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所有人:「……」

倒不是說之前的厲寂延愛玩,他本身就不愛玩那些東西,但是偶爾也能約出去。

但是今天的厲寂延說的這句話再次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卧槽!厲二爺這是在秀恩愛嗎?

他們對視了一眼,覺得自己好像是路邊好好被踹了一腳的狗。

厲寂延沒管其他人訝異的目光,從特助顧明唯手裡拿過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往外走去。

所有人盯着厲寂延的背影,都在想一個問題。

他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厲二爺的金絲雀到底長什麼樣子?

厲子銘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跑了過去,「二叔,等等我,我跟你一起下去。」

其他人對視一眼,也默默跟了上去。

但是他們還是晚了一步,沒有坐上厲寂延同一趟電梯,只能等下一趟。

樓下。

蔣然然一直在等着大G車裡的人下來,不過等了半晌都沒有等到。

就在她想走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厲寂延從酒店內出來了。

他的長相和氣場都太過優越凜然,讓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酒店大堂的服務生個個態度也都很恭敬。

蔣然然的心猛然一跳,想着自己要不要再上去碰碰運氣。

然後就看到厲寂延伸手開了那輛白色的副駕駛車門。

他的特助在車外跟他說了幾句話,便退到了一旁。

蔣然然眉頭一皺,原來是厲寂延的司機在等他。

那不奇怪了,厲寂延的身價配這輛車是綽綽有餘的。

車子很快從她的身邊駛過,捲起她的頭髮飛舞。

她在原地有種深深的挫敗感,又有了一種信念感。

她一定要坐上這輛車。

就在她轉身要走的時候,就看到酒店大門又出來好幾個人。

為首的就是厲子銘。

厲子銘張望四周,「卧槽!走那麼快?」

樓下哪裡還有二叔的影子。

不過他眼睛一轉就看到了蔣然然,跑過去問她,「你是一直在這裡的嗎?你看到我二叔了嗎?」

蔣然然點點頭,「看到了,他上了一輛白色的車。」

厲子銘眼睛一亮,「那你看到開車的的人了嗎?長什麼樣子?」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熱忱的落在了蔣然然的身上,哪裡有帝都排在前面的大企業家的氣場。

