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10章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C大是全國頂尖的舞蹈學院,今天也是C大難得的運動會。

孟霽很久沒有來學校上課了,欠了很多平時分,聽說參加一樣運動會項目,就可以彌補她之前缺失的分數。

所以,孟霽義無反顧地報了這次的女子組1500米。

「阿霽,你真是狠人啊,1500米,得要我的老命了!」黎欣一臉崇拜地看着孟霽。

少女嬌嬌的,上衣是緊身的運動裝,很好地顯出來她纖細的腰線。運動裙下一雙筆直的雙腿,又長又細。

光潔的額頭前,幾縷碎發隨意搭在兩邊,明媚又靈動。

自從她出現在操場,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孟霽抿着唇笑了,「如果我能有你這麼高的平時分,我也不願意跑。」

黎欣點點頭,跑1500可是全班女生的噩夢。

多虧了孟霽這次挺身而出,讓她們倖免無難。

孟霽學的是芭蕾舞,她和黎欣一起站在隊伍的最前方,少女直挺着背,修長的脖頸極顯高貴。

現在輪到了國標舞系的出場了,姜席城是隊伍中領頭的那個。

他們要路過孟霽班上,走到那邊的主席台。

與孟霽擦肩而過的時候,姜席城還是沒有忍住偏過頭看她。

她看上去被陸野養得極好,精緻小巧的臉蛋,高挺秀氣的鼻樑,時時刻刻都含着水光的杏眼。

孟霽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她正視前方。

姜席城回過頭繼續向前走,孟霽鬆開了悄悄掐自己的手。

她輕輕呼出一口氣,見到姜席城,她的心還是抑制不住地疼。

他更加消瘦了,是最近太累了嗎?

運動會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黎欣很久沒有見到孟霽了,自然是拉着她在操場東跑西跑的。

期間有好幾個別的系的男生,給孟霽送禮物表白,都被黎欣一一攔下了。

孟霽結婚這件事情,算起來只有少數的幾個人知道。

一來是她結婚這件事情,自我認為,不太光彩。

第二是陸野答應了自己,等畢業後再從陸氏集團的官方賬號上官宣,補辦婚禮。

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黎欣帶着孟霽去到了京城最昂貴的餐廳吃飯。

一般來「一品香」的都是達官貴人,而且想要吃飯還得預定,有時候一頓飯可高達七位數。

飯菜價格昂貴,卻沒有人敢撒野。

據說這家店背後的老闆權勢滔天,但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黎欣是黎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在京城也算是排得上名號的大家族。

她把金卡遞給服務員,帶着孟霽去到自己以往的包間里,「想吃什麼隨便點。」

「阿霽,你去度蜜月感覺怎麼樣啊?」黎欣八卦極了。

孟霽挑菜的手一頓,「還可以。」

之前逃跑到雲城,她誰也沒告訴,就怕陸野會順藤摸瓜找到自己的藏身之處。

「陸家夫人這個位置坐起來怎麼樣?」黎欣往孟霽碗里挑了一塊蝦仁。

怎麼嫁了人,還這麼瘦?

黎欣甚至都懷疑二爺是不是虧待自家好閨蜜了。

孟霽抬頭看見黎欣笑臉盈盈,散發著溫和的目光。

她們兩人是十多年的好朋友了,可以值得信任的。

孟霽咬了咬牙,她就再賭一次。

她手抑制不住地顫抖,聲音帶着沙啞,「阿欣,你幫我一件事情吧。」

*

兩人出門的步伐都有些輕浮,她們中午並沒有喝酒。

孟霽是把一切都規劃好的輕鬆,黎欣是被嚇的。

「阿欣,如果很為難的話……」孟霽知道陸野是個什麼人,如果被他知道自己計劃再次逃跑,黎欣還參與其中的話。

黎家和黎欣都會很危險。

「阿霽!你胡說什麼!」黎欣通紅着眼眶,滿眼心疼,「你怎麼這麼傻,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兩人的手緊緊交握在一起,臉上都揚起笑容。

「叮咚——」

孟霽的手機響了,她打開是一看,是陳暮給自己發的消息。

「夫人,爺給您準備了一品香的甜點,爺說飯後可以吃點這些,東西我放您學校門口了。」

她渾身冰冷,她剛吃完飯,陸野就發信息了。

陸野還是和以前一樣監視自己嗎?

那剛剛她和黎欣說的話……

不會,她們是在包間說的,就算陸野再神通廣大,也不會知道所有事情。

「阿霽,阿霽?」黎欣搖着孟霽的胳膊。

怎麼回事,剛剛還信心滿滿,現在怎麼又焉了?

孟霽有些失落地跟着黎欣回到學校操場,放在門衛處的甜品她都忘了拿。

跑1500米的時候,孟霽失神了。

左腳絆右腳,讓她直愣愣地摔在了塑膠跑道了。

膝蓋處磨蹭出一大片的紅痕,破皮的地方開始滲出血珠。

「阿霽!」黎欣和姜席城時時刻刻關注着她,兩人一起朝她的方向跑過去。

孟霽動了動腳,好像扭住了,太疼了。

她的額頭冒出細汗,姜席城率先跑到她的身邊,攔腰將她抱起,「抱歉,先送你去醫院。」

孟霽的雙手不自覺地搭在他的脖頸上,撞進了他滿是關心的眸子。

黎欣皺着眉跟在兩人的身後,阿霽後媽的兒子何時對她這麼好了?

近距離的接觸讓兩人的心劇烈跳動,姜席城身上是自己熟悉的那股清香,和陸野的不一樣。

陸野身上總有淡淡的煙草味,他的氣息給自己一種壓迫感。

可姜席城不一樣,他陽光,溫潤,開朗,處處為自己着想。

最關鍵的是,他從不會強迫自己做不願意的事。

「阿城,放我下來吧。」孟霽紅着臉在她懷中,她怕被陸野的人看見。

腰間的大手更緊了,她抬頭看見姜席城沉默倔強的臉。

不知為何,她偷偷抿唇笑了笑,阿城倔強的樣子和以前一樣。

她望向前方,陸野不知何時站在學校門口,勞斯萊斯也停在他旁邊。

陸野沉着臉看向他們,幽深的眼底藏着驚濤駭浪,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這小祖宗在做什麼!

陳暮看見眼前這一幕,差點給孟霽跪下了,他都不敢去看他們二爺的眼神。

陸野微眯着眼睛大步走向他們。

姜席城發現懷裡僵硬的少女,這才看見了陸野。

「阿城,快放我下來。」孟霽顫抖着聲音說。

「啊——」

她被陸野搶過,又被抱進了陸野的懷中。

陸野俊美的臉上冷酷到了極致,「看樣子,姜少這雙手應該是不想要了。」

姜席城面色緊繃,懷裡空落落的讓他終於發怒。「陸總你就是個小偷,但你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最難偷嗎,是人心。」

他飽含深意的話,孟霽聽了暗嘆不妙。

陸野深深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他現在更想先解決懷裡的少女。

她憑什麼,允許別人男人觸碰他。

姜席城望着離開的勞斯萊斯,有些頹廢站在原地,他剛剛不應該意氣用事的。

黎欣在旁邊急得跺腳。

阿霽回去,會不會受到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