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彈幕開始發瘋。

:我沒聽錯吧?這兩個聲音的確一模一樣啊!

:聽上去都是老婆婆在說話。

:真假孫悟空……真假外婆?

:按照小紅帽的原故事,狼扮成外婆,也就是說,這兩個裏面有一個是真外婆,另一個是boss?

:那要怎麼區分啊!

:之前那張照片吧,裏面不是有小紅帽和真外婆嗎?也沒有別的線索了。

:但那照片里沒有狼啊!

:不愧是3S副本,真的變態。

:看鄭循吧,他似乎半點不慌。

:二錘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他看上去好像沒睡醒,急死我了。

鄭循半垂着眼皮,的確不怎麼精神。

他倒不是犯困,主要是這最後一關他都過了一千遍了,耐性再足的人都會煩。

這裡有一小段隔代親的情節,鄭循就在等這段情節跑完。

說多少次了,幕後的開發商能不能給按個劇情跳過的按鈕,對他這種n刷人實在不友好。

等外婆和小紅帽相親相愛的戲碼結束,那個躺在卧室、只發出聲音的外婆也走出來。

小紅帽很驚訝。

「怎麼有兩個外婆?」

兩個外婆從外貌和身形上看,幾乎沒有差別。饒是鄭循刷1000遍,也沒看出她們倆到底差在哪裡。

通過外形來判斷是過不了關的。

鄭循深知這一點。

每個老太太都說自己是小紅帽的親外婆。

這裡小紅帽還有幾句話。

「你們都說是我的外婆,那你們說我喜歡的顏色。」

異口同聲的紅色。

「我喜歡吃的東西。」

外婆們的回答依舊很一致。

「嗯……再說說我小時候的事。」

這回更離譜了,兩個外婆都挑了同一件事回憶,連措辭都是一模一樣。

小紅帽露出苦惱的表情,她的小手揪住鄭循的衣服下擺。

「哥哥,幫幫忙,我分不出哪個才是我的親外婆。」

鄭循低下頭,一手搭在小女孩的後腦勺,撫摸兩下。

「沒事,紅姐,哥幫你。」

啪得一聲脆響,鄭循狠狠給了小紅帽腦袋瓜一巴掌。

:我靠!欺負小孩!

:這舉動有啥意義??

:我懂了。小紅帽的親外婆心疼孩子,肯定要下意識地去看孩子有沒有傷了!

:原來是這樣!

和彈幕猜測的一致,鄭循就是用這一招來分辨真假外婆。

不管是生是死,這種親情的維繫不會變質,鄭循篤定這一點,所以他從沒有選錯。

果然,右邊的外婆,雖然神情僵硬,但她的腳尖無意識地往小紅帽的方向動了動。鄭循動作迅猛,掄圓了胳膊,狠狠給了左邊外婆一記重鎚!

「你是狼。」

假外婆嗚嚎一聲,倒地而死,化出「狼」的原型。

是小紅帽兇惡的父親。

小紅帽嚇得尖叫,止不住地往鄭循身後躲。

不知是因為害怕死人,還是單純地害怕父親。

:boss居然是人形?

:看來故事背景不簡單啊,這小姑娘唱的童謠里埋了線索了,她爹是罪魁禍首。

:這回副本結束了吧?最終boss都**掉了。

:鄭循怎麼沒動?

:不對勁,你看那真外婆笑得也很瘮人!

鄭循轉頭看向剩下的真外婆,伸手扯掉她的圍巾。

露出頸側深深的傷口。

「外婆,你也是,已經死了。」

鄭循的話音剛落,原本和藹的老人忽然面容扭曲,渾身的皮膚變成灰綠色,眼睛充血,死死地瞪着他。

「外鄉的人!必須被驅逐!」

她的聲音如同一口破損的鐘,震得整個樓道發出響聲,連樓下的鐘毓他們都聽到了。

「怎麼回事?」陳子橙緊盯着屏幕。

顧遠恆和鍾毓都搖搖頭。

「大概是boss語音?」

許梨猜測道。

鄭循也感到奇怪,過往的一千次,他從來沒有聽到過這句台詞。

難道是更新了?

