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庄明月輕輕吸了一口氣,對着展宴露出笑顏,淡淡的說,「哥,對不起!以前是我太任性了,我錯了,我不應該那麼逼你,我想通了,以後我會牢記,你是我哥哥。」

她沒有吵,沒有鬧,平靜的像一個毫無生氣的布娃娃。

展宴黯然的眸光閃了閃,薄唇牽起冷漠的譏諷的弧度,她的新招數?

展宴溫聲開口,「明白就好,早點休息,別太晚睡,明天過來接你。」

隨後,像個長輩似的,探手摸了摸她的頭。

庄明月忍住躲開他的衝動,乖巧的點了下頭。

展宴轉身時,眼底的溫柔頓時消失不見,轉眼是漠然的冰冷。

離開病房,展宴從口袋裡拿出一塊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剛剛觸摸過庄明月的手。

走到電梯口邊,將手帕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等到電梯門打開,展宴走進,按了去地下停車場的樓層。

一輛奧迪車,亮着車燈,副駕駛上坐着一位波浪長捲髮的女人,穿着性感,手裡夾着一根煙,性感的紅唇上,吐出了一口煙霧。

視線隨着男人挺直的身影,坐上車,「哄好了?」

展宴坐上車繫上安全帶,眼裡不着痕迹的閃過一絲厭惡,奪過女人手裡的煙,丟出了窗外,聲音冰冷的說:「以後不準在我車裡抽煙!」

女人風情萬種的一笑,翹起了二郎腿:「我不抽煙,怎麼蓋住小姑娘香噴噴的香水味道。」畫著眼線的眸光,看着車上那瓶粉紅色的香水,還有貼着貼紙的字:庄明月專屬副駕駛。

只聽她輕笑:「看不出來,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佔有慾還挺強。怎麼?沒想過入贅**?利用了她,你想做的事,可以事半功倍,就不用大費周章了。」

展宴打着方向盤,踩着油門出了停車場:「庄明月暫時不能動,我還有用。」

「嘖,我還以為你會心軟,不舍的動,沒想到你比我想的更狠!看來她也不怎麼樣,這麼多年了,也沒能拿下你。」

展宴厭煩皺起眉頭,冷冷地說:「再多說一句,給我滾下車!」

庄明月嗎?

不過就是個天真的蠢貨!

他對一個發育還不完全的小屁孩,不感興趣。

車駛出融入黑夜中,直至消失不見。

庄明月躺在病床上,睜着眼睛,感受着手腕時不時傳來的,細微的疼痛,平靜的看着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就這樣,一直睜着,直到外面的太陽漸漸升起。

她不想等展宴過來接他,早上六點半的時候,她自己就辦了出院手續離開了。

上輩子,她將自己的一生全都給了展宴。

這一輩子,她要為自己而活…

她知道展宴留在**的目的,他無非就是想復仇,她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庄明月也不會去阻止。

爸爸和展宴的仇恨,她不想參與了,隨便他們斗得你死我活。

庄明月不想再像上輩子那樣,傻兮兮的認為自己可以調和,讓他們放下仇恨,平和的在一起。

現在的她,只想等到大學畢業,熬過三年。

她就離開**,離開帝都,去過屬於她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