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第9章 主要出產青銅在線免費閱讀_寧瑞小說
◈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第8章 初試身手在線免費閱讀

開局進洞房,娘子是魔道餘孽第9章 主要出產青銅在線免費閱讀

入夜之後,颳起了涼風。

李長生喝了許多酒,今日畢竟是他大婚。甭管真假,兩輩子加一塊,都是第一次娶媳婦,難免高興,有幾分貪杯。

「長生啊,往後咱可就是兄弟,但凡是在這朱府有什麼需要老哥幫襯的地方,你就只管開口,老哥要是含糊半點,那就不叫個人養得!」

管家老胡,喝的面紅耳赤,與李長生勾肩搭背,拍着胸脯子大放厥詞。

李長生心中暗罵,本來你他娘滴也不叫個人養得,平常壞事做盡,裝什麼好人。

「有胡老哥這句話,長生就放心了!」

虛與委蛇,李長生順嘴附和着。

找了個機會,李長生離開酒桌,準備先撒個尿,然後回朱家二小姐的後院。

「娶了美嬌娘,心裏都樂開花了吧?」

李長生方便完轉身剛想走,一個三十歲出頭的男人,抱着把長劍,倚靠在牆邊,似笑非笑打量着李長生,調侃道。

李長生歪了歪腦袋,這人有點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啪!」

抬手在腦門上不輕不重拍了下,自言自語道:「瞧我這個腦子,這不就是姓孫的那孫子身邊的狗腿子嗎!」

曹弘壯臉色不由一變,他是縣域孫家的門客,高級供奉,雖說整日伴隨在孫建成左右,可從來沒人敢當面稱呼他為『狗腿子』。

「真是馬尿喝多,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曹弘壯眼神泛着殺意,冷哼着說了句。

李長生猜測,十有八九這人是孫建成派過來的,今日已經被朱員外警告過了,那小子還敢動手,這還真是有點沒想到。

「酒確實是喝了不少,但是人是狗,我還是能分的清楚。」

說著,李長生想要讓過他離開。

曹弘壯本來就是為了他來的,不想眾目睽睽之下搶人,才忍到現在,這時候找到李長生落單的機會,又怎麼可能會放他離開。

閃步上前,抬手就想朝着李長生後脖頸來記手刀,把人敲暈後扛走。

換成上午,李長生都不會有半點反抗餘地,敲暈都不會蹬腿,不過這會兒可不一樣了。

下午剛被娘子朱媛媛種下了『道種』,還在朱媛媛的幫助下,粗淺學會了『九牛神力功』,以及厚土宗的『翻山術』。

單純從能力上而言,自身強度已經是『武道巔峰』的武者,還有法術防身,哪怕是遇見久經廝殺的綠林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搞偷襲,真孫子啊!」

李長生回身,咒罵同時,懷中掏出三棱鏢,嗖,甩手朝着曹弘壯射了過去。

李長生不懂暗器訣竅,但是手腕力道方面,都已經是武者巔峰,一竅通萬法融, 會與不會都無關重要。

這就是『修真者』與世俗凡人最大的區別。

曹弘壯臉色大變,過來綁李長生,並沒有太當回事,在他眼裡李長生不過是朱府內一個運氣稍微好點的醜陋家丁,哪會想到,這龜兒子是在扮豬吃老虎,實力與自己比之,有之過而無不及。

有心打無心,等曹弘壯再想躲閃之時,已經來不及。

噗嗤!

『三棱鏢』化作銀光, 戳進胸膛。

「你是一名武者?」

曹弘壯身受重傷,瞪大雙眼,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李長生問道。

李長生沒回答,而是甩手,嗖嗖嗖,甩出兩柄『三棱鏢』,朝着他飛過去,眼神冰冷,面色平靜。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對方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而李長生則是初試身手,論經驗論底牌,或許都不如人家。

所以,要不咱就不戰,只要開干就得施展全力,不給對方任何祭出底牌的機會。

曹弘壯瞪大雙眼,死不瞑目!

到死他都沒想到,自己堂堂『半步先天』,已經窺探有望的大高手,竟然會喪命朱府一名小癟三家丁長工手裡。

確定曹弘壯斷氣後,李長生當機立斷,扛起屍體,一個縱躍跳上房頂,朝着朱媛媛居住的後院方向跑去。

房間里的朱媛媛,感受到李長生落地的聲音,微微皺起綉眉,很快就又舒展了開。

還是那口被石板掩蓋的枯井前!

李長生把曹弘壯屍體放下,仔仔細細翻找了一番,把值錢的物件都留下後,才把屍體扔進枯井裡。

細細聆聽,確定枯井裡肯定是有什麼東西。

李長生非但沒怕,反而鬆了口氣,這下好了,死無對證,就算有人懷疑自己,真找過來也不怕。

「殺人了?」

朱媛媛對着推門進來的李長生平淡問道。

李長生抓了抓頭,憨厚一笑:「迫不得已!」

「處理乾淨了嗎?」朱媛媛面容不改,弄死個人,這好像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一樣。

李長生點頭:「扔到了後院枯井裡,應該沒人會懷疑!」

朱媛媛先是點了點頭,而後又搖頭,說:「你應該順藤摸瓜,把背後指使者一併幹掉。」

「你知道我殺的是誰?」李長生愣了下,好奇問道。

朱媛媛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而是紅着臉低聲說:「時間已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李長生:「……」

自己這位娘子,莫不是『採集』上癮了吧?

「如果你不樂意,也可以離開!」

朱媛媛平淡說道,她確實有點忍不住,但也知道,自己索要太勤,面前這位相貌不俊的相公,估摸着抗不了太久的,哪怕自己給他種下了『道種』。

「嘿嘿,娘子有求,為夫怎麼會不樂意呢!」

李長生笑起來,主動過來,橫抱起朱媛媛,朝內屋紗帳走去。

直到後半夜,孫建成也沒等到曹弘壯回來,意識到了不對勁,臉色極為難看。

身邊兩位門客,都是千里之內有名的高手,聘請價格極高,每年在他們身上都要花費千兩黃金。

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魚肉鄉里,橫行無忌,孫建成大半也是依賴身邊這兩位武功高強的護衛。

「刁老三,曹弘壯到現在還沒回來,不會出了什麼事情吧?」孫建成朝刁老三皺眉道。

刁老三年紀比曹弘壯要年長几歲,滿臉絡腮鬍,跟在孫建成沒少給他擦屁股,同樣,也沒少嘗甜頭。

「依照曹弘壯的身手,理應不能……」

聽着刁老三的話,孫建成臉色一變再變,在朱家莊能要曹弘壯命的人,那還能有誰?

難不成自家的計謀,已經被朱家識破了?

「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連夜走!」

孫建成還以為孫家的陰謀已經暴露,連夜帶着護衛刁老三逃離了朱家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