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厲寂延說話的聲音不大,卻如一石激起千層浪!

讓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什麼東西?厲寂延說自己現在不算單身?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說的不是「不是單身」,而是「不算單身」。

那就是他現在身邊有女人了?

天吶!厲寂延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之前不知道多少人為了討好他送女人給他。

他一律看都不看一眼。

對於主動貼上來的,他是一點好臉色都沒有,帝都圈子不少女人都吃過虧,導致後面沒女人再敢往上貼了。

他今年27歲,身邊從未出現過任何女人,也沒有任何緋聞傳出來過。

更不要說承認自己身邊有女人了。

大家詫異的互相對視了幾眼。

明白了,厲寂延這是養了個金絲雀。

算不上正牌女友,但是養了個女人。

儘管是金絲雀,但還是讓在場不知道多少女人紅了眼!

想當厲二爺金絲雀的人從帝都排隊都能排到南極去的好嗎?

而且還被他如此大大方方的承認!

這是帝都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夢到的事情!

所有人都在想,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該是什麼樣的美貌和手段?

剛走過來的蔣然然也聽到了這句話,整個人僵在了原處。

如同有一盆涼水從頭頂潑了下來。

她的理解比較簡單,那就是厲寂延有女朋友了。

這讓蔣然然的心倏然一痛。

但很快她就想通了。

沒關係,現在哪個有錢人身邊不是好幾個女人的?

她父親那種小商人都在外面養了小三。

她不介意厲寂延有女朋友,只要厲寂延的心是她的就行了。

不過她還是很羨慕那個女人的,能被厲寂延承認。

她走了過來,剛想和厲子銘搭話。

就看到厲子銘滿臉震驚的起身走到了厲寂延的身邊。

「二叔!真的假的?你都有女朋友了?怎麼今天不見你帶出來啊?」

他迫不及待想看看二叔第一次承認的女人到底長啥樣。

能敢如此和厲寂延說話的,也只有厲子銘了。

大家也想這麼問,但是不敢開口。

女朋友?

厲寂延眼底閃過意味深長的笑意,晃了晃酒杯,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淡淡道:「她忙。「

小東西在忙開學的事情。

她忙?

所有人就跟聽到了一個驚天大笑話似的。

一個女人能有多忙?能忙過掌管厲氏財團這麼一艘巨輪的厲寂延?

不過他這句話中有幾分寵溺之意,讓厲子銘有點磕到了!

厲子銘笑眯眯的,「那二叔打算讓我們什麼時候見一見二……你女朋友啊?」

本來想叫二嬸,但覺得有點早了。

談戀愛是談戀愛,結婚是結婚,厲子銘生長在厲氏這樣的頂級豪門,對這一點看的還是很清楚的。

「以後再說。」厲寂延懶散回應。

不過提起小東西,回帝都都一周沒見了,有點想她了。

放下酒杯,厲寂延手往後一伸,一部手機從後面遞到了他的手中。

他漫不經心的解鎖,打開微信,果然看到了小東西給他發的好幾條消息。

嘖,沒辦法,小東西太愛他了。

日常的生活一直會跟他分享。

她的微信名Y都是他的名字,延。

微信頭像也用的是他給她拍的照片。

在陽城的半年他早就知道這些,但每天被她這樣愛着,還是忍不住感慨。

世界上沒有比尹洛嫣更愛他的女人了。

她看他的時候眼睛裏總是有光,手機相冊里全部都是他的照片,而且不要他任何東西。

房子車子錢都不要,甚至讓她搬來帝都這邊生活都不來。

她說她要上學。

上學?殊不知她只要開口,他就可以給她她這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雖然說跟她的相遇不算太開心,但是相處過程是很開心的。

他在陽城遭人暗算被下了葯。

她是助理找來幫他解藥的。

他本來只是給她一筆錢進行補償,她接受了那筆錢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他。

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時常會想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所以他讓助理再次把她找來了。

一來二去,他發現她這個小東西真不錯,人不僅聽話溫柔,還單純的要命。

沒多久就深深的愛上了他。

她說自己那晚接受去幫他解藥是因為剛好缺錢,現在錢的缺口補上了,她甚至把錢還給他了。

說能遇到他是她的福分,不想跟他摻雜上金錢關係。

厲寂延見過很多女人,聽過無數阿諛奉承的話,但沒有哪句話比尹洛嫣的這句話來得悅耳。

她不願意放棄學業和家人跟他來帝都,那他只能幫她轉學,幫她家裡人在帝都定下來。

不能說他愛她吧,但是把她放在身邊,是件讓人愉悅的事情。

知道她不會同意,所以他是先安排好了再讓人去接她的,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看着尹洛嫣發過來的圖片,在和室友吃燒烤。

又看到她說吃完了,現在走回宿舍,帝都路邊的花花草草真好看。

厲寂延薄唇不覺勾起淺淡笑意,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字,【來接我。】

坐在厲寂延旁邊的人看到一向面色冷淡的厲寂延竟然對着手機笑了。

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

這厲二爺是真的墜入愛河了呀!

厲子銘賤嗖嗖的道:「二叔,我從來沒見你笑的這麼開心過!像個痴漢。」

厲子銘再次成為在場所有人的嘴替。

然後他就被厲寂延狠狠踹了一腳。

「滾。」

在場只有厲寂延的特助顧明唯神色自若。

沒辦法,這種笑容他這半年見到太多次了,麻木了。

不過尹小姐也確實讓人着迷。

他從未見過無論是樣貌還是性格能與尹小姐比肩的人。

那天晚上他真的是撿到了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