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吃過晚飯後庄明月早早就睡下了,睡前她比較喜歡喝杯熱牛奶,這是她多年來改不掉的習慣。

透過薄薄的窗帘,窗外夜色的濃烈,一束遠光燈的光芒從窗戶外照射進來。

輪胎抓地的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展宴開的奧迪車A6是庄海生在公司獎勵他的一輛新車。

從車上下來,走進客廳的玄關處,放下手裡的車鑰匙。

銳利的目光掃了一圈,沒有找到熟悉的人影。

以前總有個纖細的身影坐在沙發上,看着無聊的肥皂劇,現在卻空蕩着,茶几也很乾凈,沒有平時多餘出來的點心。

展宴眸光黯了幾分,吳媽從廚房走了出來,「展少爺,用過晚餐了嗎?」

展宴問:「明月呢?」

吳媽說:「大小姐,身體不舒服,已經早早睡下了。」

「我去看看她…」展宴單手抄兜,走去樓上,眉眼間帶着些疲倦之意,走了三步台階,又停了下來道:「明天小玉中午要回來,多做幾個她愛吃的菜。」

吳媽:「好的,展少爺。」

展宴走到三樓,按下房間的門,可是卻不像往常那樣能打開。

裏面反鎖了。

展宴蹙了蹙眉頭,他跟庄明月的房間都在三樓,庄海生在房間在二樓,平常二樓一般不能讓人進去,四樓是白玉書單獨的住處。

平常以往,庄明月的房間他來去自如,不會反鎖。

但是這次,卻在他的意料之外,難道庄明月真的對他收起了心思?

展宴敲了敲門,「明月,睡了嗎?」

聽見惡魔在敲門的聲音,庄明月抓着被子縮進了被窩裡,捂着耳朵,不想去理會。

其實早就在展宴開車回來的時候,庄明月聽到動靜就已經醒了過來。

展宴在外面買了間房子,兩室兩廳兩衛一廚。

幾乎不會回來,因為這個家,有她在!

展宴也是因為厭惡她的糾纏,才從這個家中逃離。

現在他回家,無非就是白玉書,明天要從國外治病回來了。

白玉書從小就有先天性哮喘,國內醫療水平一般,展宴就把她送去了國外治療。

展宴這麼晚找上她,就是想給她警告,別再動欺負白玉書的念頭。

白玉書,展宴青梅竹馬,兩個人從小在孤兒院一起長大,聽說兩個人外面吃了不少的苦,露宿街頭,與野狗奪食,兩個人幾乎是相依為命。

白玉書是展宴在**的第二年,他親自帶回來的。

就算帶回來一個人,庄海生也不會說什麼,不過就是多養個人而已,**不差這麼點錢。

庄明月跟她年紀相仿,不過白玉書從小天生麗質,長得很清純,幾乎是少年時所有男生都喜歡的類型。

她喜歡穿白色長裙,黑長直及腰的頭髮,眼神又純又欲。就連莊明月也覺得自己沒有她好看,男人看上她真的很正常。

因為她跟展宴的關係,嫉妒讓庄明月面目全非,背地裡經常欺負她,用細針扎她的腰間,手臂,大腿…

但是白玉書不敢告狀,因為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因為有這個秘密,庄明月才敢對她肆無忌憚的欺負。

只是後來…她死了。

她死的時候不過才二十歲…

割腕自殺…

庄明月到現在都能記得,那天下着暴雨,展宴滿手是血,衝進她的房間,閃電照射着他那陰狠殺意的目光,像是個奪命的地獄修羅,他掐住她的脖子,「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就是不肯放過她?」

「庄明月…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該死的是你們姓庄的所有人!」

那刻,庄明月知道,展宴是真的想殺了她。

白玉書的死,是她一生的噩夢…

因為她也是害死白玉書間接的兇手。

她死後的那些年裡,庄明月從未睡過一天的好覺…

她欠白玉書的,這輩子她會好好地彌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