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蘇柒柒王嬤嬤兩月孕肚

第3章 蘇柒柒江徇孕婦的待遇

方才綠蘿說的蚊帳和紗窗之類的,早一個月前北院就開始換置了,王嬤嬤的院里更早早的換上了新的。

但是作為如今身子「貴重」的她,直到現在門窗還糊着不透氣的厚油紙,床上掛着厚實的大粗布,都是因為王嬤嬤故意在給她教訓。

最終目的,無非是想繼續從她這裡拿錢,哼,不知道她外號叫貔貅嗎。

「姑娘您這話說的折煞老奴了,老奴哪裡敢勞您客氣,眼瞅着天熱了,屋裡越發的不好待人。」

「老奴想問問,姑娘換不換門窗紗布。」

「王嬤嬤是北院管事,還是我是北院管事,這心該是我操的,還是這事該是我親手辦的,王嬤嬤不會自己看着辦。」

「不能,王嬤嬤準備把北院管事給我當了吧。」

蘇柒柒模樣慵懶,語氣隨意的說完後打了一個懶懶的哈欠,只將王嬤嬤說的一懵,怔怔的啊了一聲。

眼神古怪的多盯着蘇柒柒看了兩眼,總覺得蘇柒柒跟之前不一樣了呢。

其實要說王嬤嬤跟蘇柒柒,也不過就是相處了原主剛進府的第一個月。

那時原主話不多,但凡跟府中人相處都客客氣氣的,不多麻煩別人的事也不會主動使喚別人。

又想落大家的好銀錢給出的也多,王嬤嬤樂的將蘇柒柒當一個進錢的冤大頭。

後面兩個月就是穿來的蘇柒柒了,因為需要消化如今的身份,就很少出門。

除了綠蘿沒有人了解蘇柒柒現在的性子,王嬤嬤當然不會想到如今的蘇柒柒是換了一個芯子,眼神下移到她的肚子上。

她是後宅混的老人了,自然而然覺得蘇柒柒是肚中有了東西,本性露了出來,畢竟就是在她給王爺侍完寢後,自己再也沒從蘇柒柒那進過賬。

想明白後,王嬤嬤脊背直了直,她好歹掌管北院大小事務,一個卑賤的通房仗着肚中三兩肉,還敢跟她橫起來了。

立馬換了副刻薄樣:「蘇姑娘,老奴是北院管事沒錯,可您也不過就是一個通房丫頭,這上京城哪個有頭有臉的人家沒有通房丫頭。」

「可別東西還沒踏實捂出來,人先張狂起來了,老奴這北院可容不得心氣高的人。」

「有本事您住去西院,再則您住到王爺的東院去啊,那門窗都是琉璃做的,可比北院這犄角旮旯強多了。」

「但您——有那個本事嗎。」

「別忘了,您那肚中的貨可是誰幫你懷上的。」

這番話王嬤嬤就是故意諷刺蘇柒柒不知天高地厚,再是長公主府中出來的又如何。

有本事直接以王妃的身份入府,連個妾都夠不上,王爺又不喜歡她,憑什麼跟她張狂。

「換不換,同是奴婢您不能讓外面那些人白給你幫工,總要給點好處。」

呵呵,經典來了,一出不受寵小可憐遭受惡奴欺壓,最後因為自己太過柔弱被對方一頓言語羞辱。

等人走後,自己只能可憐巴巴的躲在房間哭。

切,她現在住的這破地方頂多是皇家狗窩,以為是走了三天,還沒走出豪門霸總家床墊的千傾大別墅呢。

配她哭嗎。

蘇柒柒坐直身體,還偏就故意抬手覆在她那還沒顯懷的兩月孕肚上,讓王嬤嬤噴火的眸子瞬間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