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若初賀焱長大後大叔狂寵物 第7章_寧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林若初被林江突然的動作弄得懵了一瞬,她下意識看着賀焱。

賀焱告訴她:「我給你打電話,他以為我是騙子,我走到他旁邊站着,他就這樣了。」

林若初又低頭看了一眼哭得委屈的侄子,邊摸着他的頭安撫他,邊說:「江江,別哭了,那是叔叔,他不吃人的。」

正在哭的林江一頓,有點不相信的抱着林若初的腿,偷偷的偏頭看向賀焱。

賀焱和他對視,深邃的眸子中帶着讓小朋友害怕的銳利。

林江小身板一抖,又要把頭埋在林若初身上,被林若初捧着頭制止,林若初嚴肅的對他說:「江江,叔叔不嚇人,他是抓壞蛋的英雄,英雄面對壞人的時候就要看起來比他們還凶,才能鎮住壞蛋。」

「真的?」

林江偏着小腦袋看林若初,眼睛上還掛着兩滴小眼淚,眼睛卻立即就亮了。

林若初乾脆把林江朝賀焱推推,「不信你靠近一點看看,叔叔不打人,也不吃人的。」

林江真的朝賀焱這邊挪挪,還伸出小手抓了一下他的褲子,接着快速朝林若初這邊退,發現賀焱真的沒生氣後,膽子就大了不少。

林若初這才看向自己本來就被水弄濕現在又多了眼淚的裙子,欲哭無淚。

賀焱也看了一眼她裙子上的水,問:「怎麼這麼多水?」

林若初有點不好意思,紅着臉正想怎麼回答他。

林江先一步說:「小姑姑剛才把雪糕掉到裙子上了。」

林若初臉更紅了,雙手交握着垂着眼瞼說:「是雪糕化得太快了。」

賀焱看着害羞的小姑娘,又想摸摸她的小腦袋了,不過還是忍住了,說:「這裏面沒有乾洗店,也沒有賣衣服的,你只能等裙子自然幹了。」

「嗯。」林若初點點頭,又抬眼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沒關係的,今晚有風,等下就幹了。」

說完牽着林江的手,又說:「我們去找露露吧。」

賀焱點點頭,帶着兩人就朝海盜船那邊走去。

只是這邊離海盜船有點遠,中途要經過很多遊玩項目,走了一陣,就見很長一條射擊贏各種玩具的長廊,林江看見一個攤位上全部是玩具槍,怎麼也走不動了。

「小姑姑,我要槍。」

林若初下意識看向賀焱。

賀焱說:「走吧。」

說完抬步朝那邊走。

林若初和林江對視一眼,姑侄倆眼睛同時彎成月牙形。

三人走到射擊贏槍那裡,已經有好幾對父子站在那裡,都是爸爸在給兒子贏獎品。

不過這個攤位的射擊有點難,那幾對父子半天也沒有贏到大獎品。

「我不要這把槍,我要那把最大的。」

一個小男孩不幹了,直接耍起賴來。

那位爸爸被纏得冒火,就和攤主商量:「要不我拿錢買那把槍吧。」

攤主擺手:「不行,我這裡的只贏不賣。」

林若初三人站過來,賀焱拿起射擊用的槍對着靶點瞄了瞄,問林江:「想要哪個獎品?」

林江的小手直接指着最大那把槍,脆生生的說:「我要那把最大的槍。」

本來還在耍賴的小男生一聽這話不幹了:「那把槍是我先看上的,你不許要。」

說完就推了林江一下。

林江被推得朝後面踉蹌,差點摔倒。

林若初忙把林江扶住,嚴肅的對那個小孩說:「這位小弟弟,那把槍現在還是老闆的,大家各憑本事贏,你推我侄子是錯誤的,請向他道歉。」

小男孩的爸爸有點不高興了,大聲嚷道:「我兒子還這麼小,他知道什麼,再說小孩子打打鬧鬧不是正常的嗎?」

賀焱放下槍,站在姑侄身後,強大的氣場讓他有點懼意,見他沒出聲,膽子又大了。

「我看你應該是高中生吧,既然都讀高中了,難道還不知道這個道理。」

林若初綳起了小臉,表情更加嚴肅:「我是高三畢業生,讀了十二年書,不管是老師還是書本上,都教我禮貌不分年齡,再說,古人都知道:子不教,父之過。不學禮,無以立。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

林若初這一連串的古言,直接就把這位父親說懵了。

來這裡玩的本來高三生就多,大家在她開口教訓這人的時候就圍了過來,等她一說完,好多人都忍不住給她叫好,有認識她的,直接議論起來。

「那不是今年的高考狀元,實驗中學的美女學霸林若初嗎?學霸就是學霸,古言張口就來。」

「這對父子也太沒素質了吧,自己贏不到最大獎品,難道就不讓別人贏了。」

「那個小孩不懂禮貌推人,為什麼要別人不計較。」

「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

被議論的男人被指責到惱羞成怒,一把抱起自己的兒子,在離開的時候還想狠狠地撞林若初一下。

卻在他有這個動作的時候,一隻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大手像塊巨石一樣,直接就把他按在那裡動彈不得,手指更是扣着他的肩膀,痛得他齜牙咧嘴,表情都扭曲了:「你做什麼?放開!」

賀焱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震得男人身體一抖,圍觀眾人也感覺到強大的壓力不敢再吭聲。

賀焱開口,聲音低沉霸氣:「道歉。」

「我唔……我道歉,我道歉。」

「對不起,是我們的錯。」

等男人道完歉,賀焱才放開他的肩膀。

男人抱着他兒子就大步走了。

賀焱看向林若初和林江,這才發現姑侄倆同時用那雙帶着崇拜的亮晶晶眼睛看着他。

尤其是林若初那雙眼睛,璀璨奪目又水光瀲灧,賀焱的心臟彷彿被挑動了一下。

圍觀的人也低聲議論起來。

「哇!他簡直酷斃了!」

「他不會是兵哥哥吧,剛才他身上的氣勢只有當了兵的兵哥哥才會有。」

「我也覺得。」

「他真的好酷好帥啊。」

「難道他是林若初的叔叔?」

林若初聽到叔叔兩個字,直接提高聲音對賀焱說:「賀哥哥,江江要那個獎品。」

賀焱偏頭看了她一眼,問老闆:「那個獎品怎麼能拿到?」

老闆也覺得面前的人應該是退伍軍人,心想大獎保不住了,「只要一次性射中中心靶五十次就行,不過每次最多只能射擊一百次。」

特等獎獎品才四百多塊錢,射擊一次兩塊,就算全中也要一百塊,但是今晚這麼多射擊的,好幾個人花了兩百塊也沒有射中五十次,他早就賺回成本了。

賀焱點點頭,拿出一百塊給老闆,朝那裡一站,舉起槍,瞄準中心靶,扣動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