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道聲音一響起,就有很多女人看向了那邊。

林若初也快速看向那邊,剛好看見一道熟悉的側影進入電梯。

她的心跳忍不住狂跳起來,腳步像是有意識般,直接就要朝那邊走去。

「初初,你去哪裡?」

胳膊被拉住,林若初有點急:「我看見一個熟人,想去和他打聲招呼,三姐,你先上去吧,我等下打你電話來找你。」

說完掙開被拉住的胳膊就朝賀焱上那台電梯那邊走去。

他們要上這部電梯和賀焱上的電梯隔了至少六七米遠,林若初走到這部電梯邊的時候,電梯門早就關閉,又有一群人等在了門邊。

這邊的電梯都是按照樓層安排,這個電梯只到五樓。

林若初在電梯再次開啟的時候,跟着前面的人走了進去。

五樓。

一群男人走在寬敞明亮的過道上。

帶路的人穿了一件花襯衫,看起來有點風流公子哥的樣子,但是那雙眼睛卻不見一絲輕浮。

「自從三年前我退下來後,焱哥你讓我開會所,我就想着能讓你來看看這裡,怎麼樣,沒有讓你失望吧?」

「還行。」

賀焱言簡意賅,走在他身後的幾個人更是沉默不言,沒有說話的打算。

薛凱也不覺得意外,還笑着說:「你們已經退下來了,就別那麼嚴肅,不然會嚇着那些小姑娘的。」

這句玩笑話明顯沒有人買賬。

薛凱見大家還是一臉嚴肅樣,只好閉上嘴。

等把他們帶到包廂後,眾人坐在,薛凱給大家倒上酒,端起來對賀焱說:「焱哥,我就等着你退下來帶領我們繼續征戰其他領域,你想好了做什麼直接和我說一聲,我是跟定你了。」

「嗯。」賀焱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後說:「我準備把保鏢公司開向全球,今天找你,就是說這事。」

薛凱點頭:「好。」

接着他問:「要是我們把保鏢公司開向全球,就相當於和僱傭集團搶生意,到時候我們在國外也建立一個僱傭集團怎麼樣?」

「嗯,所以我需要幾個副手,到時候分成明暗兩個部門。」

說到這裡,賀焱停頓了一下,才繼續:「我退下來之前找領導談過,到時候所有退下來的,我這裡都可以接收,領導說,如果可以,還有很多部門退下來的不好找工作,讓我幫忙安排一下。」

簡單幾句話,讓薛凱激動了。

他握緊酒杯,說:「焱哥,我果然沒看錯你,你的魄力是我比不上的,以後我就跟着你混了。」

幾人開始談起接下來做什麼。

「到時候李元清會加入,他負責接國際上的客戶,前兩年的客戶除了窮兇惡極和對社會有危害的單子,我們都會接,所以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

「李元清,那小子現在在哪裡?他一退下來就沒和我們聯繫,焱哥你竟然還能聯繫到他。」

「嗯。」

這時,賀焱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對幾人說:「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說完就出去了。

……

林若初上了五樓,才發現這上面全部是包廂,而且包廂特別多,基本上都是關着的。

她站在其中一條走廊上,舉目四望,根本就沒有勇氣一間間敲門,再說她也害怕遇到脾氣不好的。

她站在那裡躊躇了一陣,乾脆拿出手機給賀焱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響了好一陣,就在她以為他不會接的時候,傳來了賀焱沉穩低沉的聲音:「你好。」

「賀焱。」林若初低低的叫了一聲,突然想到他沒有回的信息,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嗯?有什麼事嗎?」

賀焱等了一陣,見林若初還沒說話,下意識看了一眼手機,懷疑小仙女是不是把電話掛了。

「小朋友?怎麼不說話?」

林若初聽着賀焱沉穩磁性的聲音,臉頰又不爭氣的紅了,她正要說話,這時,從旁邊搖搖晃晃走過來一個大肚腩男人。

男人拿着手機滿嘴黃腔,在經過林若初身邊的時候,因為喝了酒,附近又沒人,惡向膽邊生,停下來吞咽着口水就調戲起來。

「喲,這是哪裡來的小美人?」

林若初看過去,那雙眼睛勾得肥胖男人心痒痒。

直接就伸出他那隻肥胖的手想來摸林若初的臉:「嘖,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標緻水靈的女人,要不陪我玩玩,我給你錢。」

