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第二天,黑色修長車型的邁巴赫緩緩開進孟宅。

孟德志早已帶着新娶的老婆和便宜兒子等候在門口。

孟霽透過車窗一眼就看見了她爸臉都要笑僵了,姜席城站在他旁邊挺拔又有活力。

她的目光無法從姜席城的身上挪開,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面了。

陸野沒注意外面的人,他的注意力全在孟霽身上。

他的右手把玩着孟霽的手指,怎麼看也看不厭。

這個女孩渾身上下都是寶,陸野心想。

孟霽穿着嫩白色的開衫長毛衣,裏面修身的白t,下面是顯身材的牛仔褲,把波浪發梳成個高馬尾,整個人溫婉又有活力。

其實他比孟霽大了快八歲,都可以當她叔叔了,兩人坐在一起,年齡感很明顯。

陸野終於抬頭,看見了窗外的人,又感受到孟霽關注那個人的視線。

「嘶——」孟霽感覺到手指的痛意,轉頭看坐在身邊的這個男人。

不知道陸野又在發什麼瘋,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好像不太滿意?

車子在孟家大院里停下,孟德志率先過來開門,「二爺來了?」

彎着腰,阿諛奉承的樣子很是低級。

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生意上的夥伴。

陸野從來不喊孟德志「爸」,孟德志也從不敢喊陸野「女婿」。

「嗯。」陸野算是回應了,邁着大長腿走下車,他把旁邊的孟霽小心翼翼抱出來。

孟德志在旁邊有些尷尬。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陸野對自己的敷衍。

「先吃飯吧,菜都準備好了,全是你們愛吃的。」孟德志領着他們進去。

路過姜席城的時候,孟霽腳步不自覺頓了頓,心臟倏地疼痛。

這個陽光一般的男生是她的初戀,被陸野和她父親硬生生砍斷的愛情。

面對喜歡的人,卻不敢觸碰。

就這一樣,就夠孟霽恨陸野了。

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剪了一個寸頭,看上去少了些溫潤,多了張揚。

她想起來之前讀大一的時候,姜席城總愛穿白色衛衣,陽光又溫潤。

今天再次見面的時候,他已經穿上了板正的襯衫。

兩人對視上了,又很快挪開目光。

陸野站在一旁將一切盡收眼底,他的手掌暗暗用力,用疼痛來喚醒孟霽。

孟霽皺眉回過神來。

孟家人早已走向了餐桌,姜席城跟在最後。

「別把目光放在不該放的人身上。」耳邊是陸野的警告聲。

孟霽抿了抿唇,「我嫁給你了,就不會再去想別人。」

這也的確是真話。

姜席城值得更好的。

她的座位被安排在姜席城對面。

孟霽壓下心底想看他的慾望,低着頭吃飯。

但她能感覺到姜席城若有若無的注視。

「二爺,飯菜還合胃口嗎?」孟德志一臉諂媚。

陸野不愛說話,只顧着給孟霽夾菜。

「老公,多吃點。」姜玉瑤也給孟德志布菜,孟霽抬頭看了看兩人的相處。

孟霽的親生母親早在自己十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姜玉瑤在前年成了自己的後媽,姜席城是姜玉瑤給孟德志找的便宜兒子。

帶兒子加入豪門,在當時被很多人都當作飯後談資。

好在,這一頓飯還算是和諧。

吃完飯後,姜玉瑤去廚房做水果拼盤了,豪門太太的這個身份她扮演的很好。

孟霽借口去到花園,那裡有她在出嫁之前種的各種玫瑰。

「林姨。」一個綁着頭髮,穿着工作服的婦人在園子里。

「小霽!回來了?」林姨丟下手中的工作剪子,快步走到孟霽面前。

因為她爸爸和姜席城的緣故,陸野很少讓她回孟宅。

「瘦了。」林姨滿臉慈愛,她是真的把孟霽當作女兒來對待的。

孟霽主動抱着林姨,把頭埋進她的懷裡。

自從媽媽去世以後,林姨也給了她很多母愛,在她心裏,林姨就是自己的第二個媽媽。

「小霽,你這次還需要那個嗎?」林姨把手放進兜里,那東西她一直都有帶。

孟霽是她帶大的孩子,她與姜席城的感情也一直被林姨看在心裏。

嫁給一個不愛的人,是不會幸福的。

所以林姨一直都在暗中儘可能地幫助孟霽。

孟霽嚇得回頭四處張望,幸好陸野不在。

如果被他知道了,自己的下場可想而知。

每次回老宅,她都會拜託林姨幫忙買避孕藥。

最近幾次,陸野似乎有要個孩子的想法。

可她遲早會離開陸野的,孩子只會是她的束縛。

更何況,她接受不了自己給不愛的男人生孩子。

「還要!」孟霽語氣堅定。

很多顆包裝好的藥片被林姨悄悄塞進她的兜里。

孟霽死死按住那塊,做完一切,她背上早已布滿了冷汗。

她佯裝什麼也沒有發生,和林姨聊了會天,就回到客廳。

孟德志坐在沙發上,眼神在陸野和姜席城之間飄來飄去。

「二爺,你看……」孟德志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把陸野帶去了書房。

孟霽有些鄙視孟德志的這些做法,無外乎就是想要錢或者是想要地盤。

賣女求榮,她爸是一點兒也不愧疚啊。

客廳里只剩孟霽和姜席城了,兩人坐在沙發上的兩端處。

孟霽有些想笑,剛剛陸野上樓之前還給了自己一記警告。

他在怕自己和姜席城再續前緣?

「阿霽,他對你好嗎?」姜席城打斷了孟霽的思緒,少年的眸子里是滿滿的擔憂。

「挺好的。」孟霽彷彿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了。

「那就好。」

「阿霽,如果你想離開……」

姜席城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她的旁邊,聲音很低。

他的手抓住了孟霽的胳膊,袖子被拉上去了一些,昨晚歡愛的紅痕暴露在兩人面前。

姜席城鬆開了她的手,彷彿被打擊慘了,口中的話也再說不出來。

孟霽覺得很難堪,特別是被姜席城看見後,這種情緒完完全全包裹着自己。

「如果你想離開,我隨時都在。」

耳邊傳來姜席城堅定的聲音,他說,「阿霽,我一直都在。」

樓梯上傳來響聲,陸野站在上面居高臨下看着他倆。

臉色極其冷淡,可抓住扶手的手背青筋暴露,宣示着他的憤怒。

孟霽覺得陸野內心並不是表面這樣平靜。

樓梯上的男人走到她面前,「回家吧。」說完就徑直走出去。

「阿城,以後這種話別說了,我沒想過離開,謝謝你。」孟霽低頭看姜席城。

她轉身急急追出去。

離開這裡是她一直都想做的事情,即使很困難。

但通過姜席城的手來離開,她不敢。

陸野是一個手段極其狠辣的男人,如果自己離開了,他把過錯都歸於姜席城。

她不敢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