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顏季煜辰免費閱讀 第10章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今晚的拍賣會是由英國皇室控股公司舉辦的,其中最值得期待的就是戴安娜王妃曾經的嫁妝之一,皇冠鑽石手鐲。

今天受邀的全都是全世界的富豪,很多人都是為了這隻手鐲而來。

慕顏和季煜辰的位置被安排在第一排中間的位置,緊挨着舉辦這次拍賣會的老總。

兩人正用英語交流,低沉的嗓音,純正的英式貴族英語。

慕顏干坐着無聊,偏頭打量了他一眼。

季煜辰穿着件法式港風白襯衫,版型有些寬鬆,隱隱透着寬肩窄腰。

長腿交疊,唇邊掛着淡淡的笑,時不時回復兩句,整個人看起來魅力十足。

季煜辰看她一眼,慕顏立刻感到了迎面而來強烈的人夫感…

視線往四周掃了一眼。

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在打量季煜辰。

有直接盯着看的,還有假裝不經意間看的。

她收回視線,坐在旁邊小聲腹誹,叫什麼季煜辰,叫季勾人得了。

自己要真是他夫人,每天光吃醋就累死了。

她正胡思亂想着,季煜辰突然將手裡的手舉牌放到她手裡。

什麼也沒說,接着和旁邊的老總交流。

慕顏看着手中的手舉牌,他這意思是讓她自己隨便拍???

老狐狸是真有錢。

伴隨着第一件拍品翡翠帝王綠手鐲被推上台,拍賣會正式開始。

一連幾件拍品,成交價格都很公道。

大家熱情也不算很高,直到戴安娜王妃的皇冠鑽石手鐲出現。

手鐲作為壓軸拍品,倒數第二個被推上台。

鐲子是滿鑽的設計,接口處獨具匠心地設計了皇冠造型,再加上是由當時著名的珠寶設計大師卡地亞設計,極大地提高了它原本的價值。

主持人拿起話筒,「皇冠鑽石手鐲,起拍價500萬。」

「600萬。」

「700萬。」

「900一次。」

等叫到900萬的時候,坐在不遠處的姜嬌嬌開始出價,一副勢在必得的架勢,「1000萬。」

1000萬一出,全場嘩然,紛紛去看出價的姜嬌嬌,極大地滿足了她的虛榮心。

1000萬一次。

1000萬兩次。

「1500萬」,慕顏就這麼和她抬杠,一路把價格抬到了5000萬。

「5000萬一次。」

季煜辰注意到不遠處惡狠狠盯着慕顏的女人,瞬間明白了姑娘的意圖。

慕顏料定姜嬌嬌會再加價,就這麼笑着看她,伸出纖白的手慢慢和她打了個招呼。

果不其然,姜嬌嬌再次抬價,「6000萬。」

姜嬌嬌的哥哥在旁邊已經黑了臉,「她要是突然不拍了,你付得起6000萬嗎?」

「家裡公司賬面上一共也拿不出這麼多錢。」

姜嬌嬌已經被勝負欲沖昏了頭腦,咬牙切齒道:「她就是故意的,我不要她也不要。」

「就算她是故意的,今天你也得認了。」

6000萬,已經遠超了這個鐲子的價值。

目的達成,慕顏故意看了姜嬌嬌一眼,還衝她眨了眨眼,放下牌子不打算再舉。

溢價這麼多倍,就算他們姜家出的起,也夠她肉疼一陣子了。

「6000萬一次。」

「6000萬兩次。」

姜嬌嬌臉上已經沁出一層冷汗,可還是強撐着。

伴隨着一句恭喜姜小姐,姜嬌嬌明白自己被坑了,徹底傻在原地。

最後一件拍品出來之前,慕顏去洗手間補了補妝。

她剛從裏面出來,就看見姜嬌嬌走過來,氣得臉色漲紅,眼睛使勁瞪着她,彷彿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她。

慕顏走上前,笑着輕語:「都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看來」,她笑眯眯道:「胖和蠢可以。」

姜嬌嬌氣得攥拳頭,可又不敢真的拿她怎麼樣,「慕顏,你給我等着。」

慕顏心情舒暢,慢悠悠地往回走。

最後一件拍品是民國時期流落海外黃金平安鎖,據傳為定情信物,之前一直被作為珍寶收藏在私人博物館。

黃金鎖身上用琺琅工藝鑲嵌了寶石。

這項工藝中國獨有,自唐朝一直流傳至今。

雙耳金鏈穿鎖而過,承載着極致的中國美學。

慕顏看着那把鎖,心裏突然動了一下。

如果是定情信物,應該會是個很美好的愛情故事。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流落海外。

主持人宣布起拍價後,出價的大部分都是中國人。

價格叫到1000萬的時候,慕顏也出了一次價,1200萬。

1200萬買一把黃金鎖,怎麼看都是不划算的。

她猜想應該不會有人再出價了。

而這個價格,她剛好自己也能負擔起。

就在慕顏即將拿下的時候,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女聲,嗓音十分溫柔:「2000萬。」

