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章(2)

珪生怕白衍被激怒。畢竟他可是知道,那梁朗不僅魁梧有力,更是從小練武。白衍若是真的與梁朗打起來,白衍多半要被揍。

況且秦律有言,互毆者,先動手之人,重罪!

此刻珪也在心中,對白衍有一絲愧疚,方才若不是他,白衍便不會得罪梁朗。

另一邊。

魁梧少年見今日才來的那名少年,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嘴角滿是冷笑。

不過魁梧少年也不想再嘲諷那少年,畢竟在他眼裡,那少年不過一個貪生怕死之輩。尚未入伍,便將身上要害處,裹得嚴嚴實實。

這種人,何必在意!

營帳內,

安靜一會後,一名少年最終忍不住好奇。

「那他現在人在哪?」

這也是其他少年最想問出的問題,方才不過礙於氣氛,不好開口。

眼下有人開口之後,他們紛紛屏住呼吸,凝神聽着。

「聽說三年前去了齊國臨淄,隨後便沒了消息。有傳言說他已經隱姓埋名,也有傳言說他在臨淄呆了不到一年,便被信任的人出賣,最後被殺。」

魁梧少年嘆口氣,他也不知道,令他父親聞之色變的殷碑,如今是死是活。

「什麼?」

「沒了消息?」

聽着魁梧少年的話,營帳內,一名名少年忍不住發出疑惑的聲音。

就連原本還在愧疚的珪,聽到魁梧少年的話,也愣住了。

去了齊國臨淄,如今沒了消息?

「梁朗,你怕不是在騙人!」

「就是啊!我怎麼也有些不信!!」

幾名少年突然開口說道,他們怎麼有點不相信呢,若是真有那般厲害的人物,為何他們從未聽過,如今又說沒了消息。

「都說是真的,你們怎滴不信?」

若是一個人不相信自己,魁梧少年或許會生氣。

但所有人似乎都不相信他。

魁梧少年見狀,便着急起來!

…….

第二日。

一大早,天方才亮的時候,白衍便起身,穿好衣物之後,離開營帳。

看着附近來來往往的秦國士卒,白衍也跟着那些士卒身後,一邊走,一邊好好的觀察一下藍田大營。

白衍沒走多遠,剛好碰到余老卒。

「余將軍!」

白衍對着余老卒拱手打禮。

在這裡碰見余將軍,白衍並沒有意外,他昨天就聽到珪說過,因為負責操練他們,余將軍的營帳,就在他們營帳不遠的地方。

「你小子能受得了營帳的味道?」

余老卒看到白衍,其實也有一些意外。當看到白衍臉上沒有絲毫疲憊之色,唧唧稱奇。

余老卒入伍大半輩子,十分清楚方才入伍的新卒,在幾日內,都會一臉疲憊,其大部分原因,便是突然離家後,還無法適應營帳的味道。

更別說,眼前的白衍,可是白氏之人。士族子弟。

「回余將軍,還好!」

白衍不卑不亢的對着余老卒說道。

「有意思!」

余老卒看着白衍,笑了笑。

此時的余老卒並不知道,對於眼前的少年來說,比起營帳,更噁心百倍不止的腐屍味,少年都能忍受。

「殺!」

「殺!!」

突然聽到操練的吼叫聲,白衍與余老卒本能的往聲音方向看去,隨後便看到密集的營帳後,已經有將領開始帶着士卒操練。

余老卒率先回過神,瞧見白衍還在觀望,似乎很好奇。

「別看了,你小子可不需要操練。」

余老卒沒好氣的說道。

昨日他可是看到少年手中的老繭,一看就知道是常年練劍之人,外加上少年是白氏之人。

午時操練?

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你小子若是太閑,便隨老夫出去一趟。」

說完,余老卒便朝着藍田外走去。

白衍回過神,一臉疑惑的看着余將軍。即是好奇又是哭笑不得。

什麼叫做他不需要操練?

白衍突然感覺自己的運氣是不是太差了些,居然碰到一個年紀又大,又不靠譜的將領。

說是將領,但白衍感覺,余將軍更像一個普通的老頭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