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展宴離開後,庄明月睡得也算是安穩。

也許是重生知道白玉書還活着,沒有再做可怕的噩夢。

翌日,庄明月被樓上來回踱步的腳步聲吵醒,翻了個身,睜開眼睛,也沒有了困意。

死前化療的那幾個月,她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在每個夜晚,都被蝕骨的疼痛折磨得整夜整夜睡不着,頭髮也掉得很厲害。

她從不知道原來化療,能掉那麼多的頭髮。

上輩子的時候,她很愛睡懶覺,有起床氣,睡不好被吵醒就會發脾氣。

但現在被吵醒,庄明月奇異的發現,她並沒有什麼感覺。

她拿起小靈通看了眼時間,才八點過一點。

吳媽知道她有睡懶覺的習慣,一般也不會上樓來打擾她。

庄明月放下手機,強迫自己閉着眼睛又眯了會兒。

展宴是個很多疑的人,她的變化不能太大,否則會引起懷疑。

等醒來已經十一點多,庄明月起床,在洗手間刷牙。

吳媽敲了幾聲門,抱着曬好的被子走進來,「大小姐,中飯已經做好了,可能要等會兒,展少爺要回去一趟,等會在過來跟你一起用餐。」

庄明月一邊刷牙,一邊點了點頭。

用清水洗了把臉,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年輕稚氣,皮膚像泡在牛奶里的軟豆腐,真正的膚如凝脂。

死前的形如枯槁恍然如夢,她的手不自覺撫上臉。

其實她長得並不差,鳳眼明眸,那雙眼睛面無表情的時候,看起來帶幾分無辜,任誰都能欺負的模樣,單純無害。

她前生的性格,現在想來挺讓人討厭的,就是別人的口中那種,刁蠻任性綠茶的千金大小姐。

憑着庄海生獨女的身份,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包括……展宴。

「知道了。」

今天不用出門,庄明月就穿了件粉色碎花長袖長褲休閑的睡衣,披着微卷的長髮,去了樓下。

庄明月走到冰箱前,給自己倒了杯牛奶。

玄關處,正聽見熟悉有說有笑的聲音傳入耳中,除了他們還會是誰?

庄明月抬眸看了眼門口,展宴身後跟着白玉書,今天他們是特地穿了情侶裝?

向來穿深色系的展宴,今天卻穿了件白色外套。

出國治病的這些年不見,白玉書真是長得越來越好看了。

一身白裙,純潔無瑕,像是不食人煙煙火的仙女,就跟畫里走出來的一般,被展宴放在心尖上那麼多年,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她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

可能還沒從展宴妻子身份中走出來。

庄明月僅僅看了一秒,便收回了視線。

展宴輕聲地附在白玉書耳邊說:「沒事,去吃飯吧。」

白玉書撩了下耳邊的長髮,手足間有些無措,點了點頭,手裡拿着禮物,走到已經坐在餐桌前開吃的庄明月身邊,把禮物遞給了她:「這是我回來給你買的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庄明月彎眸,莞爾一笑,「謝謝,快坐下吃飯吧。今天吳媽做的飯菜不錯。」

可能白玉書也沒想到,庄明月竟然也會對她有好聲好氣的時候。

要是放在以前,庄明月早就把東西甩在地上,抓着她的頭髮,讓她滾出去,然後這時候展宴就會出手阻止,帶白玉書離開。

而上輩子這個時候,她也的確這麼做了,甚至抓破了白玉書的臉。

那個時候,展宴是怎麼罵她的呢?

時間太久了,庄明月不太記得起來,反正不會是什麼好話。

白玉書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展宴,展宴神色不動,面上沒有什麼情緒。

男人從容的將手裡的碗給白玉書遞了過去,淡聲道,「吃飯吧,一會兒帶你去看看有什麼要買的東西。」

白玉書乖巧的接過,嗓音細細的,「其實也沒什麼好買的,展哥哥我知道你忙,你不用管我,你儘管做自己的事吧。我在家等你下班回來接我就好。」

展宴給她碗里夾了菜,「沒事,我請了假。難得陪你一天,以後可能沒多少機會。」

他們坐在一起,庄明月獨自坐在對面。

對於他們的談話,庄明月絲毫不感興趣。

庄明月點頭吃着飯,碗里多了塊可樂雞翅,是展宴夾過來的,「今天真的不跟我們出去?」

我們?

展宴把自己跟白玉書歸一起,叫我們,而庄明月在他們眼中永遠都是個外人。

跟他們出去,做什麼?

當電燈泡嘛?

這輩子,她給自己定的目標,第一條,就是遠離展宴!

所以,庄明月拒絕了。

庄明月微微一笑,輕快的說,「不用了,我還要複習。」

她吃的本就不多,抽了張紙,擦了嘴,站起身來,就往樓上走去。

背過身的那刻,臉上的情緒,也一點點瓦解。

展宴,前生是我太過執着,把你看的比我的命還重要。

企圖用婚姻把你綁在身邊,是我錯了。

這輩子,我放過你,也放過我自己!

我祝你們往後餘生,平安喜樂,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