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後,總裁把我寵上了天小說 第3章_寧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她從季遠的懷裡坐起來,猶豫道。

「老公,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季遠知道,只要安安臉上出現這個表情,就一定是她弟弟又惹禍了。

他收起神色,「又是你弟弟的事?」

秦安安有些尷尬的點點頭,「是。」

「說吧,這次又要多少錢?」

秦安安猶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開了口。

「他打了人,人家要他賠…八萬塊。」

「這麼多?哼,看來你娘家人這是真把我當**機了,這都多少次了!」

秦安安也覺得沒臉,坐在一邊默不作聲。

季遠掏出手機,給她轉過來三萬塊錢。

「我這兒就這些了,你收下,剩下的讓他們自己想辦法,還有,我也不是做慈善的,以後這種事,就別再來找我們了。」

說罷就起身出了門,去隔壁書房睡了。

秦安安無助的流着淚,此時正好電話響了,她擦擦眼淚接起視頻。

「喂,安安啊,錢準備的怎麼樣了?那家人說了,最遲明天就要拿到錢,要不然就要抓你弟弟去坐牢的呀。」

秦安安吸了吸鼻子。

「媽,季遠每天上班掙錢要養着我們一大家子,剛剛我跟他說了,可惜他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就給我轉了三萬,你再跟那伙人求求請,看能不能少要一點……」

「哎喲我的天吶,安安,你是不是想看看我們娘倆死啊,才三萬怎麼夠,要是你弟弟坐牢,那我也不活了,嗚嗚……」

秦安安被哭的心煩意亂,只能打斷她。

「媽,你別哭了,我再想想辦法。」

掛斷了電話,看看自己空蕩蕩的床,心知丈夫今晚是不會來房裡住了,嘆了口氣,從衣櫃里拿出兩個她一直珍藏着的愛馬仕包包,又把自己剛結婚的時候婆婆送的手鐲拿出來,這些東西加起來可不只十萬,都是九成新的,拿出去賣掉,現在也能買的六七萬。

她把東西一一裝好,放到柜子里,才上床睡覺,不過她一整晚都在做夢,並沒有睡好。

第二天,她做好一家人的早飯,一家人該上班的去上班了,她收拾完廚房,跟婆婆說了想去趟娘家看看媽媽,自然得到的又是一陣數落。

見她提着東西出門,又是一陣陰陽怪氣。

「別人家的兒媳婦都是幫襯婆家的,我家的兒媳婦倒好,結婚三年生不出孩子就算了,還光拿婆家的東西去接濟娘家,真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秦安安蒼白着臉,假裝沒聽到婆婆的話,自己出了門。

她出門後打了個車徑直去了奢侈品回收店,和她估算的差不多,那些東西買了七萬二,她把錢存到卡里,又買了點水果,才坐上了去媽媽家的車。

秦媽媽見到她,還沒來得及讓她進門就急切的開口。

「安安,你來了啊,怎麼樣了?錢湊夠了嗎?」

秦安安拎着那麼多東西,第一次覺得有些生氣,似乎媽媽的眼裡就只有錢只有弟弟。

她進了屋,把手裡的東西都放下,這才慢慢開口。

「錢湊夠了,但是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幫弟弟了,他要是再這麼不務正業,天天闖禍的話,我也真的是無能無力了。」

秦媽媽一聽說錢湊夠了,高興的嘴都合不攏。

「瞧你說的,都是一家人,你嫁的這麼好,多幫襯一下弟弟怎麼了?」

秦安安還想再說點什麼,手機卻響了,原來是婆婆的消息,讓她趕緊回家做飯。

她便咽回未說完的話,把錢轉給媽媽,就要起身回家。

「怎麼這麼著急走呢,等下我做飯,吃了中午飯再走也不遲。」

秦安安聽母親留她吃飯,心裏多少有了一絲安慰,拿起包,一邊換鞋一邊說。

「媽,你自己吃吧,我還要回家做飯呢,等回家了再吃,我先走了。」

「那好,你路上小心點!」

秦安安出了門,一想到要回家面對婆婆那張刻薄的臉,她就覺得壓抑。

她不打算回去做飯了,給婆婆發了個消息說中午不回去後,決定自己到處走走散散心。

她隨便上了個公交車,看着路過的行人和風景,心裏也不知在想什麼。

忽然,車子一閃而過的瞬間,她似乎看到了季遠被一個女人親昵的挽着胳膊,她連忙往後看,可惜兩人已經進了一個餐廳,沒看清到底是不是季遠。

秦安安心跳的很快,季遠和她是大學同學,從追求她到兩個人戀愛結婚,感情一直很穩定,雖談不上轟轟烈烈,但一直也是平平淡淡,

她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拿出手機撥通了視頻,很快視頻就接通了。

「老婆?你怎麼這會打視頻過來了?」

見他接了視頻,秦安安心裏放鬆了不少,想來自己的看錯了,剛剛那個人並不是季遠。

「哦,沒事,我在外面呢,就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要我幫你買的,省的你太忙,自己沒時間買。」

「是這樣啊,不用了,我啥都有,你給自己買兩身衣服吧,看你也很久沒買過了,我給你轉錢。好了不說了,我正要吃飯,吃完還要開個會。」

說罷就掛斷了視頻,然後是一個abc塊的轉賬,隨後又發過來一個消息。

「老婆,給自己買兩身衣服,晚上見!」

秦安安嘴角不自覺露出了笑意,還好不是他!

她一個人也沒什麼心情買衣服,把錢收了後,想着哪天有空了約上閨蜜一起去逛街的時候再買。

她下了車,隨便找了家店吃了碗拉麵,才慢悠悠的回了家。

果然,婆婆和大姑姐季藍都沒給她什麼好臉色,指桑罵槐了半天,最後罵到沒意思了才停了嘴。

秦安安不吭聲,但是在心裏卻腹誹了半天。

什麼「惡婆婆」,「人面獸心」,「尖酸刻薄」,「母老虎」,「臭婆娘」……

把所有能想出來的詞都在心裏罵了一遍,這才覺得舒服多了,要不是怕季遠為難,她才不想慣着這個惡婆婆。

哼,你罵,我也罵,看看誰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