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被讀心後女配徹底翻身了小說 第7章_寧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正想着, 裴淵手機響了。

裴總,宴會還有一個小時開始了,我去接您嗎?

裴淵擰眉:「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趕緊去換衣服。」

喬楚楚:「?宴會。」

林清熱情地攬過她肩膀:「小楚楚,你該不會不知道吧,今天是趙老爺子的壽宴,我們都得到場。」

喬楚楚想起來了。

她怎麼把趙爺爺的壽宴給忘了呢?

趙家是瀾城大家族之一,趙爺爺從小就對她頗為關照,是一個很慈祥的長輩。

但她為了作妖,特意選擇在趙爺爺壽宴的前兩個小時尋死覓活,導致哥哥們缺席趙爺爺的壽宴不說,趙爺爺也在壽宴當天得知她跳樓自殺的消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她被系統牽着鼻子走這麼多年,已經完全被系統馴化了。

每天只想着怎麼完成任務,全然忘了自己對身邊人的傷害。

喬楚楚內疚地看向裴淵等人。

差一點我就要拖累家人沒有辦法參加趙爺爺的壽宴了。

幾個哥哥訝異看向她。

喬楚楚低着頭:很奇怪,現在我竟然有種我能拯救家人命運的感覺,明明我什麼都沒做。

包括林清在內的八人聞言尷尬別開頭。

不,她做的可多了。

林清摟着喬楚楚開朗道:「你造型師借我用用,裙子也借我穿穿吧,我的恐怕來不及了。」

喬楚楚有點尷尬:「可我沒有裙子。」

裴淵:「不,你有。」

喬楚楚:「?」

裴淵居高臨下睇着她:「趙老爺子點名讓你去,禮物我給你準備好了,裙子也是,我多準備了幾條,只要你沒胖,裙子大小剛好。」

喬楚楚怔然。

裴淵還知道她的尺碼?

這樣的細節系統從未交代過。

林清開懷:「那太好了,我借楚楚的裙子穿一穿。」

一旁的裴游川表示嫌棄:「不借給你。」

林清笑容瞬間消失:「裴老三你皮癢啊。」

裴游川不以為意,反駁道:「林清,你別忘了,是你重色輕友在先的,我跟你可是死黨,結果你跟季晏川在一起後理都不理我,現在來找我們了,我才不幹呢!」

林清呼吸一滯,被戳到痛處,眼睛立刻紅了。

但她目光閃躲得很快,粗線條的裴游川絲毫沒有發現,甚至還在抱臂碎碎念。

「談戀愛把我這個朋友丟到一邊,不談戀愛就把我撿起來,朋友在你眼裡是條狗嗎?」

林清如鯁在喉,愧疚和難過齊齊翻湧上心頭,也說不出話來反駁,只能悶悶道:「好,我知道了。」

話音一落,喬楚楚跟頭豹子一樣跳起來給裴游川一巴掌:「你住嘴!!」

喬楚楚一米六,裴游川一米九一。

她就像是個小豆子一樣跳起來,把裴游川後腦勺當籃筐扣!

裴游川捂着後腦勺一臉懵逼:「喬楚楚你幹嘛!」

喬楚楚反手抱住林清,「我願意把我的裙子借給林清姐!你管得着嗎你!」

裴游川一愣。

裴老六呆若木雞:「媽呀,原來喬楚楚跳起來才能打到三哥後腦勺啊?」

其他哥哥同款震驚:「起猛了,好像看到小貓跳起來打老虎了。」

喬楚楚真像一隻宣誓主權的貓,努嘴敵視裴游川:「裴游川,如果你談了女朋友,你能接受你的女朋友有一個跟她關係特別好的鐵哥們嗎?」

裴游川一愣。

喬楚楚繼續問:「如果我談了個男朋友,你能接受我男朋友有一個關係比我還親近的姐妹嗎?」

裴游川想也沒想:「那我打折那小子的腿!」

喬楚楚很欣慰:「你看,你也不能接受。」

裴游川惱火:「我不能接受的原因是有人竟然跟你談戀愛,誰敢跟你談戀愛我就打折誰的腿!」

喬楚楚:「……啊?」

裴游川沒覺得自己說話哪裡不對,彆扭看向林清:「我剛才說話重了,對不起。」

林清瞪圓眼睛!

裴游川這個牛犢子倔脾氣竟然在喬楚楚的三言兩語下道歉了?!

他小時候可是被高年級的學長堵在廁所里踹,踹得滿臉都是血也不求饒,甚至喝了一口馬桶水噴學長臉上的大倔驢啊!

林清震驚望向喬楚楚,「這倔驢有你這麼個甜心妹妹真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喬楚楚不明所以,又被林清親了一口!

林清雙眼放光:「謝謝你幫我說話,以後姐罩着你!」

楚楚懵怔:「你怎麼罩着我?」

林清奸笑:「我家開傳媒公司的,當紅流量小生好幾個都是我家的,我可以帶你認識他們玩一玩。」

喬楚楚一把拽住林清的手:「那姐姐請務必罩着我!」

林清哈哈大笑。

裴淵陰着臉將喬楚楚拽出來:「待會兒在壽宴上別給我們裴家丟臉,知道嗎?」

喬楚楚恢復正色,點了點頭,有點擔心。

劇情上描述,壽宴時會發生很多事情,但在原來劇本里,壽宴上沒有我也沒有哥哥們,只是男主和女主以及女二號林清姐的場合,不知道有我們的介入後會發生什麼。

林清眼底划過暗芒,與裴淵道:「裴大哥,我們談談?」

裴淵頷首,叮囑喬楚楚:「待會在聚會上,你除了不要胡言亂語之外,還要記住離樓家父子倆遠一點。」

喬楚楚來了興緻。

對哦,今天是樓家父子,也就是大精神病和小精神病的初次登場!

這對算是她除了男女主和女二號之外最想見到的兩個角色了!

喬楚楚不禁興奮起來!

好期待這對精神病反派的出場啊!

還未正式開始的宴會大廳,樓聽肆慵懶在沙發上把玩着打火機。

點燃,熄滅,點燃,熄滅。

旁邊的樓月絕陰沉着一張小臉,乏味的目光掃視全場:「爸,我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樓聽肆看了眼腕錶:「兩個小時後, 你乖乖待着,那邊有好幾個男孩,你可以去找他們玩一玩。」

樓月絕掃向玩手機的小少年,翻了個白眼:「我對同齡人不感興趣。」

樓聽肆沒再理會他,起身和其他人聊天,漸行漸遠。

樓月絕無聊地嘆了口氣,視線在一處凝滯。

身着水粉色蓬蓬裙禮服的喬楚楚進入晚宴大廳,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樓月絕看呆了。

他看着嬌俏的少女沐浴在燈光下,笑起來嘴角漾起淺淺梨渦,雙眼燦若星辰。

他荒謬喃喃:「這、是精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