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脈史詩卷一秦川妖王第六章前因1楊宇一看這陣勢,頓時明白了,五哥這是怕這雜毛道士跟那個戴胖子不說實話,要搞分開審訊啊!
再回想起他和張真人從小區門口開始那一整套行為,乖乖,他們都經歷過什麼?
竟然生出這樣一身的心眼兒!
五哥和那老道士胡仙兒明顯已經開始動用各自的審訊和反審訊「神通」開始了鬥法,誰也沒空搭理他。
只見「胡仙兒」一雙眼睛踅摸一圈兒看到了靠牆書桌下的凳子,慢條斯理的踱過去,懶懶散散的坐下、稍一後仰倚上桌邊、右腿一挑擺了個二郎腿,不動聲色的避開與五哥形成審訊姿態,臉上笑嘻嘻的說到:「沒啥事兒!
就是小戴,躲過初一沒躲過十五,到底讓幾個要帳的給揍了。
我幫了他大忙了!
無證駕駛把他給救出來的!
緊張得我一身汗!」
五哥見狀,立馬收起了虎着的臉,一臉高興的說道:「這樣啊!
那太好了!
一會兒我給你做主,你那門店搬家和裝修的錢,必須得讓小戴給出了!
你看,這樣咱倆都不虧,雙贏!」
「胡仙兒」一聽這話瞬間就破了「神通」,一挺腰就跳了起來,倆手扇得像個大蝴蝶:「哎呀!
五哥五哥我錯了,五哥五哥我錯了,我說實話!
我說實話!」
五哥立馬臉一黑:「站到門後邊兒!
站直了!
一五一十的說!」
「胡仙兒」看來是對這場「鬥法」徹底認栽了,受過軍訓似的站好就規規矩矩做了彙報—原來剛剛他們分別從步行街離開後,楊宇、五哥和張真人一商量,回了楊家坡;「胡仙兒」和戴胖子一商量,說他們也沒打電話通知咱倆跟着,這趕上飯點兒出個邪乎事兒,肚子都還餓着呢,就拐彎兒吃飯去了。
吃飯的時候,他倆人一合計,說當時進店抓人的三個「狠人」,明顯就是奔着楊宇去的,現在一來楊宇已經離開了,二來打傷他們的是五哥和張真人、也離開了;他們就算回去叫人幫忙,再來也找不到正主兒了,不會拿他「胡仙兒」和戴胖子咋樣啊?
再者說,張真人手段那麼高強,那幫人受了挫,指不定嚇破膽兒了,別說喊人回來報仇、也許一溜煙兒跑了、還怕這邊的人去抓他們呢!
最差,就算那三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