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炮灰雄起:小丫鬟生了王府繼承人 第2章 蘇柒柒王嬤嬤兩月孕肚_寧瑞小說
◈ 第1章 蘇柒柒江徇謀奪東宮

第2章 蘇柒柒王嬤嬤兩月孕肚

大靖朝。

太康二十年,宣王府。

天五更亮蘇柒柒就睡不着了,當然這絕不是她如今身為一個孕婦該有的勤勞勤奮,而是這住房體驗太差了。

「姑娘,您醒了,」綠蘿早已起來穿好了衣服,聽見動靜走了進來。

蘇柒柒松惺着睡眼,睏倦道:「外面怎麼了,這麼吵。」

「天要熱了,王嬤嬤帶着大家給門窗換輕薄的紗布呢,也不知今天能不能給我們換上。」

「最好再能給姑娘您換一個薄紗蚊帳就好了,不然最近蚊蟲開始多了,沒有蚊帳您怎麼睡啊,」綠蘿沮喪道。

她們姑娘可是自己當奴婢以來伺候的最慘的主子了。

除了肚子里懷了一位金貴的小主子,哪裡都是一個奴婢的待遇。

「姑娘,姑娘,蘇姑娘醒了嗎,」正待綠蘿沮喪時,外面傳來了讓她熟悉的聲音。

她知曉是王春喜王嬤嬤找來了,輕聲道。

「不成的話,等奴婢這月領了月銀,給王嬤嬤點好處讓她給我們院子換換門窗添個蚊帳吧。」

「你有幾個錢,塞王嬤嬤牙口都堵不嚴她的大嘴,別瞎浪費,」蘇柒柒阻止。

想想這陣子過的糟心日子,蘇柒柒只能說她穿書了,穿到了一本《謀奪東宮》的奪嫡小說中。

成了文中男主宣王江徇,同名同姓的炮灰小通房蘇柒柒。

蘇柒柒本是鳳陽長公主府的一名家生奴婢,一家爹娘健在,兩個哥哥一個弟弟。

一個跟着府中世子當伴讀讀書,一個跟着府中二公子整日習武,弟弟頭腦靈活跟着府中總管學賬。

而蘇柒柒會從長公主府到了宣王府當通房丫鬟,還要從年初說起。

蘇柒柒從小長的容貌秀麗,很幸運的便被安排在了世子的院中。

可隨着年齡越長越大,蘇柒柒模樣更是長開了,美的讓人實難移開眼,慢慢的世子便對蘇柒柒有了情愫,心中有和她私定終身的打算。

不巧這件事就被長公主發現了,得知自己兒子竟然看上了家中的一個女婢勃然大怒。

期間世子還因此事和母親大吵了一架,無論如何都要娶蘇柒柒,長公主斥兒子讀書讀傻了,一個家生子怎麼配做她兒子的世子夫人。

本來蘇柒柒全家的命都捏在了長公主的手裡,但凡長公主不順,碾死她們一家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可中間出了六皇子江徇凱旋一事,早在年前江徇被派出剿匪,年後大勝回朝。

皇帝一高興,為加功兒子直接封江徇為宣王,賜宣王府邸居住。

一時間江徇風頭無兩,甚是惹人注目,而長公主從小養育過一段時間的江徇,雖為姑侄,內里也有一段母子情。

長公主怕貿然殺了蘇柒柒會適得其反,為了讓兒子死心,就借祝賀之名將蘇柒柒送來當了個小通房。

想着讓一個死人被兒子念念不忘,不如親眼看着自己喜歡的人,為了前程去到別的男人身邊。

蘇柒柒的哥哥弟弟們又是好學之人,尤其是大哥從小陪在世子的身邊讀了很多書,若不是有一個家奴身份,完全可以試着去考科舉。

於是長公主就拿蘇柒柒一家的賣身契做條件,讓她好好的花心思籠絡住江徇的心,以此消解自己兒子對她的念念不忘,回頭會給她全家自由身。

原主本就對世子無情,一心動想為全家博一個前程就咬牙答應了。

總結,原主就是拿了一個古代版,滾你配不上我兒子,拿着我給你的東西趕緊離開我兒子的爛大街開頭。

說起蘇柒柒這個角色也慘,她腹中懷的可是江徇唯一的兒子。

而日後江徇是要登基大統的,什麼都不缺但就只有這一個兒子,可不是天之驕子大靖皇室的希望。

明明懷了這麼一個寶貝疙瘩,卻早早死去。

以至炮灰到,看書的她都沒發現文中的蘇柒柒是何死法,就突然嘎在了別人的口中。

本着同名同姓的緣分,帶着對書中蘇柒柒泛濫成災的同情,一直哭着看完她的兒子走上老爹好不容易爭來的皇位。

時時刻刻感嘆,這蘇柒柒要活着多好,那未來不是走上了人生巔峰,她跟着都能自豪。

不想她的同情心可能太泛濫,一下就讓她穿到了原主侍寢那夜。

原主酒量不行三杯鹿血酒下肚後,就給她帶來了,並且還有一個沒出生的孩子在她肚裏。

慘啊。

不一會兒,門吱呀一下伴隨着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傳來了王嬤嬤絮絮不停的聲音。

「姑娘,我進來了啊。」

「哎呦,姑娘醒這麼早啊。」

「老奴還尋思着姑娘沒醒呢。」

她賊頭賊腦的進來後,臉上包裹着笑意,兩邊眉頭擺成了八字形,恰巧上唇還長了顆黑痣,不知道的以為是打哪來的媒婆。

「一大早外面就熱鬧的不得了,王嬤嬤還親自找到了我房裡,柒柒哪敢不醒啊。」

整個宣王府後宅分為東西南北四個院子,東院為尊是王爺和未來王妃的住所。

西院是一些未來側妃的,南院就是王爺未來一些孩子的。

而她住的這個偏僻的北院,是王府後宅粗使家奴的住所。

起初蘇柒柒剛進府的時候,入府身份就是一個小通房,算不得上是主子,也不屬於東西南任何一個院,便首先被安排在了北院。

而王春喜王嬤嬤就是整個北院的總管嬤嬤,北院的粗使奴婢都要聽她的。

原主剛來的時候為了好行走在這個北院,可是將王嬤嬤當成了頭號賄賂大戶,幾乎將自己帶來的三分之二的銀錢,都送進了王嬤嬤的口袋裡。

之前她因為顧忌原主是江徇的通房丫頭,早晚都要侍寢成王爺的人,又見原主懂得奉承她,也確實換來了王嬤嬤的笑臉。

只是王嬤嬤的胃口太大太貪了,如今又換了她來,原主那點私房錢只出不進沒有營收,哪裡能填的飽她。

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絕了往外的所有賄賂打賞,所以王嬤嬤已經兩個月沒從她這裡拿到一文銀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