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野孟霽是什麼小說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幾天陸野公司好像出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以往他都會送孟霽去學校上課的,但最近他只是叫陳暮送她去學校。

孟霽心裏覺得堵堵的,她的眼皮一直跳,總覺得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有時候陸野輕飄飄地看她幾眼,又轉頭去辦公,但孟霽總覺得心裏很慌張。

「去測一下。」陸野突然出現在浴室,看着正在洗漱的孟霽。

今天學校有運動會,她報了一個長跑1500米的項目。

所以她難得起了個大早,閨蜜黎欣早就發消息鬧嚷嚷地催她快點了。

孟霽臉上還抹着洗面奶的泡沫,她半眯着眼睛向陸野走過去。

「這是什麼?」她接過那根長條狀的盒子。

上面寫的字讓她瞬間清醒,渾身寒意。

是測孕的。

陸野面無表情地觀察着孟霽的細微表情,他彷彿在從中找些什麼。

孟霽能夠感覺到他炙熱的視線,快要把她燒個透了。

但是她依然佯裝鎮定,帶着嬌憨說,「測這個幹什麼,我們隨緣就好了啊。」

「哦~我知道了,二爺年紀大了,實在等不了了是吧?」

她故意歪着頭,笑眯眯地調侃陸野。

「那你先出去吧,我一會洗漱好了就測。」孟霽手上還沾染着泡沫,她故意把那些東西蹭到他胸膛處。

然後稍微用力把陸野往外推。

陸野靠在浴室門框上,一動不動。

孟霽收回手,陸野的黑色襯衫上早已浸透了白色的水漬,格外明顯。

「你去測,我就在這看着你。」陸野深不可測的眸子盯着她一動不動,臉上帶着不容置喙的強勢。

孟霽的手腳在這一刻開始冰冷。

難道是她吃藥被陸野發現了?

應該不會,孟霽在心裏否定。

陸野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如果他真的發現了,早就說出來了,所以他現在應該只是懷疑。

「啪——」

陸野走了進來,把浴室門關上,隨後背對着孟霽,「動作快點。」

他的語氣中帶着不耐,孟霽望着他寬厚的背無可奈何。

她不由得噤了聲,在後面悉悉索索地開始測試。

「好了。」過了一會,她蒼白着臉對那個背影說。

結果還沒出來,孟霽知道不會懷孕,因為她一直都有在悄悄吃避孕藥。

但她覺得那種狼狽的窒息感又來了,陸野從未相信過自己。

今天陸野的做法也加強了自己想要逃跑的決心。

所以要個孩子這件事,一直都在陸野的計劃里。

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用血脈來強留自己?

陸野接過試紙,上面顯示着一條杠,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着那張紙。

許久過去了,孟霽有些着急,再晚她就遲到了。

「陸野……」孟霽有些惱了。

「走吧,送你去學校。」陸野把試紙扔進垃圾桶,語氣有些失落。

他轉身率先走出浴室,孟霽有些訝異他今天竟然有時間送自己去學校。

但時間的確快來不及了。

孟霽快速收拾好,跑到一樓。

陸野換了一件淺色的襯衫,袖子挽到手肘出,手腕上還帶着一塊銀色鏈條的手錶價值非凡。

她跟在陸野的身後上了門口的那輛勞斯萊斯,「夫人早上好。」前排的陳暮轉頭問好。

孟霽點頭回應。

陳暮早在陸野上車的時候,就察覺出老闆的不開心了。

也不知道兩夫妻到底又怎麼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開車,祈禱戰火不要降臨到自己身上。

「先送她去學校。」陸野的視線看向車窗外,他的手搭在腿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點着。

「你們下午幾點結束,我來接你。」陸野伸手把孟霽拉進自己的懷中,低頭吻她的唇。

她還不太習慣在外人面前,和陸野如此親密。

藉著前面的鏡子看,陳暮專心開車,連個視線都沒給他們。

孟霽在心裏鬆了一口氣。

「三點就可以走了,我的比賽剛好是最後一場。」孟霽偏了一下頭,乖乖回答。

陸野點點頭。

「有什麼事情嗎?」孟霽很不解,一般三點是陸野最忙的時候,但是看他這樣子,似乎是真的要來接她?

陸野淡淡瞥了她一眼,「帶你去沈靖的醫院。」

沈靖是陸野多年的好友,也是京圈裡有名的花花公子。

陸野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沈靖全都知道。

以前孟霽找他求救過,可沈靖沒有幫助她,還說,「我不會為了女人去對不起陸少的。」

那個圈子裡的男人,都爛到骨子裡了,所以孟霽一向不太待見沈靖。

「我沒病,我不想去。」孟霽坐起身,掙脫陸野的懷抱。

陸野蹙眉,「別任性,我們倆都檢查一下,為備孕做準備。」

他其實暗地裡想了想,每次和孟霽的時候,他都沒有做任何措施。

他們的頻率很多。

然而孟霽的肚子又偏偏長時間沒有反應。

剛好沈靖開的醫院是全京城最好的一家婦產科私人醫院了。

帶孟霽去那裡檢查,他很放心。

聽見陸野這話,孟霽不自覺地開始緊張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

今天早上她還吃了一顆葯。

備孕檢查一系列的操作會不會顯示她有長期服用避孕藥啊?

而且早在很久以前,陸野就讓自己不準吃避孕藥。

如果今天被他發現自己一直偷偷避孕的話,後果是什麼,孟霽簡直不敢想。

直到下車的時候,她的腿都有些軟。

黎欣早早地等在了學校門口,看見陸家熟悉的車牌號,朝這邊走過來。

果然,車上下來的是孟霽。

孟霽透過車窗和陸野說再見。

陸野盯着她飽滿的唇,伸手把孟霽的頭靠近自己,用力得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發出清脆「啵」的一聲。

陸野才念念不舍放開她,「下午等我來接你。」然後才擺擺手讓陳暮開車離開。

黎欣蹦蹦跳跳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人都走了,還看!」

早在前幾個月,她就知道自己的閨蜜有一個很牛的老公,兩人一見鍾情,迅速結婚。

就連這段時間孟霽沒來上學,她也以為兩人是去度蜜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