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慈傅讓免費閱讀第5章  

慕慈傅讓免費閱讀第6章  

慕慈覺得不堪:「傅讓,這是醫院!」
「我當然知道。」
傅讓不為所動,他緊抵着她的身子,英挺面孔也緊緊地抵在她耳側,聲音更是帶了一絲危險:「知道他是誰嗎?」
慕慈猜出他隱晦想法。
他是傅氏集團總裁,有身份有地位,他不允許妻子跟別的男人太過親近。
慕慈苦澀一笑。
她說:「傅讓,我沒有你那份齷蹉心思,我也沒有那份心情……你放心,在我們離婚之前,我不會跟別人有染。」
說完,她推開他,轉身進了病房。
傅讓跟着推門而入。
他一進去,就皺了眉頭,竟然不是單人間。
沈清給他搬了椅子,輕聲細語:「快坐!
我讓慕慈給你削個水果……哎,慕慈你別愣着呀!
等會兒你就跟傅讓回去,你爸爸這裡有我照顧呢!」
傅讓坐下,陪着慕大勛說話。
他平時對慕慈冷淡,但在慕大勛面前表現得無懈可擊,他又在商界打滾數年,只要他有心討好,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慕大勛向來喜歡他。
只是傅讓提出換醫院時,慕大勛還是拒絕了,笑呵呵的:「就不折騰了!
這裡挺好,那位賀醫生也很負責。」
傅讓拿捏着分寸,並不勉強:「爸住着習慣就好!」
這時,慕慈削了個蘋果遞給他。
傅讓卻接過來放在了一旁,反手握住她的細腕,他起身對慕大勛夫妻說:「那我先帶慕慈回去,爸您保重身體。」
慕大勛點頭,看着他們出去。
沈清收拾東西,驀地,慕大勛開口:「他們最近在鬧,是不是?」
沈清手一顫——她連忙掩飾:「沒有的事兒!
慕慈跟傅讓好着呢!」
慕大勛輕嘆一聲:「你還騙我!
小慈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從前她看着傅讓的時候是有光的,現在沒有光了。」
沈清怔了半響,輕道:「你勸勸她!」
慕大勛慢慢靠向床頭,半晌,他低低開口:「不勸了!
她不提只當我不知道!
……時宴已經沒有自由了,我不想小慈也沒有自由。」
沈清欲言又止。
……傅讓帶着慕慈下樓。
傍晚的夕陽,將黑色賓利染上一片熾紅,名貴耀眼。
慕慈被推上車,她想下車,手腕被人按住。
傅讓面色淡然,從車外絕對看不出他用了那麼大的力道,慕慈絲毫不能動彈,可見男女力量的涇渭分明。
等她放棄掙扎,傅讓才鬆開手。
他在車裡靜靜吸煙。
慕慈氣息微亂,看着他的側顏,幽暗光線給他側顏打上一片陰影,使得五官更為立體英挺,再有身份加持,輕易能讓女人心動。
慕慈恍惚想起,當初,正是這張臉讓她鬼迷心竅,喜歡了那麼多年。
傅讓側身看向慕慈。
他極少為了慕慈的事情煩心,他並不是很在意她,但是他並不想換太太,有身份地位的男人都不會輕易換太太。
半晌,他將香煙熄了,從衣袋裡摸出一個絲絨盒子。
打開,裏面是枚鑽戒。
慕慈喉嚨一緊,這是……那晚她賣掉的婚戒。
傅讓把它買了回來?
傅讓一直盯着她的臉,不放過她任何細微表情變化,像是要將她那點兒皮肉看清楚一般。
良久,他淡淡開口:「手伸出來,把戒指戴上!
然後跟我回家,之前的事情我當作沒有發生過,你還是傅太太。」
他難得寬容恩賜,慕慈卻拒絕了。
她微蜷起細白手指。
傅讓耐心有限:「你究竟想怎麼樣?」
慕慈低喃:「離婚!
我想跟你離婚。」
傅讓工作忙碌、慕慈跟他鬧不肯回家,清早他想找對袖扣都找不着,心裏很不痛快,正要發作卻見到了前面停車場一輛白色寶馬前,賀季棠跟一個護士在說話。
傅讓就更不痛快了,舌頭頂頂口腔。
這時他手機響了,是秦秘書打來的。
傅讓接起,語氣不是很好:「什麼事?」
秦秘書盡責告訴他:「剛剛白小姐下床,不小心摔了一跤,有可能傷到腿部神經了,她現在心情很不好,傅總您要不要去H市看看她?
如果您去的話,她一定會很開心。」
傅讓握着手機,沒立即說話,明顯有些顧忌一旁的慕慈。
他手機音量不小,慕慈聽見了。
她挺淡地笑了一下,打開車門下車,頭也不回地離開。
一陣晚風吹過,慕慈全身冰涼。
她想,幸好方才傅讓拿出婚戒時,她沒有動心沒有回心轉意,沒有再想去過那種讓人窒息的婚姻生活。
她想,幸好。
她的身影漸行漸遠,傅讓盯着看,一邊跟那邊的秦秘書說話:「給她找最好的醫生!」
秦秘書挺意外的:「您不去H市看看嗎?」
傅讓已經掛了電話。
掛了秦秘書的電話,他再打慕慈的,發現打不通了。
微信,也無法送達。
慕慈把他電話跟微信都拉黑了……傅讓氣地把手機扔到一旁,良久,他拿起那枚鑽戒靜靜打量,現在他相信,慕慈是鐵了心地想離開他了。
只是,他不點頭,她還得當這個傅太太。
……三天後,傅氏集團大樓,頂層總裁室。
傅讓站在落地窗前,拿着手機跟傅老太太通話,老太太又想慕慈啦,叫他把人帶回去看看。
傅讓哄着應付。
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傅總,您有一份專遞。】傅讓俊眉一挑,大概猜出是什麼東西。
片刻,秦秘書進來,將一份快件放在辦公桌上,輕道:「太太寄來的。」
傅讓站在落地窗邊看了幾秒,這才緩緩踱過來。
修長手指拾起那份文件拆開,果真如他所想,是一份離婚協議。
他大致掃過,慕慈挺有骨氣,什麼都沒要。
凈身出戶!
他臉色越來越沉,半晌,低聲問:「她最近在忙什麼?」
秦秘書連忙說:「好像在賣宅子!
看的人挺多,但是真正出手的還沒有!
另外太太找工作了,她大學時拿過國內獎項,有家不錯的機構似乎有意向簽她,工資待遇都是不錯的。」
傅讓坐到真皮辦公椅上。
半晌,他舉高那份離婚協議,靜靜看着。
他的聲音冷漠到了極點:「找個人去接觸那座宅子,把價格壓到最低買下!」
他又嗤笑一聲:「至於工作,她吃不了苦!」
秦秘書一怔。
她以為傅總會將慕家趕盡殺絕,沒想到……並沒有。
他不是最恨慕慈嗎?
她只遲疑了幾秒,傅讓語帶斥責:「還不出去!」
秦秘書退出去。
辦公室外面,她握緊手指,猶豫片刻拿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