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顏季煜辰免費閱讀 第3章_寧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季煜辰一發話,大家自然不敢再攔她。

慕顏跟在後面進了他的辦公室,左右打量了兩眼。

整體偏黑灰色的設計,乾淨的一塵不染。

桌子的中間位置,放着個透明的玻璃桌牌,上面寫着季煜辰的名字。

他單手解了西服外套搭在椅子上,白襯衫有些松垮地穿上身上,更顯得身形清瘦。

人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坐下,長腿交疊,淡淡出聲,「請坐。」

慕顏盯着他,突然覺得媒體也沒有亂說。

確實,長得還不錯。

鼻樑上架着的那副金絲邊框眼鏡,更是把身上那股清冷禁慾感拿捏地恰到好處。

慕顏站到他的辦公桌面前,板起小臉,儼然已經忘了自己是來求人的,「為什麼要斷掉慕氏的貸款?」

季煜辰挑挑眉,伸手解了袖口,看了她一眼。

姑娘長的實在是漂亮,板著臉也不影響絲毫美感。

「所以慕小姐今天是來質問我的?」

他勾唇笑,「我為什麼要斷你們的貸款,你父親心裏沒數?」

「他要是沒數,也不至於進醫院。」

其實季煜辰說的,慕顏心裏都一清二楚。

當初他們慕家確實幹了見死不救的事情。

她眼睫動了動,試圖解釋:「當初…圍剿季家那件事,我父親並沒有參與。」

「要實在說錯,我爸爸他…他只是沒有出手救人。」

可當時那種情況,憑她父親一個人,也不可能救得下季家。

以當年季家的權貴之勢,京都根本沒有誰家能比得上。

慕顏其實不太敢看他的眼睛,那雙眼睛看着沉靜如水,卻彷彿能洞悉她所有的想法和狡辯。

她的聲音逐漸變小,「就算要論罪,我們慕氏也罪不至死。」

「所以」,季煜辰淡淡出聲,「慕氏只是瀕臨破產,我並沒有讓它消失。」

他掀起眼皮看她,「你父親也只是住院,並沒有跳樓。」

聽到跳樓,慕顏心裏一顫,身上沁出一層冷汗。

季煜辰回到京都不到一個星期就搞垮了明盛集團,而明盛集團的趙總因為受不了破產被逼債,從20樓一躍而下。

她不敢再想下去,猛地抬眼和他對視,眼神倔強,「慕氏是我爸爸一生的心血,讓慕氏破產,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別。」

季煜辰面上忽然轉冷,「那慕沉當初對我季家見死不救,和宣告死刑又有什麼區別。」

「壓死駱駝的往往就是最後一根稻草。」

他生的俊美養眼,可臉上的笑卻帶着冷意,「慕小姐這麼聰明,這個道理不會不明白吧。」

端起茶壺慢慢給自己倒了杯茶,「既然想明哲保身,那就得付出代價。」

「當初我們季家倒了,他就一點好處沒撈?」

慕顏反駁,「我父親不是那樣的人。」

「哦,是嗎?」

季煜辰突然笑了,而後慢慢道:「看來慕小姐對自己的父親還是不太了解。」

慕顏垂下眸子,感覺面前一片黑暗,看不見生門在哪裡。

過了良久,她才重新開口:「要怎麼樣,你才能放過慕氏?」

她既然這麼問,就是認下了他的指責。

畢竟她無法否認,季家當年倒了,除了明盛和陳氏集團,慕氏也是在那個時期迅速壯大起來。

沉默半晌,季煜辰都沒有說話。

慕顏悄悄看了他一眼,男人身形修長,白皙高挺的鼻樑上架着副金絲邊框眼睛,氣定神閑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文件。

妥妥的一個斯文敗類。

他掀了掀眼皮,合上手裡的鋼筆,慢條斯理地開口:「你嫁給我。」

「慕氏就能活。」

聲音平淡到像是在談一場胸有成竹的生意。

卻輕而易舉就扼住了她的命脈,讓她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他的唇角慢慢勾起一個弧度,眼皮微掀,「怎麼樣,公主,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