林若初嚇了一跳,下意識用手機打開他伸過來的手,怒道:「你幹什麼。」

賀焱聽着電話那邊的聲音,心頭一緊,忙問:「小朋友,你在哪裡?」

林若初手機沒放在耳邊,聽不到賀焱說了什麼,卻下意識和他說了一下:「賀焱,我在五樓D區這邊。」

肥胖男人聽她這麼說,不但沒害怕,反而興奮了的,「臭婊子,打了老子還敢叫人過來,你知道老子是誰嗎?就算老子今天收拾了你,我看你叫來的人敢把老子怎麼樣?」

林若初看着明顯想來拽她的男人,抬起一腳,直接踹在了他的檔口。

「唔~~~」

肥胖男人捂住襠部慘叫一聲。

林若初拔腿就跑。

「想跑!」肥胖男人鐵了心要抓住林若初,快速追。

就在這時,賀焱從一道拐彎處大步走出來,一見林若初被追,一個箭步衝過去抓住肥胖男人的胳膊,用力一轉,在骨頭髮出卡擦聲和肥胖男人的慘叫聲中,再一個過肩摔。

嘭!

「啊……」

此刻的賀焱像蹲煞神一樣,走到肥胖男人面前,再抬起一腳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唔嗚嗚……」

賀焱滿臉冷厲的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電話後對對方說:「馬上到D區來。」

不出一分鐘,幾個和他一樣氣場強大的人走了過來。

不等他們問,賀焱說:「先把這個人帶走。」

接着轉身走到貼在牆邊,小臉還很白的林若初身邊,雙手抓着她的肩膀,擔心的問:「初初,你沒事吧?」

林若初抬眼看着賀焱,小嘴一癟,眼中帶着水光,軟軟的叫了聲:「賀焱。」

賀焱的心都碎了。

林若初指着那個男人,帶着點哭腔:「他想摸我的臉,還想拉我,我害怕,就踢了他一腳。」

還沒走的幾人有志一同升起同一個想法:

踢得太輕了。

賀焱看了一眼明顯準備看戲的幾人,把林若初帶到了其他地方。

兩人面對面站着,賀焱對她說:「以後遇到這種事情,打了就跑,要是他還有同夥,你肯定是打不贏的,這樣會吃虧,等跑到安全的地方後,就馬上報警。」

林若初點點頭,抬頭看着他,眼中帶着期待,「賀焱,那你以後會保護我嗎?」

賀焱用那雙黑如深潭的眼睛看着她,他知道小姑娘愛慕他,但是他給不了她回應。

林若初見他不回答,雙手緊張的握緊,乾脆直白的問:「賀焱,我喜歡你,你能做我男朋友嗎?」

賀焱看着面前漂亮乖巧的小女生,眸光一深,舌尖抵了抵後槽牙,狠心拒絕:「哥哥對小屁孩不感興趣,好好讀書吧。」

林若初眼睫毛顫抖着,看起來像是要哭了,卻倔強的對視着他的眼睛,聲音清脆有力:「我不小,我已經成年了!」

賀焱微握手心,突然傾身向她。

強大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林若初身體微顫,卻並沒有退開。

賀焱的唇靠近她耳邊,聲音低沉沙啞:「小丫頭,哥哥已經28歲,就算找女人,也要找個隨時能和哥哥上z床的,最好很快能給哥哥生個崽的,你願意放棄學業,給哥生崽嗎?」

林若初臉頰瞬間爆紅,小嘴因為被鎮住微微張着。

在她心裏,談戀愛是很美好的,為什麼就要上z床生寶寶了?

她的理想還沒有實現,不能這麼早生寶寶!

就在賀焱有點擔心自己這話會不會把小丫頭嚇壞了的時候,林若初突然摟着他的脖子,在他全身肌肉緊繃的時候,像花瓣一樣柔軟的唇瓣貼在了他的唇上。

接着放開,朝後面退兩步,抬起下巴,就算臉頰通紅,依舊強勢得像女王:「你現在是我的人了,以後不許喜歡其他女人,等我再長大點,我來找你生寶寶。」

說完轉身就跑了。

賀焱過了片刻才直起腰,下意識摸了一下唇,上面還殘留着那份柔軟,眼中一片漆黑。

他突然看向旁邊,沉聲開口:「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出來。」

薛凱從轉角走過來,訕笑道:「我只是路過。」

賀焱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表情恢復一貫的冷肅,「找個人保護她,確保她安全到家。」

「嗯。」薛凱立即打電話讓人保護林若初。

賀焱這才轉身朝包廂走,薛凱跟上,一臉不解的說:「焱哥,剛才那個女孩子你也是喜歡的吧,你為什麼要拒絕?」

「她太小了。」

「小有什麼關係?」

「這樣的小孩,適合在蜜罐子裏面成長,你覺得未來兩三年我能做到?而且,她對我只是對軍人的愛慕,換成其他人也行。」

薛凱不說話了。

賀焱這時突然停下來,聲音冷冽霸氣:「欺負小朋友那個男人,找點證據,讓他去牢里待幾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