都是一群吃瓜群眾。

蔣然然不明所以,搖了搖頭,「沒有啊,開車的難道不是厲二爺的司機嗎?」

厲子銘有點失望,「當然不是了,是二叔的女朋友來接他的。」

蔣然然:「……」

車上。

厲寂延望着少女精緻美艷的側臉,左手漫不經心轉着右手指的翡翠戒指,嗓音淡淡,「怎麼就那麼不想認識我的朋友?」

在陽城也是這樣。

每次都接他都是在樓下等着,從來不會想着宣誓自己的主權。

尹洛嫣紅唇勾起淺笑,嗓音溫柔好聽,「我認識你就行。」

這句話成功取悅到了厲寂延,他直起腰伸手捏了捏少女的臉頰,「真乖。」

以她的姿色出現在他的圈子裡,就算沒人真的敢做什麼,但肯定也有不少偷偷覬覦的目光。

他太了解他這個圈子裡男人的劣根性。

她倒是很好,完全避免了這些事情發生,也不在乎名分。

「聽顧明唯說你沒有住在別墅,怎麼不住?離你的學校走路才五分鐘。「

路邊的燈光時而打在美人絕美的臉頰上,忽明忽暗。

「我覺得宿舍挺好的,能交到朋友。」

尹洛嫣儘管在拒絕厲寂延,語氣卻是溫軟的不像話,讓人完全生不起氣來。

「朋友?」厲寂延兩根欣長的手指撐着下巴,嗓音聽不出什麼情緒,「行吧。」

儘管尹洛嫣不想住在別墅,但還是被厲寂延留了下來。

不過尹洛嫣沒有過夜,大半夜還是回到了宿舍,是厲寂延送她回來的。

回到宿舍的時候趙敏賢和鄭喜喜都睡下了,她動作很輕的洗漱。

但還是吵到了趙敏賢。

趙敏賢小聲的嘟囔,「洛嫣,你回來了,把你朋友送回家了嗎?」

吃完燒烤,在回宿舍的路上,尹洛嫣說她朋友喝多了,需要她去接一下。

尹洛嫣淺笑着點頭,「嗯,送回去了。」

趙敏賢迷濛的點頭,小聲道:「剛剛我們回來的時候,有菁英社的人過來發招攬社員的傳單,你明天沒事的話我們一起去看看唄。」

菁英社是帝都大學非常有名也非常特殊的社團。

它不是從大一新生中招攬社員,而是從大三年級開始。

他們的要求也十分嚴格,不僅要求你的學習成績,考察你的能力,並且還要查你兩年內在校的表現,還有你的家庭背景。

他們吸納新社員的標準很複雜也很高,但還是讓無數帝都學生趨之若鶩。

因為菁英社每年會往各大企業還有**部門輸送人才,他們的勢力現在遍布A國政商界。

進了這個社團,就意味着高質量的圈子和人脈,同樣也是比普通人更高的起點。

聽到菁英社三個字,尹洛嫣長睫輕抬,手指撥弄着剛取下的小紫檀佛珠,「好的,我先睡啦,晚安。」

坐在床上的尹洛嫣拿出自己的電腦,打開一個加密文檔,在「加入菁英社」這幾個字的後面,標註上了一個【進行中】。

宿舍的燈都已經關了,電腦的亮光打在少女絕美的臉上,讓人看不清她的眼底的神色。

————

第二天,中午,帝都大學十號食堂。

帝都大學佔地接近一萬畝,一共有十個食堂,而十食堂是學校專門為帝都的豪門少爺小姐們開的。

這裡的食材都是從產地新鮮空運過來的,一頓飯人均都是大幾百往上,廚師也都是從世界各地聘請的頂級大廚。

這裡的環境也比普通食堂優越得多,所以深受帝都大學豪門子弟的喜愛。

「然然,昨天我給你發的微信怎麼沒回?」

張洋拿着一瓶進口酸奶遞給正在吃飯的蔣然然,並坐在她斜對面。

沒辦法,她的正對面有人了。

蔣然然看都沒看張洋一眼,隨口道:「沒看到。」

回復他什麼?

昨天她正去酒會的路上,張洋給她發了一個什麼要當心新來的尹洛嫣。

笑話?她幹嘛要當心一個鄉下來的村姑?

明顯是這個舔狗在跟她沒話找話說而已。

張洋也習慣了校花的冷漠,接着道:「我是說真的,昨天厲子銘打電話約她……」

聽到這句話,蔣然然才抬起頭看了眼張洋,「什麼?厲子銘約她?」

張洋看到蔣然然很感興趣,眼睛亮了亮,「對的,但是她拒絕了。」

蔣然然眉頭微皺,還沒有說話。

坐她對面的跟班李晴天哼了一聲,「既然拒絕厲少爺,那麼理由只有一個,長得跟精修照片出入太大,不敢出來見人吧!」

蔣然然也是看過那張照片的,修的確實不錯。

她不屑的揚起嘴角。

肯定是這樣。

要不然只要長了腦子的,都不會拒絕厲子銘的邀約!

然而,蔣然然的話音剛落,就聽到旁邊桌子傳來幾個人的議論聲。

一個男生激動道:「我真沒想到,新轉來我們班的尹洛嫣竟然那麼漂亮!本人比照片還要漂亮幾百倍!」

另外一男生贊同的點頭,「而且她的聲音也好聽,自我介紹的時候我都恍惚了,我差點覺得自己在做夢!」

一個胖胖的女生星星眼,「太女神了!根本不敢靠近,多看一眼都覺得在褻瀆,但是她卻幫我撿起了我的耳機!這個耳機我以後都不想擦了!」

隔壁的三人:「……」

蔣然然和趙晴天也是表演系的,但是帝都大學表演系有七個班。

蔣然然和趙晴天在一班,尹洛嫣在四班。

蔣然然的臉色微變,張洋的眉頭也緊緊皺起。

另外一桌的人聽到這邊的聲音,插話道:「真的假的?比起校花蔣然然呢?」

「對啊,我很關心今年校花的位置會不會易主!」

剛剛雙眼冒光的女孩子昂着下巴,「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尹洛嫣更好看啊!尹洛嫣……」

女生的話還沒有說完,李晴天站起來冷哼了一聲,打斷她,「你說話長點腦子,她可能在你們班這群醜小鴨中出眾一點,就不要跟我們校花比了,她還不配。」

這時候,幾個人才看到蔣然然就在現場。

蔣然然穿了一件黑色裙子,御姐風十足。

她抬起頭,神色高冷的打量着剛剛說話的幾人。

剛剛已經信了四班人話語的幾個人頓時又覺得不可能!

蔣然然都這麼好看了,不可能有比蔣然然更好看的人了。

他們當場倒戈。

「對,對的,你們是不是吹的太過分了?四班確實也沒有幾個好看的,突然來了一個稍微有點姿色的,你們就覺得好看死了。」

「我們不都知道四班是表演系的顏值窪地嗎?所以他們眼裡的美女肯定美不到哪裡去。」

「就是就是,還是然然最好看!」

蔣然然的心情好了些,她對自己的顏值有着十足的信心。

然而就在這時,食堂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驚呼的聲音。

「卧槽!卧槽!尹洛嫣!新轉來的尹洛嫣!」

這邊剛剛還在爭論的一群人的目光,自然而然也看向了食堂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