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婚甜寵兵哥寵妻無下限什麼小說軟件可以看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澡票。」

「澡票?」

葉寧面對澡堂工作人員的阻攔,一臉懵。

「對啊,想進去洗澡當然要有澡票,沒有澡票可是進不去的。」坐在窗口裡的中年男人防備的盯着她,儼然把她當成了想要逃票的。

葉寧尷尬的笑了笑,她哪裡有這種東西。

「可以買嗎?」

「我們這裡只認票不認錢。你到底還進不進去?」中年男人滿臉的不耐煩。

葉寧沒了辦法,只能悻悻的離開。

天氣炎熱,這具身體又十分肥胖,再加上上午收拾了半天,她覺得整個人都已經黏糊糊的,難受的厲害。

就這樣回去是絕對不可能的。

既然澡堂進不去,她記得距離縣城不遠就有一條河,正好可以過去洗一洗。

打定主意,調轉方向朝着城外走去……

軍區食堂。

顧鋒吃過午飯,重新打好飯盒。

「顧連,又給媳婦兒打飯啊?」

三連長周世成一臉同情的瞧着他。

別人家媳婦兒隨軍都是把自家老爺們兒照顧的妥妥帖帖的,可顧鋒家裡娶了個好吃懶做的。

別說給顧鋒洗衣做飯,就算是她自己都沒有做過一口吃的。

顧鋒的那點兒津貼全都被她拿去下館子揮霍都不夠。

「周連,晚上我還有任務就不回去了,這個麻煩你給她帶回去。」

顧鋒只要一想到昨晚的那些事就覺得噁心,真是再也不想見到葉寧了。

還記着給她送晚飯回去也並不是因為在意她,而是她要是沒飯吃了,就會跑來部隊一哭二鬧三上吊,影響實在惡劣。

周世成沒有推脫,直接就接過了飯盒。

「我懂。」

葉寧那個潑婦在整個軍區都是出了名的,以至於所有人都為顧鋒鞠了一把同情淚。

「顧連,老兄我年長你幾歲,有一句話實在是不吐不快了。」

周世成往顧鋒身邊湊湊,壓低了音量,語重心長的說道:「你還是早點兒跟她離了算了。能不能照顧你的生活先放到一邊兒,就那麼一個女人絕對會拖累你的前程。」

俗話說得好,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可是葉寧儼然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顧鋒嚴峻着面色,一言不發。

他並不是自願娶親的,老父親要臉面,救命之恩不能不報。

本想着娶了也就娶了,跟誰過日子都是一樣的。可葉寧這個女人完全顛覆了他的三觀,容貌身材他都可以忽略,但這女人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挑戰他的底線。

他忍耐了兩個多月,昨晚那女人竟然為了逼迫讓他找什麼文工團的工作,竟然對他用強,這麼卑劣的手段虧她想的出來。

他甚至想像不出來,一旦跟那女人提出離婚,那女人又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了。

周世成看着他不停變換的神色,腦子裡只剩下了一句話。

家門不幸啊!

葉寧走了大半個小時終於到了河邊。

這條河比她記憶中的還要更大,河水清澈,站在河邊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股涼意。

這裡不算偏僻,葉寧只是脫下外面的小衫,直接就跳了進去。

她的水性是極好的,不過現在換上了這具二百斤的身體,也不敢貿然游去水太深的地方,而是慢慢適應着。

整個人漂浮在水裡,她才覺得自己是真正活過來了。

「救命啊!」

突然不遠處傳來孩童的哭喊聲。

葉寧快速浮出水面,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在距離她二三百米的水裡,有一道身影正在撲騰着。

河邊站着另外一個半大小子正在不停的哭喊。

有人溺水了。

葉寧意識到這一點,最快的速度朝着那邊遊了過去。

溺水的是個孩童,葉寧仗着水性好,成功的把他拖到了河邊。

而那個哭喊的孩子看到同伴得救了,既緊張又激動。

葉寧把人拖上來,才發現竟然還是認識的。

溺水的孩子叫王虎,是王副營長家的小兒子。

站在河邊的這個叫王龍,是王虎的哥哥。

這兄弟倆竟然跑到這裡來游泳,還出了這種事。

王虎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小臉兒一片慘白,連呼吸都沒有了。

王龍到底還只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看到弟弟這幅模樣腿都軟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葉寧用力按壓着王虎的胸口,為他做着急救。

旁邊王龍的哭聲越來越大,最後簡直震耳欲聾。

「給我閉嘴!」

葉寧沉着臉對王龍呵斥一聲。

王龍的哭聲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他同樣認得葉寧。

這個胖女人凶得很!

「噗!」

這個時候王虎一口水噴了出來,緊接着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雖然小臉兒漲的通紅,但總算是得救了。

葉寧這才停下動作,把王虎扶起來,替他拍打着後背。

王龍難以置信的盯着弟弟,用力吸着鼻子沒有再次哭出來。

「誰讓你們來這裡游泳的?」葉寧見到王虎沒事了,板著臉質問起來。

幸好今天遇到了她,不然王虎肯定凶多吉少了。

她本來就不和善,現在眼睛一瞪更顯得可怕。

王龍下意識的抱住弟弟王虎,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豺狼虎豹一般。

「你要打就打我吧!不要打我弟弟!」

「……」

葉寧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明明她剛救了人,可這小子的模樣就像是她要吃了他們。

「這次我就不打你們,不過下次你們再敢來這種地方游泳,我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壞人就壞人吧,反正她的惡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王龍直勾勾的盯着她。

「還不趕緊走?」葉寧繼續耷拉着臉催促着。

兄弟兩人反應過來之後,不敢有多一秒的停留頭也不回的離開。

葉寧哭笑不得的看着倆小子狼狽逃離的身影,在想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恐怕想要改變大家對她的印象簡直比登天還要難了。

等葉寧回到軍區大院兒已經臨近傍晚了,一路上肚子咕嚕嚕叫個不停。

從昨晚到現在她都沒有吃飯,又折騰了一整天會餓當然是正常的。

小衫的口袋裡還有八毛錢,那是她的全部家當了。

不過低頭看了一眼將將能瞧見的鞋尖兒,吃飯的念頭瞬間就被扼殺在了搖籃里。

減肥,必須減肥!

筒子樓里正是熱鬧的時候,就連空氣里都飄散着飯菜的香氣。

葉寧努力按壓着想要吃飯的慾望,最快的速度穿過走廊。

房間里靜悄悄的,依然是她離開時候的模樣。

斷裂的床板已經被扔出去了,但她沒有多餘的錢財去買新的,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打地鋪湊合湊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