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孟洛檸靳沉寒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5章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孟家別墅。

孟洛檸回到熟悉的家裡,看着自己客廳沙發上擺放的自己最愛的抱枕,小姑娘眼睛一瞬紅彤彤了。

人,大概只有死過一次,才會知道活着時候多好。

也會知道父母對自己的愛。

這次她得到上天的眷顧,讓她死後重生一次,這次,她要保護好爸爸媽媽,讓他們免受被惡人欺負和打壓的痛苦。

上一世,就是因為她被靳天風殘忍傷害,導致爸爸媽媽一蹶不振,大伯趁虛而入,把他們家的資產全部吞併,並將爸爸和媽媽趕出了豪宅。

媽媽因為想念她,整日鬱鬱寡歡,最後得了抑鬱症跳樓,爸爸呢,痛不欲生,最後也選擇了追隨媽媽的步伐,從萬丈高樓跳了下去。

那天,她的魂魄已經快要消失。

就是那天,她飄在空中,看着曾經最疼愛她的爸爸媽媽先後慘死,她痛不欲生,她真的恨自己眼瞎,怎麼會喜歡人渣,最後害了自己更害了自己爸媽。

她真的好蠢。

太蠢了。

孟洛檸覺得自己該被鞭打才行。

就在孟洛檸陷在對上一世悲慘畫面的怨恨中時,孟母披着絲巾從樓上下來,猛地看到女兒回來了?

孟母當即喜極而泣快步從樓梯上走下來,急急走到孟洛檸面前,伸手重重抱住她,哭得心疼:「哎呀,媽媽的小心肝寶貝啊,你終於回來了。」

「媽媽和爸爸想死你了。」

「心肝啊……媽媽好想你。」

孟洛檸回過神,趕緊也抱住媽媽:「媽媽,我也想你。」

孟母擦擦眼淚,溫柔說:「你啊……真是……不過安全回來就好,剛才司機回來跟我說你出去辦事了?你這一回來又去辦什麼?是找靳天風嗎?」知女莫若母,孟母知道她這個心肝女兒最愛的就是靳家那個高材生靳天風了。

15歲那年夏天,女兒被靳天風救過一次,小丫頭就跟着魔了一樣。

只要靳家那個小子學什麼,她就跟着學什麼。

他去哪,她也會打聽着一起跟着去。

完完全全從爸爸媽媽的寶貝疙瘩變成了靳天風身後的一條跟屁蟲。

這不,上個月她21歲生日一到,她就迫不及待要讓她爸爸和靳家那邊聯姻,先去定下婚約,就怕哪個名媛把靳天風搶走了一樣,着急的不行。

其實,孟母作為過來人,接觸過幾次靳天風,這個孩子,雖然一表人才也學習好,但是他眼神冷,尤其是對着她家檸檸。

沒有一絲絲愛戀的意思。

孟母有些怕他不喜歡女兒,也想勸女兒考慮,但是女兒一根筋就喜歡他。

她說什麼,她都不會聽。

她也就作罷,只能默默祈求等他們結婚後,靳家這個少爺能真心對她女兒。

「媽媽,我沒有去找他。」提及靳天風這個晦氣的人渣,孟洛檸眼神就恨的不行,好想親手撕碎他。

還有他那個小白花沈煙,她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孟母微微眨眨眼,有點驚奇:「不是找他?那你去做什麼?」

孟洛檸拉起孟母的胳膊,邊走邊說:「媽媽,我是辦私事啦,你別問,對了,我不會再去找他了。」

「明天,我和爸爸一起去靳家退婚。」孟洛檸說完。

孟母驚訝地直接張大嘴巴,而在後廚監督廚子給寶貝女兒做飯的孟父聽到客廳的動靜也出來了。

看到漂亮女鵝,孟父心裏馬上樂開花,幾步並一步跑過來,一把抱住女鵝:「哎呀,爸爸的小棉襖終於回國了。」

「嗚嗚,檸檸寶貝。」

「爸爸。」孟洛檸被爸爸突然抱像小時候那樣從腰間抱起來,沒忍住笑起來:「啊,爸爸,你別抱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呀!」

「檸檸,你在爸爸媽媽眼裡永遠是我們的寶貝小孩。」孟父鬆手,溫柔摸摸女兒腦袋,很欣慰地看着她。

「對了,你和你媽媽聊什麼?你媽媽臉色怎麼變了?」孟父回頭看向臉色依舊驚訝的孟母,好奇問道。

孟洛檸清清嗓子,唇角一扯說:「爸爸,我要去退婚。」

「以後,我不會再喜歡靳天風了。」

這下,不光孟母驚訝,孟父也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他們沒有幻聽吧?

寶貝女兒從初中開始追隨靳天風那小子好多年了,上個月還打電話纏着他非要去靳家提親,訂婚。

這都和靳家那邊說好了,她怎麼又突然要悔婚了?

「你們吵架了?他欺負你了?」孟父先回神,趕緊問道:「檸檸,靳家那邊實力挺大的,咱們突然反悔訂婚,他們肯定沒面子。」

「爸爸,需要你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這樣爸爸才能去退婚。」

合理的理由……

孟洛檸還真沒有。

畢竟,她不可能告訴他們,她已經死過一次,還是被靳天風起手殺死的。

至於沈煙這個第三者。

不對,確切地說是他的白月光。

目前這個時間,她記得,他們兩人認識不到一個月,應該沒有在一起吧?當然,就算偷偷摸摸在一起了,她也沒有證據,肯定不行。

這下可把孟洛檸難倒了。

她該怎麼去退婚,還不能得罪靳家?

只能想辦法找到靳天風劈腿的證據了。

「爸爸……我……想想。」孟洛檸皺皺自己的細眉,盤算一下嘆口氣說:「我想好了,再去。」現在,貿然去提退婚,確實有點草率。

孟父聽得不對勁:「檸檸,你和天風真鬧不愉快了?」

孟洛檸點頭:「算是吧。」

話落,孟母卻忽然說:「檸檸,你要退婚,媽媽支持你。」

她早就覺得他們不合適了。

靳天風根本不喜歡她家檸檸,真結婚了,苦的可是她家檸檸。

她是女人,知道婚姻的不好對女人打擊有多大。

她不喜歡女兒婚姻不幸福。

孟父看向孟母:「小琴,你不知道退婚不是兒戲,尤其對方的靳家,他們家族從政的多。」

這個社會,商人不怕得罪商人,但商人最怕得罪當官和有紅色背景的人。

靳家可是兩樣都佔了。

「我知道,靳天風這孩子,不喜歡檸檸。」孟母說:「我看得出來。」

孟洛檸倒是沒想到媽媽會察覺出這些,眼睛馬上濕漉漉了:「媽媽,你說的對。」

「他從來不喜歡我。」

「所以,這個婚,我必須退了,爸爸媽媽,你們別擔心,我自己會想辦法退掉的。」

孟母捨不得女兒哭,馬上替她擦眼淚:「檸檸,別哭,你那麼好,不要他就不要了,我們總能找到好的。」

孟洛檸點頭,她知道這個世界上,哪個男人最好。

她要他,一定會得到他的。

孟父家見她們母女站在一條線,他不吭聲了,思忖一下說:「檸檸,你考慮好就別反悔。」

「咱們一起想想辦法,怎麼去退婚。」

這個世界上,委屈誰,都不能委屈了她們母女。

他會幫女兒的。

孟洛檸揉揉眼皮,重重點點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