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婚甜寵兵哥寵妻無下限什麼小說軟件可以看 第3章_寧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葉寧的性子雷厲風行,既然打定了主意那就是說干就干。

不知道多少天沒有清洗過的鍋碗瓢盆,以及四處亂放的各種零碎,完全是在挑戰她的耐心和底線。

她也算是知道原主的一身肥肉到底是怎麼來的了。

大院兒里的街坊們看到她進進出出的身影,都覺得詫異極了。

特別是見到她竟然站在水池前刷碗,洗鍋,更是驚為天人。

她的懶和饞早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從來沒有見她主動做過一次飯,鍋碗瓢盆每次都是顧鋒回來才會洗。

今天可真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了!

面對街坊們的竊竊私語,葉寧完全當做沒有聽到,自顧自的忙活着。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收拾,二十多平米的小屋裡總算有了模樣。

葉寧呼呼喘着粗氣,渾身上下全都是汗。這身肥肉實在是太礙事了,才這麼一點兒活動量就已經到極限了。

「呦,葉寧,你家的床這是……塌了?」

門口傳來一道強忍笑意的奚落聲。

葉寧瞧向站在那裡的李金鳳和王馨雪,兩人都帶着毫不掩飾的譏笑。

「床板不結實。」

大大方方的回答着。

李金鳳是三連連長周世成的媳婦兒,就住在隔壁,也是家屬院兒里出了名的「大喇叭」,專門好打聽別人家的八卦。

李金鳳捂着嘴樂,一雙眼珠子落在葉寧的那一身肥肉上。

「葉寧,別怪嫂子多嘴,你要是但凡能少吃點兒,也不至於把床板都壓斷了。」

不過說歸說,今天這懶丫頭家裡看起來倒是比往常乾淨了許多。

葉寧想要反駁,不過低垂下的眼帘看到肚子上那一層層的游泳圈,這話也是事實。

「謝謝嫂子關心。」

李金鳳的臉上出現一道裂縫,看向她的眼神兒古怪了不少。

以往要是有人嘲笑這丫頭胖,她立馬就會翻臉喊爹罵娘了,可是現在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站立在旁邊的王馨雪滿臉善意的走到葉寧身邊。

「葉寧,昨晚顧大哥回來了吧?」

她的聲音輕輕柔柔的,沒有絲毫的攻擊性。

葉寧的眼睛眯了眯,認認真真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

面如白玉,膚若凝脂。

王馨雪是大院兒里公認的最漂亮的女孩兒,跟她一般大的年紀,是文工團合唱團的主唱。

人長的漂亮,性子又溫柔,追求她的男人數不勝數。

「嗯,回來了,不然床板怎麼會被壓斷了呢。」

葉寧輕描淡寫的一句回答,卻讓王馨雪凝固了表情。

「昨晚你和顧大哥真的……做了?」

王馨雪說到最後的聲音竟然帶着一絲輕顫。

看着葉寧那張腫脹的跟豬頭一樣的臉,她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顧鋒會碰葉寧的。

下一秒葉寧露出了羞答答的神色,直接點了點頭。

她也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麼不適合這樣的表情,不過卻必須要這麼做。

以前的葉寧完全就是蠢還不自知,覺得整個大院兒里只有王馨雪才配和自己做朋友,對王馨雪掏心掏肺,就連跟顧鋒的夫妻生活都向對方說的一清二楚。

但現在葉寧對王馨雪可是充滿了防備的。

因為她昨晚之所以會對顧鋒用強,都是因為受了王馨雪的慫恿。

就在兩天前王馨雪告訴原主,最近文工團里要招募一批新的團員,還說只要顧鋒肯幫原主說句話,原主就一定能夠被招進去。

而原來的葉寧早就對王馨雪的工作垂涎三分了,在文工團工作不僅體面,而且還清閑,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能穿的漂漂亮亮的。

她對這份工作志在必得,就差顧鋒那邊了。

可是眾所周知她和顧鋒的夫妻關係並不算好,顧鋒不一定會答應。

這個顧慮跟王馨雪說出來,王馨雪立馬就給她出了主意。

這個主意就是美人計。

王馨雪一勁兒的慫恿她主動勾引顧鋒,等到跟顧鋒生米煮成熟飯,那麼文工團的事情也就穩了。

原主非但沒有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妥,反而對王馨雪的話言聽計從,所以才上演了昨晚那樣的一幕。

葉寧看着王馨雪不停變換的神色,更加印證了心裏的猜測。

她和顧鋒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基礎,而且顧鋒還是因為被要挾迫不得已才會娶了她。

來到這裡之後她所表現出來的種種劣跡,顧鋒沒有直接跟她離婚都已經是難能可貴了,王馨雪竟然還能鼓動她對人家霸王硬上弓?!

這哪裡是幫她,分明就是嫌她死的還不夠快。

「葉寧,你沒騙我們吧?」李金鳳激動的不得了,八卦之心更是到達了頂點。

瞧着葉寧那一身的贅肉,還有被擠成一團的五官,這樣的女人顧鋒也能做的下去,這也真是太為難他了。

面對兩個女人的注視,葉寧十分淡定且堅定的點了點頭。

王馨雪的表情有些崩了,「那真是恭喜你了。」

這句話絕對是咬着牙從嗓子里硬擠出來的。

葉寧理所當然的笑道:「我和顧鋒本來就是夫妻,只是做了夫妻該做的事情。」

王馨雪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顧大哥答應幫你進文工團了?」

葉寧怔了一下,竟然把這茬給忘了。

面對王馨雪的虎視眈眈,她始終保持着淡定的神色。

雖然她不會妄自菲薄,可是以她現在的身體條件想要進文工團根本就是白日做夢,也就只有原主會拎不清。

不過她這個人向來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惦記,即便她對顧鋒沒有感情,但他們的夫妻關係卻是不爭的事實。

「昨晚我們光顧着折騰了,都沒有來得及跟他說這事兒呢。文工團的招聘不是還有幾天呢嘛,等他回來我會跟他說的。」

葉寧的這番話說的極其隨意,可是落到李金鳳和王馨雪的耳朵里就變成了赤/裸裸的炫耀了。

王馨雪是黑着臉離開的,葉寧也休息夠了,拖着斷裂的床板從筒子樓里走了出去。

筒子樓的空間本就狹小,她二百斤的身子拉着床板更是瞬間就佔滿了整個樓道,所到之處所有人都只能退避三舍。

等她從樓里出來之後,整個大院兒里除了她自己之外,幾乎就已經沒有人不知道,昨晚她和顧鋒圓房把床板都給干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