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5章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回翡翠莊園的路上,孟霽和陸野一路無話。

陸野骨節分明的手按開了車窗的開關,微涼的風吹進來,孟霽打了個冷顫。

即使他們倆安靜地坐在一起,她也能感受到陸野此時的暴躁。

藉著月光,她看見陸野煩躁地扯着自己的領帶。

車子剛拐彎進翡翠莊園,還沒完全停穩,陸野就已經將孟霽從車上扯了下去。

孟霽的腳步踉蹌着,她的手腕被陸野死死拽住,掙脫不了,只能儘力跟着陸野。

「陸野,我腳疼,你慢點!」軟糯的嗓音從風中傳來。

可前面的男人依然不管不顧。

孟霽皺着眉抿嘴,她此刻有些委屈。

陸野一路向上,帶她去到了三樓主卧的浴室,大手一個用力就把孟霽推倒在浴缸中。

「啊——」

孟霽的腰不小心磕在了浴缸的邊角處,她疼地驚呼。

下一秒,一股子涼意襲向她全身。

「洗乾淨,姜席城碰你的地方全給老子洗乾淨。」

「下次再要我看見,我砍斷他的手你信不信?」陸野像瘋了一般用冷水沖刷着她的手腕。

孟霽是信的。

畢竟在她眼中,陸野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陸野從旁邊拿起一個粉色的搓澡巾,頑固地刷着那一塊。

不一會,孟霽柔嫩的肌膚就被他的暴力刷洗地通紅。

明明她和姜席城沒有過分的接觸,甚至還說話都小心翼翼。

他已經把他們逼成了這樣子,難道還不滿意?

孟霽半躺在浴缸里失神哭着,那種時時刻刻被陸野壓迫的窒息感又來了。

「你們倆在一起也不嫌噁心?」陸野居高臨下冷眼瞧着她。

孟霽渾身冰冷,瞬間清醒,就憑姜席城和自己的關係,他們也無法在一起。

可她也被陸野的這副偏激樣子給刺激到了,頭一次梗着脖子還嘴。

「陸野,和你在一起我覺得更加噁心,就你也配得到我的愛?」

「你這種人,沒人會愛你的。」

「我永遠不會愛你。」

孟霽的話如針尖一樣用力地刺在了陸野的心上。

寂靜的浴室,陸野彷彿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陸野愣愣低頭,看見孟霽一臉輕鬆。

所以,她是說出了自己內心真實想法?

孟霽惡劣的表情像是黑化了的天使。

儘管知道她是帶毒的玫瑰,可他偏偏不信命地一嘗再嘗。

陸野覺得就算自己有一天傷痕纍纍了,他也甘之若飴。

他突然伸出手掐在了孟霽的脖子上,沒用多大勁,但足以牢牢禁錮她了。

雙眸通紅,臉上帶着毀滅般的笑意,「孟霽,你折磨我呢?」

「就算是綁,我也要把你綁一輩子,想要自由?除非我死,不過就算我死了,你也得陪我下去,生生世世不得離開我。」

被水打濕後的白色體恤隱隱約約露出飽滿的輪廓,隨着孟霽的呼吸一上一下。

陸野望向那處的眼神暗了暗。

孟霽睜大了眸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毛衣的外兜里還放着林姨給的避孕藥。

雖然有包裝,但也不知道遇水有沒有被打濕。

那是如今唯一能保證她自由的東西了。

她想去檢查一下,可陸野仍在死死盯着她。

過了好一會,陸野終於開口了,語氣是說不出的疲憊。

「孟霽,你給我生個孩子。」不是詢問也不是商量。

是要求。

孟霽低着頭不想看他。

孩子會在她自己的肚子里成長,要不要生出來全憑自己。

陸野有什麼資格決定。

兩人的身上都被打**,陸野快速地給自己和她洗了個澡。

然後再把人抱去床上。

孟霽剛剛哭得有些累了,眼睛腫了有些睜不開。

朦朧之間,她只看見陸野腰間裹着浴巾大步向她走來。

孟霽用小手推着他,堅硬的腹肌硌得慌。

怎麼推也推不動。

「從今天開始,你什麼時候懷孕,就什麼時候出去。」陸野壓下來,語氣強硬。

孟霽情緒崩潰,「你要囚禁我?我還要讀書!陸野,你不能這樣……」

誰知陸野滿不在乎。

「你逃跑的時候怎麼不想着自己還要讀書?」他頓了頓,「反正就兩個月的時間,你懷上了我就讓你去學校。」

說完,陸野的手已經在孟霽的睡衣下動來動去。

男人的髮絲上還有沒擦乾的水珠,順着發梢滴在她的臉上。

「真像個種馬?」孟霽氣極,紅着雙眼罵他。

「嗯?」陸野低頭彷彿不信這個詞會從孟霽口中說出來。

看樣子,她真被自己逼急了。

孟霽平時很少會和自己爭吵,陸野在她這張臉上看得最多的就是她的面無表情。

嫁給他的這些日子,他知道孟霽過得很壓抑。

可是如果讓他放開她的話,他會死的。

今晚孟霽和他的「對抗」,陸野覺得孟霽很靈動了。

更何況,在他眼裡看來,孟霽不過是在小打小鬧。

「對,我就是。」陸野笑了,點頭承認。

罵吧,反正她遲早得給自己生個孩子。

一個屬於他們倆的孩子,他會做一個好爸爸,做這個家強大的依靠。

這晚,陸野格外的兇狠,孟霽苦不堪言。

到最後她不得不低頭求饒,讓陸野放了自己,但陸野還更加惡劣了。

「這就不行了?」言語之間全是嘲諷。

「剛剛長篇大論的氣勢去哪了?繼續啊?」

孟霽睜大眼睛看他,誰知陸野竟說,「別這樣看我,我會更想。」

這世上沒有比他更惡劣的男人了。

如果現在有一把刀,孟霽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捅向他。

賤不賤吶。

賤男陸野卻不自知。

最後他可能是真的怕第二天孟霽不再搭理自己,雖然現在還差一個小時就到凌晨六點了。

陸野把頭埋在孟霽的脖頸中,沙啞着嗓音,「晚晚,我錯了。」

「下次你說停,我絕對會停的。」

他還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心裏話,道歉又卑微。

結果孟霽早已暈了過去,他說的是一句也沒聽見。

陸野口乾舌燥地講了半天,什麼回應都沒得到。

他抬頭撐起身子看孟霽,孟霽汗**的髮絲黏在額頭上,閉着雙眼睡得安穩。

陸野幫她把頭髮給移開,輕輕在光潔的額頭上吻下去。

「誰也別想搶走你。」

「我不會放你走的。」

他緊緊將孟霽強勢地抱在懷中,笑得像是一個小孩,滿足又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