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孟霽是被窗外鳥的叫聲給吵醒的。

昨晚陸野鬧她太久了,導致最後的時候,她直接暈了過去。

孟霽靠在床背上,神情獃滯着,從今天開始她就完全被陸野限制了出行。

強烈想要外出的慾望,讓她忽視了那處的疼痛。

所以在孟霽掀開被子起身時,下一秒就摔倒在了柔軟的地毯上。

腿有些軟……

可能聲音太大了,楚姨敲了敲她的卧室門,然後推門而入。

「哎喲,夫人!」楚姨驚慌失色朝孟霽跑過來,連忙把她扶起來。

誰不知道,孟霽就是陸野捧在心尖尖上的人。

放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

平時連一點重活都不讓她做,完全當成公主來嬌養的。

楚姨在陸家工作了幾十年,看見陸野從一個小布丁跌跌撞撞長大到現在這副模樣的。

其中的酸楚,楚姨都清楚地很。

「小祖宗嘞,快起來,小心地上涼,有摔到哪裡嗎?」楚姨趕緊把孟霽拉起來。

孟霽覺得楚姨着實有些誇張。

大理石的地板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柔軟無比,剛剛那樣一摔,孟霽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許是楚姨拉她的勁有些大,露出了睡衣下青紫的皮膚。

年輕人,真會玩。

楚姨老臉也爆紅了。

孟霽不知道短短几秒,楚姨的心理路程早已轉了十八回了。

她徑直走進浴室去洗漱,昨晚的被洗澡水打濕的外套還孤零零躺在地上。

可能是楚姨怕打擾她,還沒有來得及收拾。

孟霽拿出裏面的藥片,幸好,還未被打濕。

她藉著床頭柜上的水吃下一顆葯,然後再把其他的藏在了面膜盒中。

等她下樓的時候,楚姨早已準備好了午飯。

油燜大蝦、四喜丸子、紅燒豬蹄、糖醋排骨……

全是她愛吃的。

「楚姨,幫我打包一下。」孟霽今日臉上還化了極美的妝。

「我帶去公司找陸野。」

楚姨當然高興了,孟霽在這段感情里一直以來都是屬於不主動的那一方。

當然,楚姨不知道孟霽如今被限制了出行。

可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敢說什麼,陸野是多固執的一個主。

「好!」楚姨拿出打包盒,足足裝了三個人的份量,就怕這兩夫妻不夠吃。

孟霽想通了。

陸野不準自己出門,最怕的就是自己和姜席城私底下悄悄接觸。

所以她提前給陸野的助理通了電話,說要去公司與陸野一起吃午飯。

說不定陸野一個高興了,就讓自己出門了。

陸野的助理陳暮很快就來了,滿臉笑意,「夫人,車在門口了。」

他跟在孟霽的身後,提着飯盒,嘴角咧得快飛上天去了。

總裁和夫人關係好了,他就不用再「受傷」了,陸野那座冰山,是個人都害怕。

暗黑色的布加迪緩緩駛出翡翠莊園,慢慢地往陸氏集團開去。

孟霽坐在車上低着頭思考,一會該如何討好陸野。

雖說做這些事情比殺了她還難受,可為了自由,她又不得不做。

要不憑藉來集團和陸野一起吃飯這道說辭,孟霽現在都出不了家門。

車子很快就停在了集團樓下,陳暮率先下車為孟霽開門。

孟霽望着眼前的高聳大樓,不得不暗自再一次驚嘆陸野的財力。

結婚這麼久,這還是她第二次來陸野的「戰場」。

「夫人,這邊請。」陳暮提着飯盒在前面帶路。

一樓大廳的前台是新來的,不知道孟霽是什麼身份。

只是看見陳暮恭敬地走在前面,後面的孟霽皮膚白皙,唇紅齒白,一襲休閑的裝扮大氣又優雅,氣質和容貌絲毫卻不輸明星。

孟霽跟在後面慢慢走向總裁專用電梯,今日她穿了一條緊身的牛仔褲,一條筆直的腿又細又長。

漂亮是漂亮,可就是有些緊。

走起路來,包裹着那處有些不太舒服,很磨人。

電梯緩緩停在了32樓,陳暮彎腰把飯盒遞給孟霽。「夫人,我就不進去了,爺就在裏面等着您。」

剛等孟霽走出電梯,陳暮就趕緊按了下行鍵。

孟霽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走在走廊上,這一層全是陸野的私人地方,所以沒有見到一個員工。

她纖細的手推開門,只聽見有女人痛苦的**聲。

孟霽的手一頓,她是不是來得不湊巧?

她不愛陸野,所以對他在外面養一些「花花草草」這些事,並不會有過激的反應。

更何況,陸野一向很行。

她,應付不來。

就在她準備悄無聲息離開的時候,手裡的飯盒恰好與門相撞,發出「砰」的一聲。

裏面的女聲停止了。

孟霽臉上浮上尷尬的神色,暗嘆一聲糟糕。

男子沉穩的步伐快速朝他靠近,一隻手打開了門,孟霽就這樣獃獃地提着飯盒,出現在眾人眼前。

房間里有六個穿着黑衣的保鏢圍在陸野身邊。

下一秒,她終於看清了眼前的場景,被驚得說不出話。

陸野漫不經心地坐在皮質的沙發上,腳上的皮鞋踩在地上的女人臉上。

聽見聲音,他抬起眼看向孟霽,雲淡風輕。

陸野長得極好,完美無可挑剔的臉部在此時顯得邪魅又痞。

「過來。」陸野勾着嘴角,朝孟霽笑道。

隨即擺擺手,示意保鏢把這地上的女人帶走。

那女人邊哭邊求饒,很快聲音消失在這一層樓。

孟霽挪着步子走到他面前,陸野大手一揚,就滑到了孟霽的腰間。

一個用力,孟霽驚呼着倒在他的懷中。

隱約的薄荷氣息,穿梭在孟霽的鼻尖。

「今天怎麼想着給我送飯?」陸野嗅着她脖頸處,指尖還把玩着她的髮絲。

聞着孟霽身上的味道,他才覺得舒心。

剛剛那女人,還妄想勾引他,就是多看她一眼,陸野都覺得噁心。

在他心裏,誰也不能和孟霽相比。

孟霽顫抖着身子,沒有說話。

她以前沒嫁人的時候,參加圈子裡的聚會時,有聽說過陸野黑白兩道都沾染。

那個女人的下場會是什麼?

「在想什麼?」陸野掐住孟霽的下巴,強勢地讓她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她去哪裡了?」孟霽皺着眉看他。

陸野輕笑一聲,像是要透過她的眼神看透她的內心。

「你在怕我?」陸野答非所問。

孟霽有些煩躁,怕他又不是一天兩天了,陸野總愛問,他就是想聽見自己說不怕的這句話。

自欺欺人。

「只是給她一些懲罰罷了。」陸野抱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向下,動作慢條斯理。

孟霽扭動着身體,「吃飯吧,待會涼了。」

陸野嘴角扯出一絲玩味,「不急。」

「咔呲——」孟霽牛仔褲處的紐扣被陸野解開。

他單手抱着孟霽,單手扯着領帶,朝總裁休息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