他一分神,外婆陰險地笑了,乾枯的手突然變成藤蔓,急速向鄭循襲來!

:卧槽!

:鄭神小心啊!

鄭循一手按住藤蔓,身子靈巧地翻越騰空,手中的充氣錘切換模式,重重地砸在外婆的頭。

:幸好幸好。

:多虧二錘反應快。

:等下!小紅帽!

:那小女孩的臉!

鏡頭恰好對準小紅帽的臉,只見她兜帽下,原本天真無邪的模樣陡然生變。

她的額頭到鼻樑處出現一條紅色的縫隙,臉頰中間垂直浮現另一條。

四條血線將小紅帽光滑的臉蛋分成四瓣,如同果皮似的向不同的方向剝開!

:我靠!眼睛要瞎了!

:什麼精神污染!

:我需要測一下我的san值……

:這npc居然真的變成boss了?!

房門突然被強力拽開,外面出現一個血紅血紅的人影。

是孟闖。

孟闖費儘力氣。他幸運地發現了那個可供一人躲藏的水缸,避開倒吊女的追殺,好不容易來到四樓。

扯開大門,沒想到入目的正是小紅帽那張可怕的臉!

「什麼——」

小紅帽發現新的目標,她似乎敏銳地感覺到鄭循不好惹,轉移了視線,如同野獸一般向孟闖奔去!

碰——

伴隨着一聲巨響,小紅帽的身子如同被抽空了力氣,栽倒在地。

氣喘吁吁的孟闖和鄭循隔空相對。

鄭循笑了一聲,收回他的粉色咯咯吱吱錘扛在肩上。

「有點本事啊,那東西可不好對付。」

孟闖算是被鄭循救了一命,如果鄭循不出手,他站在這兒發獃,絕對要被小紅帽一口吞,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但他彆扭,讓他道謝簡直要命。

「彼此彼此。」

他說。

狼、外婆、小紅帽先後解決,鄭循的肩膀也鬆懈下來。

周圍的場景開始變成虛擬方塊消散,很快,他們就能夠離開副本。

能離開的只有倖存的玩家。

驚險的SSS級副本終於結束,彈幕也跟着鬆了一口氣。

:結束了。

:剩下就是獎勵清算了吧?

:還好鄭循反應快,那個小紅帽是真的讓人措手不及。

:倒吊女那關就活了孟闖一個人?

:話說鄭循是不是說了一句「那東西」?難道他知道點什麼?

:故意的吧,孟闖那慘樣兒,一看就是和什麼厲害的怪交手了。

:不知道獎勵有什麼。

:這種3S關的獎勵一定很豐厚吧,武器、道具、特殊卡牌……

:上次的3S關,我記得是把副本免費送了?

