嫣纖細的手指在電腦上快速操作着什麼,嗓音溫和,「這種事情在我們家那邊經常發生,這些小混混都是外強中開的,所以只要你不怕,他們就會怕了。」

經常發生?

鄭喜喜和趙敏賢對視一眼,有點心疼尹洛嫣,想着她從小生活的地方肯定非常落後。

趙敏賢還是心有餘悸,「我們要不還是報警吧?那幾個人說不定下次還會再找我們。」

尹洛嫣笑了笑,「不用報警,以後他們不會再找我們麻煩,放心。」

真報警了,進去的是誰還真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