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8章_寧瑞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銀+】合同!

記者們一片嘩然。

鳴雀竟然給鄭循開出更優厚的條件!

瞬間,白塔論壇、各大營銷號、直播間全部被該消息點燃了!

這件事的爆點不僅在於鳴雀二次抬高給鄭循的待遇,而是【銀+】合同與一個出道戰的新人,實在很難聯繫在一起。

【銀+】,顧名思義,是在【銀簽】之上的合同。因為現在各大公會日漸成熟,原本的金銀銅劃分不能滿足需求,在此之上又分出【+】【++】【+++】三類合同。

【銀+】合同,不止表明鳴雀十分看重這次要簽的新人,更是直接把他當作未來的公會核心培養!

這種合同通常會出現在為公會效力幾年的老成員身上,不僅有能力,還要有忠心。

沒想到鳴雀竟然如此看重鄭循。

其他幾家公會原本只在觀望,這下也不由得懷疑鄭循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技能,被鳴雀的人看出來。

他們陸陸續續放出消息,說要簽下鄭循。

二錘先生的身價頓時水漲船高。

直播間也有人轉發了一個帖子,標題非常勁爆——

《鳴雀千里求愛:副會長肖俊稱新人鄭循將收到【銀+】合同》

彈幕炸開。

:【銀+】???

:鳴雀動真格的???

:之前有給新人開出【銀+】合同的先例嗎?

:看出來鳴雀是真缺人了。

:缺人至於給出【銀+】合同嗎?那可是相當於把鄭循保送到副會會長的位置了!

:看來鄭循是要被鳴雀強娶了,還能有其他公會敢給新人開出這麼好的條件嗎?只要鄭循腦子沒問題就會答應。

:不,二錘他腦子是真的有問題……

:耳邊響起二錘「銀+是啥啊」的聲音。

:別說了別說了,已經有聲音和畫面了。

此時的鄭二錘沒有理會彈幕在討論什麼,他也沒那個條件。

他還沒擁有小天才電話手錶。

渡鴉拍打着翅膀,落在樓梯間破碎一半的窗戶邊,黝黑的「眼睛」緩慢轉動,盡職盡責地記錄好全部影像。

從渡鴉這邊拍攝的畫面也能夠傳送到直播間。為了方便直播,每位玩家都有獨立的攝像機跟蹤拍攝,只要觀眾選擇不同的機位拍攝視角即可。

此時鄭循視角已經匯聚了一百萬左右的觀眾。

等到許梨鍾毓他們的身影消失不見,鄭循看着緊跟他身邊的小紅帽,露出陰險笑容,稍縱即逝。

小紅帽不明就裡,抬頭,甜美又僵硬地望着他。

:二錘剛才是不是陰笑了一下?

:看錯了吧,以二錘的智商還能露出陰險的表情?

:看不起我們爛區戰神鄭二錘是吧?

:我擦!快切孟闖視角!他們那邊開了個大的!

和鄭循料想得差不多,倒吊女果然不在他這一邊。

相應的,孟闖那邊的情況艱難非常。

孟闖帶領其他四人進入樓道後,小心地行走着。

他們聽見樓梯間有滴水的聲音,但抬頭看,周圍的一切卻都是乾燥的。

王家兄弟有些退怯,孟闖卻要他們別退縮。

「都到這一步了,要麼生要麼死,沒有回頭路!」

孟闖的態度很堅決。

王家兄弟心一橫,只好跟上。

老舊的樓道晦暗不明,頭頂,燈光忽明忽暗。

住戶的防盜措施還是在家門外保留着老式的推拉鐵門,被陰風一吹,吱吱呀呀地響起。

咚——

咚——

不輕不重的腳步聲,從他們頭頂響起。

王家弟弟顫抖着,沒有忍住好奇心,從迴環的樓梯扶手間向上望……

正好對上一張五官扭曲的怪臉!

「啊——」

直播間突然傳來接連不斷的慘叫,飛濺的血糊住了鏡頭,看不清的畫面讓觀眾們更加恐懼。

:我靠!

:發生什麼事了?!

:那張女人的怪臉!那是什麼怪物?!

:草,是倒吊女!其他副本也出現過!那東西無解!

:完了完了,這五個該不會全滅吧?

:怪不得是3S級的超高難度本,居然有倒吊女?這要怎麼玩?!

:那東西的最高戰績是滅了一個小公會!

樓下,留在原地的許梨鍾毓等人也開啟了孟闖視角。

攝像頭擁有自動清潔的功能。血霧散去,鏡頭調整了幾個角度,終於拍攝到較為清晰的畫面。

樓梯間全是血和肉塊,從畫面中能看到,王家弟弟和兩個無名玩家全部被淘汰。

王家哥哥渾身浴血,抓住手環向外界求助。

「救命!救命啊!」

他慘叫一聲,畫面最後定格在猙獰的表情,彈幕寂靜了一瞬。

直播間屏幕右側一豎排的玩家頭像,頓時有幾個變為灰白。

許梨捂住自己的嘴,眼淚止不住地流。

同樣臉色蒼白的陳子橙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撫她的情緒。

鍾毓和顧遠恆也是神色各異。

尤其是鍾毓,他的臉上有一閃而過的深沉凝重。

和他之前的二比表現十分不符。

「橙子姐,」許梨的聲音都在發抖,「循哥、鄭循他會不會有事啊?」

「沒事的,會沒事的,」陳子橙摸摸她的長髮,低頭掃了眼手環屏幕,「孟闖活下來了,鄭循也會有生還的機會。」

相比較孟闖一方的慘烈,鄭循那邊倒是平靜許多。

他一步三級台階,急速衝上四樓。

小紅帽在他身後,幾乎是飄着行走,沒有發出任何腳步聲。

等鄭循來到四層時,一低頭,就是小紅帽的紅色斗篷。

這裡就是最後的關卡。

鄭循知道攝像機還在跟着他,不能直接破門而入,之前他都是一腳踹開老舊的門,大喊着「老賊你的勾魂索命人來了」,掄錘就上。

現在不行,直播間人多,得矜持點。

鄭循禮貌地敲敲門,像是去別人家作客。

「請問有人嗎?」

良久,裏面傳來一聲蒼老的女音。

「誰啊?」

小紅帽在旁邊踮腳。

「外婆外婆!是我!媽媽叫我來給你送東西!」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緩慢的腳步聲響起。

「來啦來啦。」

一個年邁的婦人穿着長袍,頭戴暗紫色圍巾。她把門打開一條縫,先警惕地看了看微笑的鄭循,垂下眼睛,看到小紅帽時,才露出慈愛的笑。

「乖孩子,外婆這就給你開門。」

嘩啦——第一層防盜門被拉開。

然後是第二層。

外婆的小屋布置得很溫馨,看上去和外面的破舊格格不入。

但再溫馨也沒用,等會就要染上層層鮮血。

鄭循走進門,小紅帽給外婆介紹。

「這位哥哥是好心人!是他保護我到外婆家裡噢!」

佝僂着身子的外婆仰頭看了鄭循一會兒,和善地笑笑。

「也是好孩子。」

鄭循面不改色地走進房間,房門在後面被外婆鎖好。

這時房間里又傳來一道同樣年邁的聲音。

「誰啊?」

鄭循的眉頭輕輕挑起。

:我擦!

:這不是外婆的聲音嗎?

:怎麼有兩個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