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3s的副本???

:卧槽,這新人什麼手氣!

:3s的本好像所有區服加一起開出來不到50次吧?

:最近一次是鳴雀公會的人開的吧?我記得通關時間是70多小時。

:而且傷亡慘重……他們帶隊的副會傷得最輕,都休養一個多月。

:1089區也太難了,這要怎麼活。

:唉,沒救了。

彈幕一片悲聲,玩家們也是愁雲慘淡。

一個脾氣急躁的高個子青年衝上來,抓住鄭循的衣領。

「你他媽亂抽什麼!3s,要怎麼過!」

另外的西裝男和衛衣男連忙上來制止。

「別起衝突!總會有辦法的!」西裝男像和事佬的角色。

「是啊是啊,」衛衣男隨之附和,又好奇地扭過頭問西裝男,「哥,3s是啥啊?」

「……」西裝男欲言又止。

被強行舉起又放下的鄭循咳了兩聲,沒有和高個兒青年計較。

彈幕還在看熱鬧。

:內訌了?

:打起來!打起來!

:你們不要再打啦!

鄭循的嗓子還有點啞,用手指示意,指着後面的儲物櫃。

這時小紅帽恰好開口。

「媽媽說,幸福小區的壞人很多,請哥哥姐姐們選擇一樣趁手的武器防身。」

十個人,十把不同的武器。

鄭循被高個子推了一把。

「你最後挑。」

鄭循聳聳肩膀。

好吧。

反正沒人會選擇他的猛男粉星星圖案咯吱咯吱充氣錘。

在選擇武器的過程中,他們互相交換了名字。

許梨不必再介紹,隊伍中另外一位女玩家叫陳子橙,職業的確是公司白領。

有點狀況外的衛衣男是大學生,叫鍾毓。

老實巴交的西裝男叫顧遠恆。

高個子的暴躁青年是孟闖。

剩下四人,有一對兄弟,姓王。

最後兩個看上去膽子比較小,對他們不太信任,不想透露自己的姓名。

其他人也沒有勉強。

或許是因為幾個人都沒有抱着生還的希望,取武器的過程比較和諧,並無爭搶。

所有人挑選了滿意的武器後,只給鄭循剩下那把充氣錘。

:充氣錘?還有這種沒用的武器?!

:新人也太倒霉了吧!最起碼拿個斧子鐮刀,砍不死別人還能自我了斷呢!

:這個叫鄭循的,是不是腦子不太正常呀?他怎麼不害怕的……

:該不會是白塔的npc偽裝出來的吧?我知道npc也是分級的,從高危到低危……

彈幕上刷的內容,除了沒有小天才的鄭循,其餘九人都能看見。

八個人對鄭循投以懷疑的目光,剩下的那一人,是沒搞清楚狀況的鐘毓。

鍾毓湊到鄭循身邊。

「哥,你是白塔高危npc嗎?」

他直白的問話讓另外八人連同直播間一併緊張起來。

:卧槽卧槽!這新人太勇了!

:哪裡來的憨子……

:壞了,鄭循不會要變身了!

鄭循面無表情地回視,盯着鍾毓,良久,開口道。

「弟弟,啥是白塔啊?」

「……」

鍾毓一低頭。

「哥,彈幕都在刷『卧龍鳳雛』。」

「誇我們呢,別驕傲。」

鄭循拎起他的粉色充氣錘,扛在肩上咯嘰一聲。

和當前嚴肅緊張的氣氛格格不入。

許梨忍不住上前,她手中是一把鐵斧。

「循哥,要不我和你換吧。」

「不必,我就喜歡這個。」

鄭循還很倔強。

玩家裝備好武器,遊戲就算正式開始。

小紅帽帶領他們走出小區保安室,進入幸福小區。

九個人的隊伍不大不小,但因為他們之間並不熟悉,走得十分鬆散,沒什麼隊形。

:陌生人組隊,最好是站在隊伍的中間,西裝男和衛衣男的位置就很合理,可攻可守。

:高個子真的莽啊,打頭陣?

:那對兄弟走在隊尾,這個位置最容易被迷霧或者什麼陷阱吞噬,連求救都來不及。

:……這怎麼還有個貼着npc走的?!

