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第4章 後院壽山石紋在線免費閱讀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第5章 孫家堂少爺在線免費閱讀

李長生面對管家老胡態度轉變,主動示好,並沒有拒絕。

人家就算是朱府內的一條老狗,那也絕對是一條『有後台』,並且還能咬人的狗。

初來乍到,站穩腳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好說好說!」

李長生嘿嘿笑着,轉頭就跟管家老胡勾肩搭背,好像以往恩怨與剛才爭吵,真是場誤會。

「胡老哥,聽說你前兩天剛勾搭上了劉老頭家寡婦兒媳,還霸佔了人家在半山腰那套青瓦房,可有此事?」

管家老胡略微一愣,歪頭眯着眼睛好奇問道:「怎麼,老弟你跟劉家人還有交情?」

李長生搖頭,嘿嘿笑着說:「那倒沒有,實在不瞞胡老哥說,其實老弟很早之前,就相中了老劉家那套青瓦宅院。」

像老胡這種伺候人多年,逢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老狐狸,哪還能聽不明白李長生話里幾層意思。

哈哈一笑:「老哥還當是什麼大事呢,既然老弟喜歡,那哥哥我送你就是 ,正愁沒什麼給李老弟做賀禮,這不就妥了嗎。」

李長生立馬附和奉承,順嘴就把話應承了下來。

分別之後,李長生與管家老胡各自撇頭呸了一聲,吐口濃痰,罵了句對方龜孫狗雜種!

管家老胡對走狗屎運的李長生,內心中自然瞧不起,偏偏眼下沒搞清楚情況,還不能跟這個小雜種撕破臉。

李長生為了站穩腳跟,跟這種狗仗人勢,欺男霸女的老混蛋稱兄道弟,心裏也痛快不到哪裡去。

「小雜種,敲竹杠敲到老子頭來上了,哼,你給我等着,看你能猖狂幾天!」

管家老胡望着李長生遠去背影,低聲咒罵道。

李長生嘴裏的劉老頭,是朱家莊內的村民,並不是朱家人,卻租賃耕種着朱家的農田。

劉老頭本事不大,卻生了個不賴的兒子,自小資質不凡,年幼習武,長大之後赫然成了朱家莊有名的獵戶。

憑藉著不弱的武力值,縱橫青龍山,幾年下來也積攢了不少財富,購置田宅,還娶了個朱家莊小有名氣的漂亮女人進門,小日子過的也算是紅火。

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前段時間,劉老頭的獵戶兒子喪命青龍山獸口,留下孤兒寡母與老爹。

家中沒有了頂樑柱,略有薄產的劉家,反而成了附近十里八村權勢人眼裡的一塊『肥肉』。

就在前兩日,管家老胡用了不為人知的手段,強行霸佔了劉老頭建在半山腰的青瓦宅院。

李長生跟劉老頭沒有淵源,與他那個獵戶兒子,也沒有交情。

只是記憶中,前兩天一次清晨,經過半山腰那套青瓦宅院時,偶然見到過幾縷掩蓋不住的霞光。

只有寶貝出世,才會有霞光相伴。

恰巧聽說了胡管家霸佔了劉老頭的家宅,今日又有這麼個機會,再加上李長生往後也需要有個安身之所。

這才會主動跟管家老胡討要!

管家老胡還算上道,或許一套建在朱家莊外半山腰上得破院子,還值不當與李長生撕破臉,贈予他也就贈予他了。

雖然心中不樂意,捏着鼻子也就認了!

從朱府出來,李長生辨別方向,快步朝着朱家莊外走去。

他現在是朱府『二姑爺』不假,但同樣『長工』下人的身份也沒發生絲毫改變,如果管家老胡回過味來,再得到朱家上層某些人的指示,或許就沒有眼下這麼逍遙自在了。

李長生要趁着還沒人注意到他,管家老胡還沒回過神來之前,先去劉家那套青瓦宅院里瞧瞧。

劉老頭的獵戶兒子常年在青龍山裡討生活,而青龍山也不簡單,裏面指不定有過什麼仙落遺藏。

偶然從裏面發現點什麼寶物,也不是讓人難以理解的事情。

劉老頭與他那位兒媳,已經不知所蹤,半山腰這套青瓦宅院,銅鎖當家。

李長生用管家老胡給的青銅鑰匙開鎖,推門入內,進去後四下打量。

宅院面積還不小,正房,偏房,後院都有,修建的不說有多豪華,可對普通人家而言,算得上是中上之家。

霞光當日是從後院逸散出去的,所以李長生直奔後院。

轉悠了一圈,只發現了塊『壽山石』,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像是藏有玄機。

猶豫了下,李銀光朝着『壽山石』走過去。

土黃色的山石,個頭有半人高,豎立在後院,重量至少有千斤。

石身上紋路,隱約含有着某種玄妙之音,只是讓人蔘悟不透。

「這塊『壽山石』難道是寶物?」

李長生彎腰手摸着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土黃色山石,忍不住自言自語嘟囔起來。

他只記得李長生見到過劉家後院有霞光溢出,但具體是什麼物件散發出的霞光,李長生卻不清楚。

後院內,除了『壽山石』,其他真沒什麼顯眼的物件。

轉身又去屋內前院,仔細搜索了遍,除了宅院之外,其餘值錢的東西,基本上已經被搬空。

搜尋過後,李長生又回到了後院『壽山石』前。

坐在矮板凳上,望着這塊大石頭『發獃』,要說劉老頭兒子是個武夫,這沒什麼好懷疑的,可搬塊石頭回來附庸文雅,這多少有點說不過去,沒有用處不說,還佔地方。

「所以,這塊石頭,定有不凡之處!」

李長生自言自語嘟囔了句,從矮板凳上起來,再次走到『壽山石』跟前,仔細觀摩。

半響之後,心思猛然一動,石頭上得紋路,除了頗具韻味,會不會還是某種上古生僻文字?

石頭太重,靠着李長生自己指定是搬不走,他能做的就是,看看能不能把壽山石上的紋路描繪下來帶走。

折返回屋內,還真讓他找來了筆墨。

一番折騰,

太陽爬到了頭頂上,時間已經是臨近中午。

把手中描繪的『石紋』,摺疊起來揣進懷裡,退出劉家宅院,重新給門掛上銅鎖離去。

朱府上,張燈結綵。

下人們正在掛紅燈籠,擺放桌椅置辦酒宴,一番喜悅熱鬧之景。

李長生跟人打聽完才知道,是要給自己與朱府二小姐補辦婚宴,昨晚上三夫人孫桂花不說了嗎,同房要先入,婚宴禮節可以後補。

為啥要補?

堂堂朱家二小姐大婚,朱家莊內居住的租戶,好意思不上禮交份子錢?

你敢好意思不來隨禮,朱府的下人就好意思持棍棒上門跟你討要。

在朱家人眼裡,二小姐大婚是喜事不假,更是撈錢的絕佳好機會。

「孫家堂少爺聽說要把二小姐嫁給府上長工,氣的又蹦又跳,正在前院跟三夫人鬧呢,快過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