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事實證明,還是婆婆比較厲害的,畢竟秦安安只能在心裏偷偷的過一下嘴癮,而婆婆卻能光明正大的欺負她。

索性關上了門刷手機,看着搞笑視頻偷偷樂。

到了做晚飯的時間她才出去做飯,當然還是她一個人在廚房裡忙碌。

只是洗碗的時候公公坐在客廳里翻報紙,婆婆才裝賢惠,接過她手中的碗。

「安安,你放下媽來收拾,你一天也累了,早點回屋休息去。」

婆婆原本只是想在自己老公面前客套一下,哪知秦安安卻真把爛攤子都給了她,還笑眯眯的說道。

「那就謝謝媽媽了,辛苦你了媽,我先回屋了,拿點水果給季遠吃。」

說著便從客廳拿了點水果,就回屋了。

婆婆石鳳娟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最後見她真的走了,想怒又不敢怒,只能氣沖沖的自己去洗碗收拾廚房。

秦安安回了屋,覺得心情特別的好,拿了顆葡萄餵給季遠笑眯眯道。

「老公,你嘗嘗看,甜嗎?」

「嗯,還不錯。」

她想了想,終於把心裏考慮了許久的事說了出來。

「老公,你啥時候有時間,能不能陪我去趟醫院?」

季遠摸了摸她的腦袋,關切道。

「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嗎?」

「不是,就是咱們結婚都三年了,我這也一直都懷不上,想去醫院檢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季遠拉住她的手說道。

「是不是媽又為難你了?老婆,她的話,你也別太放在心上,我這兩天抽空陪你去,但是你也別太有心裏負擔,孩子總會有的。」

秦安安心裏一陣暖意,還好有他一直。理解她,安慰她。

氣氛剛好,兩人自然又是一番溫存。

……

第二天,石鳳娟和季藍要去給子陽選幼兒園,別墅里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正好有時間,她拿出手機給林珊打電話。

「親愛的,你幹嘛呢?今天有沒有空,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另一邊的林珊似乎有些為難,抱歉的開口。

「不好意思啊安安,我今天有點事可能不能陪你了。」

「這樣啊……沒事,那我自己去吧!」她的語氣有些失望,但是人家畢竟有事,也不能強求。

掛斷了電話,秦安安難得給自己化了個美美的妝,想好了要出去逛街,怎麼可能還有心思在家裡待着,一個人出去逛逛也是可以的。

難得這麼輕鬆,她給自己買了杯奶茶,走走逛逛,自己倒是沒想到要買什麼,但是路過給季遠經常買衣服的品牌店,想起來季遠也很久沒買過衣服了,那就今天給他買個西裝吧。

「歡迎光臨,秦小姐,您可好久沒來啦!」

店員見到她就熱情的迎上來打招呼。

「是啊,最近比較忙,就沒怎麼出來。有新款嗎?我想給我老公買身西裝。」秦安安隨手翻看着衣服,一邊跟店員說話。

「秦小姐來的正是時候,咱們店這兩天剛上了新款,您這邊請。」店員帶着她去了裏面一點,給她介紹模特身上的衣服。

「歡迎光臨,女士先生裏面請,想看看什麼衣服呢,需要我給你們介紹嗎?」

店裡又有人進來了,另一個店員過去招呼着,秦安安只當是普通的顧客,並沒有在意,只顧着看眼前的衣服。

「怎麼樣?秦小姐,而且咱們這款衣服正好打折,折扣下來兩萬八,是非常划算的。」

秦安安想像着季遠穿上衣服的模樣,覺得十分滿意,「那就這一身吧,幫我裝起來!」。

店員見她如此爽快,心裏十分開心,「秦小姐真有眼光,您先生有一位你這麼體貼的妻子,真是他的福氣呢。」

秦安安被誇很不好意思。

「老公,你快看,這件衣服怎麼樣?我感覺你穿上肯定好看。」

聲音有些熟悉,但是秦安安有點想不起來是誰。

「只要是寶貝挑的我都喜歡!」

這個聲音……季遠!

她猛的回頭,真是是季遠,而他正摟着的女人居然是她的閨蜜——林珊!

她彷彿被電擊了一樣,渾身顫抖,手裡拿着的衣服啪一下掉到了地上。

店員忙幫她撿起來,「秦小姐,您怎麼了?」

似乎是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季遠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見到她,也是愣了一下,他立馬放開摟着的林珊。

「安安,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林珊這時候也看到了她,立馬躲到季遠的身後。

秦安安的眼淚立馬奪眶而出。

「你們為什麼會在一起?季遠,你不是應該在公司嗎?還有林珊,你不是說你有事不能陪我逛街嗎?那你們兩個現在是在幹嘛?」

此時那些店員也明白髮生什麼事了,一個個都不敢出聲,等着吃瓜。

季遠自知理虧,上前拉住她的手,但是卻被她摔開,連着後退了幾步,她氣急,感覺周圍全都是在看她笑話的人,一時間,心痛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安安……」

季遠又想上前,秦安安卻再也忍不住了,轉身就往外跑。

耳邊似乎傳來了季遠喊她名字的聲音,還有林珊喊老公的聲音,而她此刻,只想逃離…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她一邊跑一邊哭,為什麼?為什麼季遠會這樣待她?為什麼那個女人還是她最好的閨蜜?為什麼他們都要欺負她一個人…

終於,她跑的氣喘吁吁,頭昏腦脹,幾乎都要暈過去了,剛好路邊有個長椅,她一下子癱軟在椅子上,失聲痛哭。

手機一直在響,她打開一看,屏幕上顯示的「老公」兩個人異常的刺眼。

她按上了關機鍵,整理了一下哭化的妝,紅腫着眼睛回了媽媽家。

秦媽媽正在廚房裡做飯,聽到門鈴響,就關了火跑去開門,打開門卻被眼前的女兒嚇了一大跳。

「安安?快進來,這是怎麼了?哭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季家的婆娘欺負你了?」

見到母親,她的情緒又崩潰了,「媽」,喊了一聲,眼淚又是止不住的流。

秦媽媽趕緊扶着她進了屋,語氣里多了幾分不耐煩的問,「你別老是哭啊,到底怎麼回事,你倒是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