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六月,高三畢業季。

A城各大酒樓飯店都能看見大門上滾動屏滾動着的慶祝xx級xx班畢業快樂字樣。

作為A城實驗高中尖子班的學生,這次高考,最次的都上了二本,在班長的發動下,全班邀請各科老師和領導在大酒店聚餐。

幾杯酒下肚,同學們都放開了自我,一些感性的女生直接哭了起來。

男生們則不再掩飾,之前暗戀林若初的人陸續過來向她表白。

「林若初,我喜歡你。」

「抱歉,我沒打算交男朋友。」

看着來一個無情拒絕一個的林若初,坐在旁邊的向微和賀露咬耳朵。

「我就說嘛,今天肯定有很多同學會和我們的林大校花表白。」

賀露摸着下巴感嘆:「沒辦法,初初不但長得美,還是學霸,幾個月前就接到好幾所國際大學的錄取offer,華z國第一大學也想直招她,這種集美貌與才華的大美人,我要是男生,也得向她表白,萬一被她看上了呢?」

「嘻嘻嘻……你就做夢吧,我覺得就若初這種大美女大才女,怎麼可能看上在場的,再說她爸爸媽媽都是教授,剛好去E國深造,她肯定也會去那邊讀書,能讓她看上的,必須也是和她一樣優秀的啊!」

「那是必須的。」

林若初拒絕那些男生拒絕得很徹底,後面大家就歇了心思。

接下來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喝,最後,大部分人都喝醉了。

散場的時候,好多人抱在一起痛哭,說著捨不得分離的話,又說著以後一定常聯繫的話。

林若初和僅有的幾個沒喝醉的老師把大家一一送上車,拍下車牌號,再給對方家長打電話。

最後她才把已經醉得腳步不穩的賀露扶上接她的車。

賀家。

這個時候楊月娥已經等在大門外,一見開過來的車子,忙走過來。

車門打開,她和藹可親的對林若初說:「初初,幸好有你把我家這個臭丫頭送回來,麻煩你了。」

「不麻煩。」林若初朝她笑笑,同時讓開身體讓賀露下來。

楊月娥一看見醉醺醺的賀露,就碎碎念:「臭丫頭,說了讓你少喝點酒,你看你都醉成什麼樣子了,看老娘怎麼收拾你。」

說完就要過來擰她耳朵。

賀露忙躲在林若初身後,大着舌頭大聲說:「初初,救……救我。」

林若初忙說:「楊姨,今晚大家都喝得多,你別怪露露。」

楊月娥也只是嚇唬嚇唬自家女兒,有乖巧的林若初替她說話,她哪裡還有心情再責備她。

不過。

「初初呀,今晚你能留下來嗎?等下阿姨得出去,露露表姐肚子發動了,今晚應該會生寶寶,我侄女婿跟着露露爸爸出去了,我這個做小姨的得去管管,但是露露這丫頭又喝多了,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

林若初點點頭,反正她爸爸媽媽也出國了,回去面對的也是家裡的保姆阿姨:「好的,楊阿姨,你放心去招呼露露表姐吧,今晚我會照顧好露露。」

楊月娥笑着擺手,「也不用你照顧,你就看着她別讓她跑出去就行,我就怕她睡到半路出去喝水糊裡糊塗往外面走了。」這種事情明顯以前發生過。

楊月娥又說:「她大哥今晚應該會到家,不過應該在後半夜了,我和她大哥說了到時候照顧你們,阿姨就是過意不去,今晚留你在我們家過夜,我和她爸還不在家。」

賀家開的保鏢公司,已經在Z國小有名氣了,所以賀爸爸很多時候都在外地。

不過賀露的哥哥,林若初倒是聽賀露提起過好幾次,據說她哥哥比她們大十歲,已經28了,是特別牛逼的特種兵,今年退伍,不過她從來沒有見過本人。

林若初對當兵的人都有一股很崇拜的情結,忙點頭:「好的,楊阿姨你就放心的去照顧露露表姐吧。」

「誒!」楊月娥感嘆:「還是初初懂事,你怎麼就不是我的女兒呢?」

賀露不滿的接道:「人家爸爸媽媽是高級知識分子,媽媽你……哎喲!」

看着被敲了腦袋後,乾脆把身體靠在自己身上的賀露,林若初失笑。

不過她的身板比賀露小,賀露又是從小練武的,這麼一靠,差點讓她承受不住。

下一刻,楊月娥直接把賀露提了過去。

「臭丫頭,你別把若初壓着了。」

說完扶着她朝裏面走,還不忘叫林若初一起。

林若初應了一聲,轉頭對司機說:「李叔,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就在露露家住。」

李司機點點頭:「小姐,你明天什麼時候需要用車,早點給我打電話。」

「好的。」

等李司機把車子開走後,林若初才跟着楊月娥一起進去。

等把賀露安頓好之後,楊月娥給林若初找了一套她才給賀露買的新睡裙,還特意和林若初說了一下家裡的水、水果和點心放在哪裡。

「你渴了餓了就自己下樓拿,千萬別覺得不好意思,阿姨真的對不起你,等把露露表姐這幾天照顧好後,阿姨給你做大餐。」

在林若初再三保證不會不好意思後,楊月娥才開車去醫院。

等楊月娥走後,林若初就去洗了澡躺在賀露旁邊。

賀露的床是偏老式的,只有一米五寬,本來睡兩個小姑娘綽綽有餘,但是得在兩人都會睡的情況下。

半夢半醒間,林若初又一次被賀露的腿壓在肚子上驚醒後,她突然就睡不着了。

乾脆爬起來看了一眼時間,凌晨兩點半。

剛好她有點口渴,準備去樓下客廳喝點水,順便帶點上來給賀露喝。

賀家是一棟兩層老式小樓,房子不算大,布置卻特別溫馨,據賀露說,這棟小樓是她爸爸媽媽當年用賺的第一桶金買的,就算現在賀家有錢了,他們也捨不得換大房子。

林若初穿着小兔子睡裙下樓,她的腳比賀露的小,穿着她的拖鞋走在樓梯下,走一下啪嗒一聲,在安靜的房子裏面顯得特別響亮。

走到楊阿姨準備的溫水壺邊,她倒了半杯溫水,剛喝一口。

大門邊突然傳來了動靜。

林若初握緊水杯,睜大眼睛,心跳瞬間提到嗓子眼,第一反應是小偷,下一秒想起來賀家是武術世家,小偷不會不長腦子偷到他們家來,阿姨還說過她大兒子今晚回來,所以開門的人很可能是她大兒子。

在她腦子轉動這點時間,門就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提着一個行李包出現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