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客廳裏面只有一盞小夜燈,門外卻對着路燈,所以林若初看不清楚他的長相,只知道他特別高大,尤其那身氣質,彷彿是一把出鞘的利劍,帶着讓人心悸的凌厲,壓迫感十足。

賀焱卻是一眼就看清了站在那裡捧着水杯穿着小兔子睡裙的小女生長相。

明明他也見過很多美女,卻第一次看見這麼……仙女的。

巴掌大的鵝蛋臉,粉粉z嫩嫩的皮膚,彎彎的柳葉眉,水靈靈的大眼睛,挺翹的鼻子,如花瓣一樣的唇,加上一頭隨意披散着的柔順長發,又乖巧又漂亮。

只是此刻應該是看見他緊張,那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漂亮的小嘴也微微張着,一副被定住的模樣。

賀焱想着自己是不是該和她打聲招呼。

「你……」

「啊!」

男人的聲音低沉磁性,還帶着一股說不出來的渾厚清冽,霸氣十足。

林若初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手裡的水杯拿不穩,直直的朝自己腳上掉去。

「小心。」

在林若初反應過來之前,她只覺得眼前一晃,接着自己的腰就被摟着朝旁邊一轉。

下一刻,她聽見了水杯摔碎的聲音。

片刻後,她眨巴着眼睛抬頭看着靠得很近的男人。

一時間,被他的長相震了一下。

寸頭,丰神俊朗的五官,冷峻凌厲的眉眼,加上隔着短袖也藏不住爆發力驚人的肌肉,全身都散發著一股鐵血正氣的荷爾蒙。

噗通!噗通!噗通……

林若初的心跳突然就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那種心動的感覺強烈到讓她有點招架不住。

賀焱看着只到自己肩膀高的小女生,那雙眼睛近看更加亮晶晶水汪汪的,特別漂亮。

他知道這是妹妹的同學,今晚在他們家住,不過這小孩,在看見他的時候沒有害怕到哭,只是有點獃獃的,倒是讓他另眼相看。

他盡量放低聲音,「小朋友,你還好嗎?」

林若初這才回神,同時發現她的雙手還按在他的胸膛上,手心下的硬度和熱度像是滾燙的岩漿。

鋪天蓋地羞恥感席捲而來。

她猛地收回手,爆紅着臉蛋轉身,一溜煙就朝樓上跑了。

賀焱:「……」

剛才還在誇她不怕他,怎麼一下就變成受驚的小兔子了?

林若初跑回賀露的房間後,直接把背抵在門背後,抬手就捂住了臉。

心臟還在狂跳着,但是想到自己剛才沒出息的樣子,她就懊惱極了。

「唔……明明可以給他留個好印象的!」

這一晚,林若初都在懊惱中度過,所以睡得不怎麼好,早上起來站在洗漱間鏡子前的時候,她差點被自己的樣子嚇得自閉。

鏡子裏面那張小臉看起來慘白慘白的,還有淡淡的黑眼圈。

想到賀露的哥哥就在外面,林若初轉身走出洗漱間,推着正呼呼大睡的賀露:「露露,你家有沒有化妝品?有沒有遮瑕膏?」

賀露半天才回應,眼睛都沒睜開,嘟囔一句,「我哪裡有那些東西。」

接着又睡了。

林若初知道賀露一直很粗糙,沒想到她能粗糙到這種地步,更自閉了。

但是讓她就這麼出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她一定要在賀露哥哥面前保持精緻小仙女的樣子。

腦子轉動了一圈,她過去拿了手機給司機發信息,讓他給她送化妝品來。

樓下。

賀焱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鐘,如果不是家裡來了個小仙女,他肯定直接去敲門把自家妹妹提溜出來吃早飯。

他想着兩人昨天肯定累了,八點鐘才做好早飯,沒想到十點鐘還沒下來。

正想着要不要給賀露打個電話,畢竟他媽一大早就打電話交代他一定要把小仙女照顧好,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汽車停下來的聲音。

他下意識就走了出去。

林若初接到司機電話的時候,正想着怎麼去拿化妝品,就聽司機告訴她:「小姐,賀先生幫你把化妝品拿進去了。」

林若初:「……」

很快卧室門就被敲響,林若初控制着過快的心跳,走到門邊,站在門背後,只把門打開一條縫,伸出白嫩的小手。

等賀焱把化妝包放在她手裡,她說了聲謝謝後,就快速把門關上了。

自始至終都沒露面。

站在門外正準備說點什麼的賀焱:「……」

林若初把自己打扮得美美噠後,才下樓。

這個時候賀焱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着電話。

他的背挺得筆直,聲音也帶着一股說不出來的沉穩霸氣。

像是察覺到了她下樓,他抬眼看了她一眼。

林若初忙轉開視線,有種自己偷看被抓包的驚慌感。

賀焱沉默了兩秒,對電話中的人說:「這事我們見面再聊。」

說完掛斷電話,收起手機站起來對林若初說:「你先去餐桌邊坐着,我去給你端早餐。」

說完轉身就朝廚房走去。

林若初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心跳又控制不住了。

下樓走過去坐下後,賀焱就把早餐給她端了出來,有粥和奶黃包,還有兩碟小菜。

擔心小仙女看着他不敢吃飯,賀焱說:「你先吃,我就在外面的院子裏面,如果不夠叫我,我給你添。」

林若初紅着臉說:「夠了。」

其實這些她有可能都吃不完。

賀焱又看了她一眼,心想白天看更像小仙女了,就又加了一句:「吃完了你也叫我一聲,我來收拾碗筷。」

接着就出去了。

林若初看着走出去的男人,咬了咬唇,垂着眼瞼開始吃早餐。

最後有兩個奶黃包實在吃不下去了,她朝門外看了一眼,發現賀焱又在打電話,想着趁他不注意,把奶黃包放回去,就輕手輕腳的站起來,快速收着桌子上的幾個碗碟朝廚房端。

只是她剛準備把兩個沒吃的奶黃包放回蒸籠裏面,門邊就傳來輕咳的聲音。

林若初本來就做賊心虛,拿着夾子的手一抖,差點把奶黃包掉地上去。

她忙夾緊奶黃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的看着賀焱,眼眶都紅了:「我……我吃不完,想把這兩個放回去,我沒弄髒。」

賀焱沒想到小仙女說眼紅就眼紅,尤其聲音軟軟糯糯的,一臉做錯事的樣子,讓他本來想問她怎麼這麼點都吃不完的話直接收了回去。

他大步走到她身邊,特意把聲音放輕柔:「吃不完就吃不完,不是說了叫我來收拾嗎?」

林若初下意識說:「我看你在打電話。」

「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再說你是我們家的客人,怎麼能讓你收拾碗筷。」

賀焱站在那裡,乾脆利落的收拾,同時示意她:「你去外面玩,我來洗碗,茶几上有水果。」

林若初偏頭看着他,明明還是酷酷的表情,但是說出來的話卻這麼溫柔,她突然就不想躲着他了,反而想和他呆在一起。

她軟軟的問:「我能看着你洗嗎?」

賀焱看她。

林若初彎着眼睛朝他笑,這一笑,直接就在賀焱的心尖上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