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蘇柒柒江徇通房奴婢

第6章 蘇柒柒江徇委屈

「王爺,蘇姑娘到了,」江河稟報一聲後侍立在了門外。

等江河離開,蘇柒柒才能看清站立於裡間琉璃窗前的江徇。

上次侍寢的時候她太醉了,眼前跟蒙上了一團霧似的看人看不太真切,只想扒了對方衣服,所以不記得江徇什麼長相了。

原主記憶中最清晰的也不過是江徇一抹月白色的衣角,她想原主從來沒敢仔細抬頭看過江徇。

蘇柒柒暗暗的打量着雖看不全面,但也能感受到一股側身如玉的氣質撲面而來。

不過有待觀望,小說紙片人男主哪個不帥哪個不俊美。

不過模樣氣質大致分為兩類,霸道型王爺,大致都是什麼面如刀削眼眸深邃相貌魅惑,反正怎麼深邃怎麼邪魅怎麼來。

冰山禁慾王爺型,眉眼淡,聲音淡,嘴唇薄,鼻樑挺話還少,能夠開啟他話匣子的也只有女主了。

反正都主打一個相貌好,女媧畢設作品。

「柒柒拜見王爺,」蘇柒柒迫不及待的想看江徇正臉,福身問好。

「免禮吧,」江徇方才在江河去接蘇柒柒進來的時候,他就放下了筷子。

想着蘇柒柒來也跟他說不上太多話,等她走了自己才用膳。

所以之前一直到蘇柒柒過來時,江徇都一眼不差的看着她垂頭走來。

幸虧蘇柒柒剛才一直在心中做復盤,想着見到江徇後怎麼表現。

不然剛在外面看見幾塊琉璃窗,就勾了她的魂,進來後還不知怎麼歪頭斜眼打量呢,被江徇先看見那個囧樣就完了。

隨着江徇發下來的話,還有前面人緩緩向蘇柒柒走來的腳步聲。

蘇柒柒大着膽子抬起頭,在窗外投射進來的陽光逆射下,更顯江徇體態不凡腰背挺拔,端的比門口松樹還直。

尤其是那模樣神儀明秀,朗目疏眉,矜貴清冷跟儒雅並存。

雖然基本符合高冷禁慾清冷型的人設長相,但能親眼看見才能知道這些神韻,合成在一張臉上的盛世效果。

蘇柒柒突然被驚艷的語言匱乏,只能想到初中文言文課本,不停的在內心嘶吼。

啊啊啊!江徇昳麗!比城北徐公美!比城北徐公美!

「來找本王何事,」江徇一聲清冷的聲音落下,驀地打落蘇柒柒狂躁的內心嘶吼。

呸下頭,再俊美有什麼用,虧她肚子里還懷着他的孩子,親娘帶着孩子來找親爹能有什麼事。

果然這類男主在女主沒出現前,主打的就是一個冷漠無情,尤其江徇還是權謀文男主,更沒人性,還好她的目的只是來給孩子上親娘戶口的。

「王爺,奴婢是來還王爺東西的,謝王爺賞錢,這是您的錢袋,奴婢不敢私留。」

說白了小通房還是一個奴婢,蘇柒柒只能跟着記憶中原主自稱的身份,來稱呼她自己。

江徇順着蘇柒柒遞來的東西看去,果然是他的東西,麒麟錢袋。

古代等級森嚴,用度之類的東西都是有階級限制的,尤其是江徇這種皇子,所用東西比尋常人更是精細一等。

而且每個皇子手中的東西都有特殊標識,比如江徇現在的封號是宣,所以給蘇柒柒的錢袋上綉了一個宣字。

按照蘇柒柒這種身份,即便是江徇賞她錢的時候順手將錢袋給了她,她日常也不能隨意拿出去用。

而蘇柒柒也心中明了,所以她用錢袋作為來見江徇不惹他疑心邀寵的契機。

江徇更是清楚明白,不過上次拿出錢袋的時候沒有考慮那麼多,想着蘇氏左右一個內宅侍奉他的,平常也沒有機會出門。

他將錢袋留在她那也沒有什麼,當然她能親自給自己送來也代表了蘇氏非常恪守本分。

「放下就行,」江徇示意眼前的桌面,又一邊盯着瓷白的燕窩盅。

對於蘇氏這個女子他是不大喜歡的,人雖有些姿色但木訥,太過無趣,非常浪費他的時間。

只是皇家之人不由己,行差踏錯一步都要引起黨爭和君父心中對每個兒子的猜測。

而自身婚姻的選擇,更是關乎自己對一股新勢力的籠絡。

這個誘惑太大,哪怕需要冒着被父皇懷疑別有用心的風險,誰都想給自己擇一門有助力的婚事。

這些選擇中無不包雜了算計,與他們背後母妃家族的助力。

在眾多皇子中他排行第六,母妃是宮中的二品淑妃。

不過母妃自來不喜歡他,因為他當初出生的時候恰逢跟太子同一天誕生。

整個皇宮中的目光全被太子吸引去了,只要太子多麼耀眼,母妃心中就會多麼的不滿,覺得是他沒用,為何偏偏跟太子生在了同一天,倒是喜歡跟他一母同胞的十弟。

十弟出生前,宮中一連夭折三個皇子,以致十弟誕生的時候太醫說他健康壯實,寬慰了父皇不少的喪子之痛。

而此次父皇想為他喜上加喜選妃,可母妃並沒有打算為他籌謀,反倒言語暗示他選一個地位稍低的,因為若他的婚事擇選低了。

未來在十弟的婚事上,父皇就可以對十弟的婚事慎重考量,以彌補對母妃的虧欠。

當今太子行五,雖入主東宮但幼時喪母,父皇已然早立了繼後,繼後膝下的三哥便不再是庶子。

元後嫡子和繼後嫡子誰能笑到最後還不一定。

他母妃這個心思若說沒有奪嫡的心,他算是白生於皇宮之中了。

當然母妃心中屬意的奪嫡人選定然是十弟,他充其量在母妃的心中算個輔臣。

故意籠絡家世高的姻親是別有用心,而刻意選擇過低的姻親仍舊會引別人揣測。

他這些兄弟們的王妃大多出身不凡,甚至家中襲爵,自己不可能背道而馳太過,又不能讓母妃心中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