:萬世公會拿到的,副本里所有的東西,包括npc和怪,現在都歸他們公會所有了。

:不知道這次會怎樣……

隨着副本場景的消失,漸漸地,周圍變成一片黑暗。

只有玩家周身泛着淡淡的白光。

沒有樓板的隔閡後,鄭循看見了另外幾個人。

「循哥!」

「哥!」

許梨和鍾毓率先向鄭循跑過來,興奮不已。陳子橙和顧遠恆站在原地,看見鄭循沒事,也都露出放心的神情。

「循哥,你受傷了嗎?」

許梨關心地問。

鄭循如實搖搖頭,他毫髮無傷。

倖存的玩家湊齊後,開始獎勵結算環節。

每個人的面前都出現了一個四四方方的禮物盒。

除了孟闖和鄭循,其他四人的盒子大小相當,包裝也沒有區別。

「這就是獎勵嗎?」

許梨好奇地把盒子抱起來,只有她兩個手掌大小。

孟闖的禮物盒就要大多了,能裝下兩個籃球。

鄭循的禮物盒更大,甚至有半人高。

「要拆開看看嗎?」許梨問。

顧遠恆推了推眼鏡,提醒道:「這個盒子裏面的獎勵每個人都不同,可以選擇私下拆的。萬一有什麼特殊獎勵,被人看到就——」

撕拉……

拆包裝的聲音驟然響起。

顧遠恆神色無奈,轉過頭去,果然是鄭循在撕包裝紙。

「什麼東西,這麼大個兒……」

不怪鄭循好奇心旺盛,之前的一千遍,boss啥都沒掉落給他,每次都是兩手空空,回復活點。

不止鄭循對裏面的東西感興趣,直播間的觀眾也是。

:鄭神真的這麼直接拆?

:他是不是不知道這玩意可以私底下自己拆啊。

:有沒有人提醒……算了,他也不會停。

:別告訴他別告訴他,讓大家開開眼。

:急死我了急死我了,能不能拆快點拆快點!

禮物盒的開口朝上,鄭循把外包裝清理掉後,撕開膠帶。

玩家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會不會有危險的東西啊……」許梨喃喃道。

「有可能,」鄭循反應過來,「你們站遠點。」

「不會都獎勵環節,還殺個回馬槍吧!」鍾毓探頭探腦的。

鄭循不再搭話,專心致志地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

第一個獎勵,是那把粉色的充氣錘。

:充氣錘?

:這個獎勵會不會有點敷衍了。

:未必,從3S副本裏面帶出來的武器,基本上也是3S級別了。

:這東西鄭循用得順手,殺傷力還不小。

:就是配色值得吐槽。

第一個獎勵鄭循很滿意,這把充氣錘他用着方便,如果能帶到下一個副本,那就再好不過了。

鄭循拿着充氣錘,突然感覺這玩意有點礙事。

「能不能收起來?」他問。

「你去買一個玩家手環,到時候從副本中得到的獎勵都能作為數據儲存進去了。」

顧遠恆給他解釋。

「噢,這樣就方便了。」

鄭循繼續扒拉禮物盒子。

「這是什麼?」

他拿出兩張金屬卡片。

卡片上繪有奇怪的圖案,一張是代表無窮的符號,另一張是沙漏。

顧遠恆的眼睛一亮。

「這是兩張技能卡。」

:復活卡和時停卡!

:卧槽,居然是紫卡!

:二錘的手氣不錯啊!

「復活卡在副本中給你一次復活的機會,時停卡是在和怪物的戰鬥中有時停的機會,能夠幫助你取勝。」

雖然是消耗性的卡,但這兩張卡相當於保命卡,面對超高難度副本時,最起碼能生存下來。

白塔副本中,掉落各種武器道具藥物是常見的事,但技能卡幾乎都很罕見。

拿到里市去換錢,也能換到一大筆。

鄭循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把卡揣好。

禮物盒下端還有一個隔層。

這一層用大量的白色泡沫封住,鄭循伸手往下撈了撈,碰到一個柔軟的東西。

像什麼布料。

他抖了抖手上粘着的泡沫球,一臉疑惑,正要再次伸手。

結果那盒子里的東西直接彈出來。

「哥哥,陪我一起玩吧。」

「什麼東西——」

鄭循下意識地揮動充氣錘,在鎚子距離那東西十厘米時,他終於看清楚它的臉。

是他的老熟人紅姐。

:這不npc嗎?

:小紅帽?

:不是吧,這玩意還帶復活的?

:遊戲都結束了,boss應該無法攻擊玩家了吧?

:這是從屬,和玩家簽訂契約的白塔npc。

見多識廣的顧遠恆也在為鄭循做出解釋。

「它是獎勵的一部分。副本中的npc與玩家結成契約後,就成為玩家的從屬。下一次副本,你就可以帶上它一起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