緊挨着npc的不是別人,正是鄭循。

彈幕的懂哥指揮得沒錯,初入副本,最好不要緊跟着npc。

有經驗的玩家都知道,npc有隨時變身成boss的可能。

但對於通關1000次的鄭循來說,臉色慘白的紅紅是他唯一熟悉的「人」。

他們之間的對話也無比親切。

「紅姐,今年貴庚?」

「我不知道呀。」

「紅姐,吃飯了沒?」

「我不知道呀。」

「紅姐,狼外婆是姓狼嗎?」

「我不知道呀。」

彈幕卡頓一會兒,瘋狂刷起來。

:這是在幹什麼?調戲npc?

:第一次見識到這麼沒營養的對話。

:白塔npc搭載的語音包也太貧瘠了,就會這一句啊。

:不如說鄭循問的都是些什麼有的沒的。

:所以狼外婆是姓狼嗎?

其他幾人也在偷聽鄭循和小紅帽的對話。

「循哥,」許梨悄悄挨近,又不敢太靠前,「你不害怕它么?」

鄭循心說這我老熟人。

他微微笑。

「別怕,多可愛的小姑娘,人見人愛。」

小紅帽配合他的話,露出兩排森然的牙齒。

雖然仍是小女孩的容貌,但不知為何,這麼咧嘴笑怪嚇人的。

許梨後退兩步。

陳子橙拉了她的手臂,小聲道:「你別湊得太近,我總覺得這男人不太正常。」

許梨是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猶猶豫豫的。

「橙子姐,我感覺循哥不像壞人。」

「壞人把壞字寫在臉上嗎?別太天真了。」

「可是……」

許梨和陳子橙重新回到隊伍之中,鍾毓又跳了出來。

他對鄭循似乎有無窮盡的好奇心。

「哥你這鎚子真不錯。」

「好看吧。」

「但是看上去不實用啊。」

「嘖嘖,」鄭循一臉語重心長,「年輕人,你不懂。當你把一件事情重複太多遍後,你就無聊到不想實用了,你只想整點花活。」

「哥,」鍾毓的臉上是不加掩飾的欽佩,「大哲學家!」

「你聽懂了?」

「沒有。」

「還大學生呢,」鄭循無奈,「這不傻叉么?你怎麼高考的。」

「哥,你想多了。全班就剩我一個活人,沒高考,招生辦打電話求我去的。」

「……」

此時隊伍已經走過第一個街口,即將走出第二個。

在街口的一側岔路,堆疊的快遞紙箱動了兩動,無人察覺,除了已經形成條件反射的鄭循。

鄭循按兵不動,仍在和鍾毓進行着沒頭沒尾的閑聊。

他右腳邁出,身子越過路口飄揚的半截紅色橫幅。

就在這時,一隻臉盆大小的人面狼蛛嘶叫着自半空殺出!

人面狼蛛,如同它的名字,是一張扭曲的人臉和狼蛛的結合體。它毒性強烈,咬上一口,就能把人送到下輩子。

別問鄭循怎麼知道的。

狼蛛行動靈活,性子狡黠,專挑正在聊天的鐘毓和鄭循下手。

此時的鐘毓正面朝向鄭循,比比劃劃說得興高采烈,狼蛛就在他的背後——

鄭循眼疾手快,一巴掌,把說個不停的鐘毓拍到旁邊,同時左手掄錘,切換模式,豎劈,粉錘重重鑿穿了狼蛛的人臉,暗紅色的血液飛濺而出!

:我靠!

:我靠我靠!

:剛才什麼東西過去了?!狼蛛?!

:這就解決了?就那把破鎚子,還是充氣的,解決了?!

:新人什麼來歷?他真的是新人?

:怪不得都說爛區出戰神。

:這反應速度,這戰鬥能力,妥妥的天才呀!幾大公會得搶瘋了吧。

:不一定,只是一次歪打正着而已。

:說歪打正着的那位老哥太酸了吧!不如等直播結束去看回放,這一錘沒有十年功力,使不出來的。

彈幕瘋狂地刷起來,直播間人數從幾萬瞬間突破到幾十萬。

自剛剛「區服生死戰——1089區開盒即入土」的熱帖後,又有一條新的帖子爆了。

「1089爛區戰神」!

此時的副本內外,有人討論鄭循本人,有人討論鄭循的武器,還有人在討論鄭循和小紅帽的對話有什麼深意。

鄭循本人是顧不得那些的。

他被坐在馬路牙石上的鐘毓單手指着,後者的另外一隻手捂住了發紅的臉。

「哥……你……打了我一巴掌。」

「……」

論一個大逼兜對男大學生的傷害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