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銀簽?居然是銀簽!

:鳴雀也太大方了!

:啥是銀簽啊?

:【銀簽】就是公會與玩家簽約合同的一種,最高級別是【金簽】,其次是【銀簽】【銅簽】和【普簽】,還有租借合同之類的。一般金銀簽都是給內部骨幹玩家的特別合同,合同不止承諾高額的薪酬,甚至有的會承諾給玩家在管理層的位置。

:鳴雀好歹是排行榜上排名前20的大公會,沒想到會直接給開出【銀簽】,這是有多相中新人啊?

:那是普通新人嗎!那可是爛區戰神鄭二錘!

:鄭二錘是什麼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鳴雀上次進副本元氣大傷吧,引進一個怪物新人,也算是給公會打一針強心劑。

:主要是鳴雀也沒想到,一個普通的A級副本,居然開出SSS級隱藏支線。本來帶的人就不多,差點全搭進去。

此刻,二錘先生正在和鍾姓大學生吵架。

鍾毓非說他雙標,剛才打蜘蛛時扇他一巴掌,輪到許梨就讓人家低頭看小花。

「第一次我沒有準備。」

鄭循理直氣壯。

「打你也是意料之外。」

鍾毓簡直不敢相信。

「哥,你打就打了,還嘴硬!」

「那你就說我有沒有救你吧。」

「你救是救了,」鍾毓的手亂比劃,「但相應的,我也失去了尊嚴!」

「下次出手前跟你說對不起。」

「這還差不多。」

「對不起。」

「……嗯?」

嗯???!!!

鍾毓意識到什麼,身體比腦子快,下意識地把臉往左偏。

結果這次鄭循恰好把手伸去他左邊,啪的一聲脆響,鍾毓被扇了個正着。

「草!」

鄭循沒理睬,手中的鎚子就要切換模式掄出去。

一把長鐮刀突然從半路殺出來!

那人面狼蛛被斬於鐮刀之下,凄慘地分成兩半。

鄭循抬頭去看出手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從一開始就和他不對付的孟闖。

孟闖動了動手腕,把鐮刀抽回,扛在肩頭,對鄭循冷笑。

「又想一個人出風頭?想得美。」

鄭循沒說話,但頂着兩個對稱巴掌印的鐘毓跳出來。

「嘿,你這小子什麼態度?有本事前兩個怪竄出的時候,你別躲啊!」

孟闖懶得跟連基本規則都沒搞清楚的蠢新人說話。

頭也不回地又走在最前。

「哥你看他——」

鍾毓還要理論,卻被鄭循攔了一下。

馬上要到下一個遊戲場景,他不想起無意義的爭執。

:這個孟闖……跟鄭循有梁子?

:不像吧,他們十個人像臨時湊起來的,之間都不認識。

:單純嫉妒吧,酸味隔着屏幕我都聞到了。

:鄭循脾氣真不錯,要我直接一鎚子掄上去。

:不過孟闖也有點戰鬥天賦?那一鐮刀看上去也不簡單。

:這場生死副本,要是他們十個都能活下來,估計得有兩三個人被大公會遞合同。

:也要活下來再說吧,死人可沒有合同簽。

:我看鐘毓這小子也不錯,沒心沒肺的,當個吉祥物。

孟闖單方面和鄭循又起了衝突,而且孟闖也展示出他的實力。

這下子隊伍內的氣氛緊張起來。

許梨鍾毓自然是無條件地站到鄭循這邊,陳子橙兩邊都看不慣,但她偏向於另一個女孩子在的陣營。

西裝男顧遠恆維持他和事佬的形象,不選邊。

兩個無名的玩家商量之後,站孟闖,他們似乎認為鄭循這邊有女生,會拖後腿。

陳子橙不耐煩地翻了對面兩個白眼,有這麼個小插曲,反倒讓她堅定地選擇鄭循一方。

王氏兄弟是牆頭草,他們兄弟誰也不得罪,哥哥在孟闖那方,弟弟在鄭循這邊。

王家弟弟不忘給鄭循拍馬屁。

「哥們,鳴雀公會給你遞邀請函呢。」

「什麼鳴雀?什麼公會?」

鄭循還搞不清楚情況。

「這兒呢這兒呢。」

王家弟弟主動把自己的手環點亮,給鄭循看。

鄭循的臉出現在直播間,彈幕和他打招呼。

:嗨,鄭哥。

:叫什麼哥,要叫鄭神!

:笑死,砍兩隻蜘蛛就叫神了?

:你行你上。

:死亡角度也能這麼帥,不愧是我鄭哥!

:鄭循真的要去鳴雀呀?

鄭循沒去理睬彈幕說什麼,他的注意力在鳴雀公會發的那條置頂彈幕。

直播間打賞到一定金額,彈幕就可以置頂一定的時間。

這條彈幕直到現在都沒撤,看來鳴雀的運營是想讓它一直掛到鄭循打完副本,確保他能看見了。

鄭循對着屏幕點點頭。

彈幕又是狂刷。

:卧槽?鄭神同意了?

:太快了吧!

:鳴雀又挖到寶貝了。

:加入鳴雀有什麼不好?排名前二十的公會,有實力有底蘊,也可以當踏板跳到豪門公會。

:二錘看着怎麼這麼茫然呢?他明白公會是啥嗎?

鄭循不負所望,偏過頭問王家弟弟。

「啥是公會?」

「……」

王家弟弟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語速飛快地解釋。

「公會就是玩家組織,每個區都有。大公會能夠提供完備的訓練方案和模擬場地,幫助簽約玩家更好地提高自身素質,進入副本後有更高的生還率。另外大公會給玩家開出的薪酬也很豐厚,在死之前衣食無憂完全沒問題。」

「噢。」

鄭循似懂非懂地點頭。

「所以哥你加入鳴雀嗎?」

「鳴雀是啥呀?」

「……」

王家弟弟抹了一把臉。

「哥們你還是看路吧,別摔了。」

鄭循對着屏幕禮貌地笑笑,把手環還給王家弟弟。

與此同時,鳴雀公會副會辦公室。

副會長肖俊聚精會神地頂着巨大投影屏幕上的鄭循,旁邊的助手很不服氣。

「肖哥,這個鄭循是真傻還是狂妄啊?聽聽他說的是什麼話。」

另一位女助手繞了繞捲髮發梢,長腿交疊倚靠在辦公桌邊。

「腦子不太正常,但身體反應倒快,長得嘛,也算一表人才。」

年輕的男助手簡直要氣得冒煙。

「蓉姐,你就喜歡長得帥的!」

蘇海蓉白他一眼。

「姐姐就是這麼膚淺。」

肖俊沒有加入兩個助手的對話,他觀察着屏幕內的鄭循,此時對方正在不耐煩地聽包子鋪老闆嗶嗶賴賴,從他手裡獲得線索。

「這個鄭循……」他的手指敲了敲座椅扶手,「不止是戰鬥能力強,他似乎對危險有一種特別的嗅覺,是我們需要的那類人。」

說著,肖俊從寬大的座椅里起身,他的一條手臂帶着白色的繃帶。

「收拾東西,去1089區。鄭循從副本出來,第一個見到的必須是我們鳴雀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