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7章_寧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隊伍在不知不覺中被分成兩撥。

鄭循和孟闖各自為首。

鄭循沒有搞小團伙的意思。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無傷速通,但他現在沒有選擇那麼做,是因為他心裏沒底。

這回的小紅帽副本,不但多出九位陌生玩家,在一些小的細節方面,和他之前經歷過的1000次也有細微不同。

無傷大雅,但值得提高警惕。

他們得到了照片的線索,這個照片鄭循早就看爛了。

上面畫的是一家四口,小紅帽、爸爸媽媽、外婆。

小紅帽抱着一隻小羊玩偶站在最中間,她的父母的臉被摳掉,剩下兩個空蕩蕩的窟窿。

外婆笑得很慈愛,站在小紅帽身後,蒼老的手輕輕搭在她的雙肩。

「這張照片有什麼深意嗎?」許梨問。

陳子橙擰着眉頭,女性的直覺讓她察覺到問題。

「父母關係不好吧,站在老太太兩邊,看着身體和表情也很僵硬。」

顧遠恆掃了照片一眼,問鄭循。

「你怎麼看?」

鄭循什麼話都不想說。

這個故事翻來覆去看了一千遍,他都要倒背如流了。

小女孩和母親每天忍受着父親的殘暴行為,外婆在保護小女孩時,不小心被發怒中的父親推搡,倒地死去,母親瘋了,握住刀沖向丈夫。

一樁悲慘的社會事件。

「這個老人很疼愛孩子。」

鄭循說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

:這話是什麼意思?

:好像說了一句有用的廢話。

:副本到現在只有照片這一個線索,那就是關鍵線索了吧?

:橙子美女說得有道理,從照片上的關係入手,說不定會發現什麼。

八個人都在研究那張單薄的照片,只有鄭循和鍾毓在插科打諢。

「你臉上的巴掌印很對稱。」

「哥你長嘴就說兩句人話吧。」

鄭循不關心照片,他在想接下來的流程如何進行。

前方就是「外婆」的住所,一棟六層的公寓樓,外婆家住在四層。

這個公寓樓的構造很神奇,左右都有單元口,並且兩個入口都能抵達「外婆的小屋」。

npc小紅帽停住腳步,小手指向單元樓口。

「從這裡上去,就能到外婆的家啦。」

「哪個入口?」顧遠恆問。

「嗯……媽媽說,都可以。」

不待鄭循說話,孟闖先開口:「既然這樣,那我們分開走。」

彈幕開始刷。

:年輕人太莽撞了吧,不知道在這種恐怖副本分隊必出事啊。

:這裡算是兩條支線?會解鎖不同的結局嗎?

:分成兩路未必是壞事,現在這氣氛,兩撥人怕不是要在樓道干架。

:是想獨吞boss掉落的獎勵吧,有鄭循在,他肯定要拿大頭的。

鄭循對此倒是沒什麼意見。

「你先選。」

兩個單元口唯一的區別是無解的倒吊女,它只會隨機出現在其中一個單元。

這點鄭循也把握不住,所以在他看來,選擇哪條都無所謂。

孟闖選擇一單元。

他帶着兩個無名玩家先走一步,王家哥哥也跟着孟闖走了。

王家弟弟看了眼鄭循,又看了大哥的背影,一咬牙,還是跟着大哥走一單元。

鄭循發現小紅帽沒有動。

「紅姐,你怎麼不跟着他們?」

小紅帽仰着頭,乖巧地眨眼。

「哥哥,我跟着你,嘻嘻。」

鄭循意識到什麼。

小紅帽只有一個。它沒有跟着孟闖一行,而是跟了他們,那麼到最後一關,孟闖不會遇到小紅帽反殺事件,但他們會。

出於平衡難度的考慮,那麼……孟闖一行應該會遇到無解的倒吊女,他們不會。

因為之前過的那一千遍只有鄭循單打獨鬥,所以整個副本的boss全部招呼到他一人身上,不會出現這樣的區別。

現在看來,兩個單元的設定,自然是有它的意義。

鄭循這樣猜測,不過,他仍然不敢冒險。

「你們都留在樓下。」

鄭循說。

不止是在場的人驚訝,連彈幕也震驚了。

:卧槽!鄭神這是要單挑boss?

:雖然這幾個隊友廢,但也不能這麼莽吧!

:二錘這樣做自然是有他的考慮吧。

:對自己的實力這麼有信心?可別翻車。

:已經預料到結局了……

對於鄭循的提議,鍾毓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我不同意!哥你這樣做,不是犧牲你自己嗎?」

「放心,我有數。」

「你有什麼數?這上面藏着什麼東西誰能知道?我跟你一起去!」

許梨也出來勸。

「循哥,你要是覺得我拖後腿,我可以不上。但是你一個人太危險了。」

陳子橙沒說話,但神情也是不贊成。

顧遠恆沒有吭聲。

鄭循當然不能坦白說,這樓道他來來回回走得鞋底都要磨穿了。

誰能明目張胆地宣揚自己有掛呀。

他只好裝出一副無悔無畏的樣子,兩手搭在鍾毓的肩膀。

「小鍾,你還是大學生,要好好讀書,不能把性命搭在這場游戲裏。」

鍾毓被他的情緒感染,眼圈通紅。

「還有你,許梨。」

鄭循又扭頭看向旁邊流眼淚的女孩子。

「你也是,好好上大學。有空了教教鍾毓,他是個笨比,你多費心。」

許梨嗚嗚嗚地哭出聲。

「循哥你放心,我會好好讀書的。」

鄭循的視線越過鍾毓的肩膀,看向不遠處的陳子橙和顧遠恆。

都是成年人了,兩人點點頭,意思是他們會照顧好兩個學生,讓鄭循放心。

鄭循含笑。

「我走了。」

他揮了揮手,頭也不回,高挑的背影看上去悲壯極了。

彈幕跟着哭。

:沒想到鄭循還挺有為人犧牲的精神。

:唉,現在這世道,居然還有玩家願意捨棄自己,保護別人。

:不是吧?這麼難得的新人,就折在出道戰了?

:沒辦法啊,副本一旦開啟,外人就無法進入了。

:應該可以使用救援卡,強行撕開副本入口吧?

:別傻了,那救援卡的掉率多離譜啊!各大公會都留着救自家會長呢。

救援卡是在擊敗白塔boss之後掉落的一種特殊獎勵。副本關閉後,外界玩家如果想要進入,可以使用救援卡,重新開啟副本入口。

只不過這張卡實在罕見,各大公會的存量也僅有三五張,有的還是高價從里市購入。

鳴雀公會也有一張。

此時,肖俊帶着兩位助手,已經抵達1089區白塔正門。

等小紅帽副本結束後,存活的玩家會被傳送到這裡。

排行榜上有名的公會,一旦有任何動向,都會被敏銳的媒體捕捉到。

肖俊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行蹤,噴有鳴雀公會紅金會徽的專機剛抵達1089區機場,蹲守在此的記者一擁而上。

「肖副會!肖副會是專程為了新人而來嗎?」

「鳴雀真的要銀簽鄭循嗎?」

「鳴雀會動用救援卡保下鄭循嗎?」

一身西裝的肖俊鬆了松領帶,他單手把手機貼在耳畔,正在和鳴雀的會長通話。

「好,我知道了。」

肖俊掛斷電話,站定,蘇海蓉和程傑兩位助理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後。

「鳴雀對於有潛力的新人,向來是抱有十分的誠意去接觸,」肖俊露出官方的笑容,「只要鄭循能在區服生死戰生還,我們鳴雀會把【銀+】合同送到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