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8章_寧瑞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清晨,翡翠莊園。

孟霽被她的手機鈴聲吵醒了,她從被子里伸出如藕節般光滑的胳膊,接過陸野遞給自己的手機。

「喂?」孟霽眯着眼睛,嗓音香甜。

電話那頭,孟德志的大嗓門傳來,「孟霽啊,今天是醫院探視的時間,下午去看你奶奶吧?」

孟霽的眼睛倏地睜大,手忙腳亂地查看時間。

今天是這個月的13號,本來早該10號就是醫院的探視時間。

可奶奶的醫院監護人是孟德志,所以自己一直沒能有機會去看奶奶。

孟德志在那邊笑得無比大聲,「晚晚啊,最近和爺關係怎麼樣啊?爺有什麼需要,你都給爸爸講啊。」

聽這語氣和這話,孟霽就知道孟德志百分百在陸野那得了好處。

所以才把這個月的探視機會給自己。

還不等她細想,被子里突然出來一隻大手,搶過孟霽的手機,直接掛斷。

孟霽不明所以地轉過頭看陸野。

男人閉着眼睛,高挺的鼻樑蹭着孟霽的脖子處,帶着睡意說,「他好聒噪。」

這也是孟霽第一次和他意見相同。

下午要去見奶奶了,孟霽的心情無以言表,這是她逃跑回來第一次去見奶奶。

穿什麼好呢?要把頭髮梳起來,奶奶喜歡高馬尾。

本來還有些困意的她,此刻興奮極了。

可腰間的一雙大手死死把她困住,動彈不得,孟霽象徵性地掙扎了幾下。

如果陸野不願意放她離開,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她也得安安靜靜乖乖巧巧地躺在床上。

果然,陸野沒放她離開,抱着她說,「再睡一會。」

孟霽眯了眯眼,卻又無可奈何。

不一會,陸野開始動手動腳了,孟霽感覺到身後越來越熱的身體。

她不動聲色地朝床邊移動。

「是你先惹我的。」陸野一個翻身而上,用嘴堵住了孟霽的抗議。

不顧她委屈的嘟囔,開始滿足自己。

*

坐在去奶奶療養院的車上,孟霽側身坐着望向窗外。

如今她是一句話也不想和陸野講了。

中午下樓的時候,她不過就用手扶了一下腰,結果抬眼就對上了楚姨揶揄的笑。

孟霽想解釋什麼,可想了一想。

她和陸野也確實不清白。

就像吃了一個啞巴虧,難挨又憋屈。

「一會我陪你上去。」陸野右手抓住她的手揉捏着。

孟霽一把打掉他為非作歹的手,「注意開車。」

今天周末,陳暮難得的沒被壓榨,所以今日的出行只能由陸野親自來了。

陸野真是老色批,開車也要分明吃她豆腐。

「都老夫老妻了,還害羞?」陸野不放過每一個調侃她的機會。

孟霽清了清嗓子。

「不對的。」

「是老夫少妻,爺你年紀太大了。」

趁着紅燈,陸野轉過頭,捏着她的手暗暗用勁。

「陸夫人,我不光年紀大,其他地方也大。」

「你不是感受過嗎?」

聽見他浪蕩的話語,孟霽無語凝噎,有些時候,她確實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車子終於到達安養院了,孟霽趁陸野停車的時候,頭也不回地跟着護士去奶奶病房了。

奶奶黎翠華住的地方在三樓,這一層有一半的房間都是圍繞着她的病情改建的。

壞境也很不錯,醫生的能力也在國內外算是頂尖的。

當然,不可否認。

這一切都是靠着陸野得來的。

男人的腿很長,很快就追上了孟霽。

他手裡提着一盒象棋,棋子是用上等的好玉做的,今天他專門帶來給老太太解解悶。

陸野很喜歡用手環住孟霽的腰,此時他也是這樣做的。

「奶奶。」一進門,陸野就喊着坐在窗邊輪椅上的老太太。

那模樣,就像是他才是奶奶的親孫子。

奶奶頂着一頭花白的捲髮,戴着一副金絲眼鏡框,轉過頭看他們,呆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是誰。

孟霽跑上前抱住奶奶,她用手臂悄悄測量奶奶有沒有瘦。

還好,似乎長肉了。

「奶奶,我來看你啦。」孟霽扎着奶奶喜歡的高馬尾頭,笑得甜蜜。

老太太今年84歲了,得了阿爾茲海默症,也就是常說的老年痴呆。

孟霽有想過把奶奶接回家和自己住,可是她並沒有時間能夠時時刻刻陪着她。

「乖孫女來看奶奶了?」老太太慈祥地摸着她的手,語氣極溫柔。

奶奶的眼光不太清明了,但幸好,她這會沒忘記自己。

「小陸也來了,好孩子好孩子。」她顫顫巍巍去兜里拿糖給他們。

孟霽覺得很奇怪。

陸野這麼爛眼緣的一個人,偏偏在奶奶這裡混得極好。

以前她和姜席城偷偷在一起的時候,也把他帶來見奶奶了的。

可奶奶一直不待見他,甚至還有一次大打出手,讓姜席城滾。

孟霽抿抿唇,拋開腦子裡的胡思亂想。

她倒在奶奶的懷中,兩人說著貼己話,偶爾奶奶忘記了自己,孟霽就一遍又一遍的給她介紹自己。

陸野把象棋放在桌上,看兩人聊得很開心,他也沒有上前打擾。

轉身去醫生辦公室詢問奶奶的情況,把時間留給兩人。

「他怎麼沒來?」奶奶突然問。

孟霽腦袋空了一瞬,「姜席城嗎?」

誰知她的話剛說出口,奶奶就反應劇烈,「你怎麼能和他在一起,不可以不可以!」

奶奶情緒非常激動,抓住孟霽的手不斷用力。

很快,孟霽白皙的皮膚上就出現了幾個明顯的指甲印記。

陸野和醫生被這動靜驚到,連忙跑過來。

陸野大跨步率先將孟霽解救出來,抱在懷中,低頭詢問,「有沒有事?」

孟霽搖搖頭。

下一秒,奶奶又像是突然好了,拽着陸野的手將他和孟霽牽在一起。

「好!好!」

「你們結婚。」

「晚晚不和他結,和這個帥哥在一起……」

陸野的大掌附在奶奶蒼老起皺紋的手上,嗓音帶着安心,「奶奶,她是我的妻子,誰也不會傷害她。」

這話聽上去沒頭沒尾,但奶奶卻滿意的點點頭。

鬧騰了一下午,奶奶有些累了,被護士扶着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陸野帶着孟霽回家。

孟霽一路上都低着頭,今天奶奶這種情況她還是第一次見,她想去探究,又不知道從何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