人群中議論聲漸起:「是程南書。」

「程南書怎麼也來了。」

「她好美呀,比電視上好看多了…」

此後不管慕顏出多少,程南書都會比她出的高出一千萬。

價格又被提到了5000萬。

程南書幾乎沒什麼猶豫,再次舉牌:「6000萬。」

全場嘩然。

誰也沒想到,一把黃金鎖,能拍到這個價格。

慕顏放下牌子不打算再舉。

論收入,她確實比不過程南書。

程南書一部戲就能賺上千萬。

就在全場都以為競拍即將結束之時。

旁邊的季煜辰突然伸手拿過慕顏手裡的牌子,淡聲開口:「1個億。」

程南書看了一眼季煜辰,放下了手裡的牌子。

既然他開口了,不管她出多少,總歸是比不過他。

這已經是價格的天花板了,主持人直接開口:「恭喜天佑科技,季總。」

慕顏在他旁邊坐着,愣了好一會兒。

她是想要,可也只是想在自己能範圍內去買,屬實沒想到季煜辰會出1個億去買。

慕顏震驚過後,反應過來又有些內疚,「這個價格太貴了。」

季煜辰填完支票遞給服務生,單手搭在她的椅背,抬眼看着她:「那這把鎖,夫人可喜歡?」

「我…」那雙眼眸深情又好看,她愣住,順着自己的心意回:「喜歡。」

季煜辰突然笑了,白皙的側臉展露笑顏,「只要夫人喜歡,多少錢都不算貴。」

他拿過精緻木盒裡的黃金平安鎖,低頭將鎖戴在她白皙的脖頸,對視間突然勾唇:「願夫人百事合心,萬事順意。」

流蘇的黃金平安鎖搭配她身上的百事合心旗袍。

百事合心,萬事順意…

慕顏耳尖的淡淡的紅逐漸蔓延到臉頰。

等她反應過來只看見了季煜辰修長的背影。

「季總和夫人可真是恩愛啊!」

「是啊,看不出來,季總年紀輕輕,競對夫人如此痴情。」

程南書聽着四周人的議論,突然從位置上站起來,戴上墨鏡直接出了會場。

回去的路上,慕顏從車窗上的玻璃上看見頸間的平安鎖,思忖了會兒。

覺得還是太貴重了,得找個機會還給他。

她畢竟,不是他真的夫人。

兩年後,他們之間的協議就結束了。

慕顏突然有點不願意去想,兩年之後的事情…

兩人進了別墅,董婉正在客廳坐着等他們。

季煜辰走過去,「媽,你怎麼來了?」

「我來英國辦點事。」

董婉和他們一起上樓,推開她以住過的房間,看見全是慕顏的東西。

「你們分房睡?」臉色一下就變了。

慕顏被嚇了一跳,趕緊否認:「沒有啊!」

「怎麼可能,媽媽。」

「我…我就是…」

季煜辰雙手環胸,站在旁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儼然沒有幫忙解釋的意思。

她靈機一動,「把那個房間當成了衣帽間。」

笑的十分僵硬,「對,當成了衣帽間。」

董婉臉色這才緩了緩,「那麼麻煩幹嘛?」

「你們主卧又不是沒有衣帽間。」

「放在這多麻煩。」

朝樓下叫了一聲:「王姐,一會兒把你們太太的衣服都搬到主卧去。」

「好的,夫人。」

「……」

沒多大會兒的功夫,她的衣服就全都被搬進了主卧。

一下把主卧的衣櫃全部佔滿了。

慕顏洗完澡躺在床上,這是兩人婚後第一次同床共枕。

她捂得嚴嚴實實的,還是能感覺到自己突突的心跳。

上次新婚之夜,兩人一個床上,一個睡在了塌上。

可是主卧沒有塌,總不能睡在地上。

她才不要。

她躡手躡腳的下床,從柜子里拿出個枕頭放在兩人中間,板起小臉故作嚴肅:「這是三八線」,

「不許越線。」

季煜辰慵懶地靠在床頭,手裡還拿着本金融經濟類的書,全是英文。

聽到慕顏的話,眉毛微微挑了下,嘴角勾起個淡淡的笑容,「你控制好自己,別撲倒我。」

慕顏又想到了那個評選,京都名媛圈最想撲倒的男人,季煜辰季神子。

又擺了擺枕頭的位置,背對他道:「哼,你多慮了。」

燈關了好久,她感覺自己還是睡不着,不知不覺左右翻了好幾次。

沒想到季煜辰直接伸手扯了兩人中間的枕頭,俯身靠近她,壓着她的手臂將人壓在身下。

地燈隨之亮起,昏黃的燈光鋪滿了滿室。

慕顏纖白的手抓着被子,大眼睛也因為緊張眨巴了兩下,聲音斷斷續續:「你、你幹嘛。」

燈光里,姑娘的容顏很清淡,也很純欲,雙手頂在他胸前的位置,聲音很小:「季煜辰,你…你越線了。」

季煜辰身上睡衣的扣子繫到了第二顆,露出一截冷白的脖頸。

鎖骨很突出。

黑色的碎發微微遮住額頭,矜貴之氣盡顯。

他再次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聲音很輕,似有若無,又帶着些不真實感:「公主,你如果再折騰,合約可就不作數了。」

姑娘身上淡淡的柚子香,環繞在兩人之間。

他附耳過去,慢慢出聲:「我也不是所有時候,都是正人君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