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蘇柒柒江徇孕婦的待遇

第4章 蘇柒柒江徇送燕窩

「王嬤嬤說的是,同是奴婢哪能讓別人白給自己幫忙,可不知王嬤嬤自己給別人賞銀了嗎,不會連這點好處都不給,讓別人白幫忙吧。」

「我呢是沒錢,我院中的門窗您看着辦,我這個通房丫頭上京城中一抓一大把,王嬤嬤可千萬別為我一個人費心。」

「萬一哪天這府中也來了一把,柒柒怕王嬤嬤累死。」

「綠蘿,送王嬤嬤出去,可記得給嬤嬤看着台階別栽跟頭。」

呸,不是王嬤嬤給原主出的餿主意要鹿血酒喝,她那天晚上就不會去撲江徇,指不定還懷不了呢。

「蘇姑娘可真是好生牙尖嘴利,老奴之前真是錯看了。」

王嬤嬤被蘇柒柒這副小人得志的模樣,氣的腦門直突突,話都是咬着牙說出來的。

尋常奴婢她早一巴掌甩上去了,但蘇柒柒肚中有真貨,別管是不是庶出也都是王爺的第一個孩子,她要上手出了事自己可承擔不了。

當然王嬤嬤也是有後宅生存經驗的,蘇柒柒現在的風光只是暫時的,等生了孩子,她那地位絕對養不了。

本來就不夠招王爺喜歡,正經王妃沒進門能有什麼出息,到時弄不死她。

「姑娘,您不說幾句好話就算了,怎麼就得罪了王嬤嬤呢,她剛才都是鐵青着臉出門的。」

「我們的門窗更沒法換了不說,這以後王嬤嬤肯定還要出惡氣,您可怎麼辦啊,」綠蘿擔憂。

「我怕我對她太好,回頭讓別人覺得我享福呢。」

幾個門窗算什麼,她的小命才是最緊要的,瞧瞧王嬤嬤那周扒皮的模樣,她都懷疑是不是後來原主沒錢,王嬤嬤給她弄死了。

既然有這個可能,晚死不如先找死。

孩子目前在她的肚子里才是護身符,如今王嬤嬤再氣也奈何不了她,可出了她肚子誰還管孩子娘是誰。

都知道江徇未來那麼出息,她肚裏的崽未來能當皇帝,她可不按祭天劇本走。

現在孕吐這麼嚴重,古代生育技術又不好,遭罪不知道到哪天呢,她指定不能待在北院了。

孕婦就該有孕婦的待遇。

***

「姑娘,您看這樣成嗎。」

綠蘿替蘇柒柒上好了妝容,舉起銅鏡放到她的眼前,蘇柒柒對着銅鏡中的自己,上下左右細細審視了一番。

彎彎的柳葉眉,眉色淡淡的像山霧,雙瞳圓圓的裏面彷彿含着一潭春水,亮是亮,可沒有表情時眼中完全看不出鮮活的神彩,更有種我見猶憐的破碎感。

她努力眼眶發力,使勁讓自己看的眼神堅定起來,努力半天眼睛都發酸了。

完,更有一種被虐身虐心千百遍,堅強不屈小白花的感覺了。

蘇柒柒暗暗感嘆,美是美的,就是跟主角臉差遠了,妥妥的短命炮灰種子選手,果然長了一副活不長的樣子。

不死心,她撐了口氣在兩腮盡量讓自己看的精神些,原主其實更像小圓臉只是太消瘦了,渾身沒有二兩肉就罷了,本該圓潤的小下巴都尖了。

老話說的好,胖了才壓福,她之後一定要把自己養的珠圓玉潤才行。

「剛剛好。」

原本她就被孕吐折磨的不行,這段時間狀態一直不好,皮膚本來還白一受罪更顯得病弱了。

蘇柒柒摸了摸自己本身就白的小臉,又依稀能看出倔強使用水粉遮掩的模樣,非常滿意。

綠蘿將準備好的東西擺出來:「姑娘,王爺的錢袋還有您要送的燕窩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