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婚甜寵兵哥寵妻無下限什麼小說軟件可以看 第2章_寧瑞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下來!」

「不嘛。今晚我一定要睡了你……」

葉寧恍恍惚惚聽見這麼一句讓人頭皮發麻的話,而更可怕的是這句話竟然好像是從她的嘴裏發出來的。

透過窗帘落進來的月光,葉寧驚恐的發現自己正壓在一個男人身上,迫不及待的想要親下去。

她甚至還來不及看清楚男人的容貌,因為兩人激烈的動作,咔嚓一聲,她和那個男人一起從斷裂的床鋪上掉了下去。

「……」

男人發出一聲悶哼,想來摔的不輕。

葉寧的腦袋更是直接撞到了男人的胸膛。

她第一次體會到胸膛也能硬的像石頭一樣。

頭暈腦脹。

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男人毫不留情的一腳從身上踹了下去。

「葉寧!你這個瘋子!」

男人低沉的嗓音里彷彿夾雜着狂風暴雨。

從地上狼狽的站起來,褲子都已經被脫下來大半,露出鬆鬆垮垮的苦茶子。

即便如此還是讓葉寧感到了一陣陣的眩暈。

面前的男人至少有一米八五的身高,劍眉星目,寬肩窄腰,臀部的線條極其流暢,而且渾身上下的每一塊肌肉都充滿了荷爾蒙的氣息。

這個男人堪稱極品。

本來應該是賞心悅目的一幕,可是男人眼底流露出來的戾氣,以及臉上駭人的神色,都讓原本沉浸在男色中的葉寧瞬間清醒。

她記得今晚是她二十五歲的生日,特意約了死黨在酒吧慶生。

喝到最後死黨神神秘秘的帶她到了一個房間,告訴她今晚就要幫她實現一個心愿,然後她就被稀里糊塗的推了進去。

等到再有意識就是現在了。

看來死黨說的幫她實現心愿,就是花錢給她找了一個男人。

在過去的二十五年里,從小到大她都是別人口中的孩子,方方面面都是最優秀的,但是唯獨沒有談過戀愛,更別提跟男人有什麼親密的關係。

想通之後,葉寧輕輕拍打着自己的臉。

俗話說的好,酒壯慫人膽。

她竟然都主動強迫男人了?

「咳咳。不願意就算了,我也不喜歡強扭的瓜。」

嗓子沙沙的,她以為是因為酒喝的太多了。

男人投給她一個厭惡至極的目光,然後就開始穿衣服。

葉寧不滿的皺起了眉頭,就算她剛才確實是想要用「強」的,但這個男人也沒有必要露出這樣的神色吧?

職業道德呢?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收了我們的錢,那就該好好服務我。還是說你嫌錢給的少了?」

氣鼓鼓的質問着。

雖然她沒有談過男朋友,可是不管容貌還是身材也都是一等一的,向來都只有她挑剔別人的份,現在竟然被別人嫌棄了,而且還是一個牛郎?!

不過這會兒酒醒了,她當然也不會再繼續剛才荒唐的事情。

顧鋒的動作頓住了,凌厲的眸光落在光溜溜的葉寧身上,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什麼錢?

什麼服務?

「你瞪我幹嘛?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就是這麼接待客人的嗎?」葉寧同樣睜大了圓溜溜的眼珠子,毫不示弱的瞪回去。

下一秒,顧鋒的一張俊臉肉眼可見的速度黑了,整個人彷彿被一股陰影籠罩,陰森恐怖。

接待客人?

她是故意想要激怒他嗎?

「葉寧,你耍什麼酒瘋?以為這樣就能逼我就範了嗎?別做夢了!」

甚至不等憤怒的話音落下,拎起外套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彷彿不願意多停留一秒。

葉寧獃獃的癱坐在原地,聽着男人踩在木質樓梯上發出的嘎吱,嘎吱的聲響,隱隱發覺到了不對勁。

觸目所及的小房間里雜亂不堪,剛剛斷裂的木板床上除了被褥之外,更是堆積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連空氣里都瀰漫著一股發霉的氣味。

這裡根本就不是酒店的包房!

才意識到這一點,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瘋狂湧入腦海……

清晨,天邊放出第一縷亮光,葉寧看着小鏡子里那張肥胖,臃腫,幾乎快要擠出鏡子的臉,勉強做出一個苦笑的表情。

昨晚她穿越了。

穿越到這個1980年,同名同姓的女孩兒身上。

而那個差點兒被她強了的男人,根本不是什麼牛郎,而是這個身子原主名正言順的丈夫,顧鋒!

她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顧鋒服役的東北某軍區的家屬大院兒。

身子的原主今年20歲,原本生活在幾百公里之外的杏花村。

她因為長的極其肥胖,手不能拎,肩不能扛,所以同齡的女孩子都嫁了人,只有她無人問津。

但是就在三個月前,她爸無意中在山裡救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剛好就是顧鋒的父親。

當她知道顧鋒在部隊里是連長的時候,立刻就動了歪心思。

讓她爸用救命之恩作為**,逼迫顧鋒娶了她,並且成功的隨軍來到了這裡。

如果說她只是長的肥胖些,好好跟着顧鋒過日子,顧鋒或許也不會這麼厭惡她。可是她偏偏還好吃懶做,小肚雞腸,粗俗不堪,到處惹是生非。

來到大院兒的這兩個月里,就連大院兒里的狗都不待見她。

所有人都恨不得讓她趕緊滾蛋。

而最難堪的是雖然她已經跟顧鋒結婚兩個月了,但是人家就連她的一根手指頭都沒有碰過。

看到被壓斷的床板以及一地的狼藉,葉寧只覺得腦袋都大了。

她也終於理解了,昨晚顧鋒為什麼會是那樣的眼神看她了。

恐怕現在在顧鋒的眼裡,她就跟洪水猛獸也沒什麼區別了。

意識回歸到現實,不管以前的葉寧怎麼樣都跟現在的她沒有任何關係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穿越,但是既來之則安之。如果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回去,她可不能拖着這兩百斤的肥肉過一輩子。

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把自己洗洗乾淨。

因為只是這樣坐着,她都能清楚的聞到從身上散發出來的餿味了。

現在她是住在老式的筒子樓里,根本就沒有洗澡的浴室,所以想要洗澡,是需要去外面的公共澡堂的。

過去之前還是要把房間收拾乾淨,特別是那張被她壓到斷裂的床板,恐怕想要指望顧鋒今晚是不可能有床鋪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