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尹洛嫣到帝都大學今天才第二天,按道理來說不應該有很多人認識她。

但昨天的那條帖子讓她在學校里爆火,所以她一進食堂,很多人就注意到了她。

那是一張比照片中更為精緻漂亮的臉,長發簡單的挽起,露出白皙修長的天鵝頸,一雙狐狸眸瀲灧生輝。

然而她上身白色中式短衫,下面一條深紫色的馬面裙,清麗的手腕上一串108顆小紫檀佛珠,纏繞幾圈,將她整個人襯托的清雅到了極致。

這是比照片上來的更直觀也更具衝擊力的絕艷與脫俗的雜糅,讓人從心底里倒抽一口涼氣。

她就那樣淡淡的走進來,陽光落在她的雙肩上,像是一朵出水芙蓉,美麗而安靜,讓人無比的想要親近。

這邊遠遠望過去的剛剛還在說蔣然然最好看的幾個人都張大了嘴巴。

這種美麗,是他們從未接觸過的。

那麼遠但是給人感覺又那麼近!

四班剛剛還在討論她的人頓時開心起來。

胖胖的女生激動的伸手跟她打招呼,「洛嫣!」

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尹洛嫣循着聲音望過去,看清人之後,嗓音溫溫柔柔的,「小枝。」

祁枝一雙眼睛瞪大,小聲驚呼,「她竟然記得我的名字!早上她給我撿耳機的時候,我因為緊張自我介紹的聲音很小,她竟然都記住了!」

祁枝想要走過去,但是看到了尹洛嫣身後跟着藍灰色頭髮的厲子銘之後,眼裡的光熄滅了。

厲子銘那個狗東西!竟然跟在她女神旁邊!

也是片刻之後,大家才注意到尹洛嫣的身邊跟着厲子銘厲少爺!

要知道厲子銘在學校里可是風雲人物,到哪裡都備受矚目。

這也是唯一一次,被大家忽視了。

真正看到了尹洛嫣長相的蔣然然眉頭緊皺。

是她大意了!

尹洛嫣長得確實不錯,並且很會裝!

李晴天現在只覺得臉在火辣辣的疼!

張洋眼睛眯了眯,但還是移開了目光。

不管怎麼樣,蔣然然是他唯一的女神!也是他心裏唯一的校花!

厲子銘發現大家都盯着尹洛嫣看,有點無語,兇巴巴的瞪了眼眾人,「別看了!吃你們的飯去!」

他好不容易才把尹洛嫣約出來吃個飯。

他還是通過昨天在網上爆料尹洛嫣照片,也就是尹洛嫣的室友才約到她的。

趙敏賢不確定尹洛嫣到底喜不喜歡這麼多人盯着她看,略帶歉意的道:「洛嫣,如果你不舒服,我們就別吃了。」

她很想進菁英社,而厲子銘是菁英社的副社長。

所以在厲子銘聯繫到她說請她和尹洛嫣吃飯的時候,她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答應了之後她才後知後覺,厲子銘想約的恐怕不是她,是尹洛嫣。

但是她卻沒有問尹洛嫣的意見。

可她發消息給尹洛嫣的時候,尹洛嫣還是答應了,也沒有怪她。

她心裏十分過意不去。

雖然說學校里沒人不想和厲子銘深交,但是她怎麼也應該先問尹洛嫣的。

尹洛嫣朝趙敏賢溫柔一笑,「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我們點菜吧。」

菁英社今天宣布厲子銘擔任副社長。

這就說明,如果想進菁英社,是繞不開厲子銘的。

那就正常相處吧。

這件事不奇怪,厲子銘雖然成績一般,但是他的背景秒殺了全校人,讓他成為副社長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這頓午飯,是蔣然然長這麼大以來吃的最難以下咽的午飯。

她還從沒有在另外一個女人的面前輸過!

以往她在公眾場合,總是有數不清的目光在偷偷看她。

只有這一次,關注完全被另外一個女人搶走了。

張洋注意到了蔣然然的情緒不佳,小聲的道:「然然,你放心,我會找人教訓她的。」

蔣然然眸色微頓,看了眼張洋,沒有說什麼,但是她打開了張洋給她的酸奶,喝了一口。

張洋心底欣喜萬分。

這是蔣然然第一次喝他送的東西!

女神終於正眼看他了么?

厲子銘對尹洛嫣的追捧並沒有讓張洋心生畏懼。

張洋跟厲子銘是室友,他太了解他了,花花公子一個,最擅長喜新厭舊。

他只要做的足夠隱蔽,厲子銘也不會查到是他。

————

「我們先走了,謝謝你請我們吃飯。」

在食堂門口,尹洛嫣眉眼彎彎的道謝。

尹洛嫣跟人說話的時候習慣性是看着人眼睛的,這讓厲子銘的心跳都加速了。

他抓了抓藍灰色的頭髮,「下午……下午你有空嗎?」

尹洛嫣搖了搖頭,眉眼微翹,「下午我們有事。」

厲子銘剛想再說些什麼,尹洛嫣已經走開了。

厲子銘望着尹洛嫣裊裊身姿漸漸走遠,站在原地跺腳,他怎麼沒有多問一句明天有沒有空啊!

吃飯的時候太緊張了,也忘了讓她同意微信請求了!

賈豪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出來,「厲少爺,想不想知道尹洛嫣下午做什麼去?」

賈豪因為計算機能力超群的原因,在學校里一個人就相當於是個小型的情報站,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厲子銘撇嘴,熟練的掏出手機掃碼付錢,「放!」

賈豪滿臉笑容,「好嘞!下午尹洛嫣要去菁英社招新現場!」

這件事賈豪根本不需要用到他的計算機能力,因為他和尹洛嫣另外一個室友鄭喜喜是一個班的,他隨便套兩句話就知道了。

厲子銘是他的室友,又是大主顧,所以他對他關注的事情格外關注。

不過厲子銘暫時還不知道他和尹洛嫣的室友是同班同學這件事。

菁英社?

厲子銘聽到這個名字眉頭微皺。

就那個非讓他當副社長的菁英社?

二叔在很早之前提醒過他一次,不要和學校的菁英社走得太近。

他秉持着這個想法都沒想加入的,但是那邊直接給了他一個副社長的位置。

他本來還在考慮要不要拒絕。

然而在上午的時候,菁英社就發了公告,說他是副社長。

可見這個社團裡邊是什麼樣一群人精,直接把他架了上去。

但這對他起不到什麼大作用,他不想當還是可以任性的不當。

厲子銘雙手插袋,踢着地上的石頭。

要不問下二叔?

說干就干,厲子銘拿出手機給厲寂延發了個微信。

【二叔,菁英社讓我當副社長,我要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