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軍婚甜寵兵哥寵妻無下限什麼小說軟件可以看 第5章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叩叩叩。

外面傳來敲門聲。

葉寧打開房門就看到周世成站在門口。

周世成顯然是剛從部隊回來,連軍裝都還沒有換下。

「弟妹,這是顧連讓我給你送回來的晚飯,他今晚有任務不能回來了。」

葉寧對於周世成的說辭並不陌生,在過去的兩個多月里,顧鋒回來住的日子一隻巴掌都能數得過來。

「好,我知道了,謝謝周連長。」

十分平靜的接過飯盒。

周世成心裏咯噔一下,她竟然沒有吵鬧?還跟他說了謝謝?

這女人不會又在外面惹了什麼禍事吧?

「弟妹,你沒事吧?」

晃動的眼神透過葉寧看向收拾整齊的房間,心裏的不安更重。

葉寧眨巴眨巴眼睛反問道:「周連,你沒事吧?」

周世成立刻回神,腦袋搖成撥浪鼓。

「我先回去了,你趕緊趁熱吃飯吧。」

甚至等不及話音落下,飛快的逃離門口。

葉寧習慣了周圍人對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態度,關好房間打開飯盒。

飯盒被塞的滿滿當當,裏面還能看到肉片。

「這個顧鋒人還是不錯的,竟然還能想着找人送飯回來。」

她確實餓了,拿起筷子準備大口朵頤,不過這個時候腦子裡突然蹦出一個畫面。

一個肥胖的女人坐在部隊的訓練場上,拍着大腿哭鬧着。

「顧鋒你算什麼男人,連自己的媳婦兒都養活不起!我都已經三天沒有飯吃了,你自己在部隊吃香的喝辣的,你就是這麼報恩的嗎?你根本就是想要把我活生生的餓死,然後再找漂亮媳婦兒!」

「嗚嗚嗚!各位領導給我評評理啊,我快被顧鋒給餓死了!」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看着聚攏起來越來越多的人群還覺得不夠盡興,竟然從地上爬起來,跑去單杠那邊要把自己弔死在上面。

葉寧的臉徹底黑了,手裡的筷子更是掉在地上。

不,那不是她,絕對不是她!

不管她的心理素質再怎麼強大,也沒辦法對之前原主做的那些事情自我催眠了。

飯盒裡的肉突然就不香了,甚至覺得想要改變別人對她的看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心裏梗塞最大的好處就是沖刷了「餓」意,她索性直接在地上打了地鋪,眼睛一閉,睡下了。

不過這一覺睡的並不安穩,最後從噩夢中驚醒。

等她醒過來之後,夢裡的一切依舊讓她覺得難以接受。

夢裏面出現的幾乎都是原主過去的兩個多月里,在大院兒里做的那些荒唐又無恥的事情。

跟李連長的媳婦兒打架,偷王營長家的雞蛋,搶半大小子的吃食,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計其數。

葉寧整個人都不好了,看着窗外天邊露出的亮光,覺得必須要轉換一下心情。

手腳並用的從地鋪上爬起來。

既然睡不着了,索性出去跑一圈!

天才蒙蒙亮,整個大院兒里都靜悄悄的,空氣中帶着一絲白天沒有的涼意。

葉寧打起全部精神,簡單的熱身運動之後,拖着二百斤重的身子跑動起來。

她的目標是至少五公里,可是一公里都還沒到整個人就好像要廢了。兩條腿像是灌了鉛,每走一步都需要拼儘力氣。

到了最後慢跑直接變成了慢走。

即便這樣她也依舊在呼哧呼哧的堅持着,腦子裡那些煩心的事情也終於被拋到了腦後。

她的目標是昨天的那條河,原本計劃四十分鐘就能到達,卻整整用了一個半小時。

看到河水的那一瞬間,身體里最後的一絲力氣也消耗殆盡。

毫無形象的倒在河邊的草地上,大口喘息着。

渾身上下的衣衫早就被汗水濕透。

雖然累,但是卻有一股無法言語的暢快感。

從河邊回到縣城,葉寧是真的感覺到餓了。

雖然減肥重要,但飯食還是不能少的。

她知道每個月顧鋒都會給她錢,可是她有了錢就會下館子揮霍,所以一直都過着前半個月撐死,後半個月癟死的日子。

很可悲的是,現在正好是後半個月。

不過即便不是,她也不打算繼續跟顧鋒伸手要錢了。她有手有腳,更有靈活的頭腦和對未來的知曉,想要養活自己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進城之後她先找了一個理髮店,把及腰的長髮給剪了。

之前的原主對頭髮有一種近乎於變態的痴迷,就覺得只有滿頭烏黑的長髮才能顯示她的美麗。

可是她這兩百多斤的肥肉,哪裡還有半點兒美麗可言呢。

剪下來的頭髮當場就賣給了理髮店,對方竟然給了兩塊錢,這對葉寧來說絕對算是意外之財了。

有了錢,去買了一些青菜,還有一子挂面,為了保證營養咬咬牙買了五個雞蛋,然後回了大院兒。

葉寧破天荒做了來到大院兒之後的第一頓飯,清水挂面上面卧了一個雞蛋,最後在出鍋的時候點了一點兒的香油,聞起來竟然出奇的香。

因為伙房在公共區域,所以她做飯的時候不少人都看到了,一個個瞧着她的樣子都像是見了鬼。

她端着飯碗回去的時候,四周的人更是有多遠就躲多遠,生怕她又在整幺蛾子,想要藉機訛誰家一筆呢。

雖然是清湯掛麵,可葉寧卻吃的格外滿足。

「葉寧在家吧?」

門外傳來女人的詢問聲。

葉寧放下剛好空了的碗,起身過去開門。

劉桂芝見門開了,甚至不等葉寧說話便徑直走了進去。

葉寧在原地站了兩秒,大概能猜到劉桂芝的來意。

劉桂芝是王副營長的媳婦兒,王龍和王虎的媽。

她昨天救了溺水的王虎,劉桂芝今天就過來了,肯定是因為這件事。

「我家虎子說你昨天救了他?」

果然劉桂芝一開口就說中了葉寧心裏的猜測。

不過她的語氣十分的冷漠和生硬,半點兒都聽不出道謝的意思。

葉寧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是。」

她向來不會熱臉貼冷屁股。

劉桂芝晃動的眼神兒朝着二十多平米的房間里掃過一圈,看到只有一張椅子愣是沒有坐下來。

「我們家老王最不喜歡欠人情。說吧,你想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