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囚養玫瑰孟霽在哪看 第3章_寧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京城,翡翠莊園。

落日的餘霞是暗橘色的,偌大的卧室被鋪滿了一層金光。

孟霽緩緩從床上醒來,渾身酸痛,身體強烈地不適讓她悶哼出聲。

在這種事情上,陸野向來不管不顧。

房間里熟悉的裝潢,熟悉的氣息,讓孟霽不得不承認,她又回到了這個「牢籠」。

陸野不知道去哪裡了,房間里沒人。

孟霽伸出纖細的手,摸了摸身旁的枕頭,上面還有些許溫熱。

看樣子,他剛離開不久。

孟霽手撐在床邊,赤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刺骨的冰涼傳入腳掌。

她慢慢挪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浴室。

孟霽抿抿唇,陸野這次並沒有幫她清理,應該是真生氣了。

真夠噁心的,她心想。

溫水快到她的脖子了,孟霽靠在浴缸上,藉此緩解自己的不適。

身體再往下待個兩分鐘,她就可以死掉了。

孟霽這麼想着,也確實這麼做了。

「砰——」

浴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陸野逆着光站在門口,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猜得出臉上定滿是陰霾。

他一個健步衝過來,撈起孟霽。

孟霽潔白的肌膚,暴露在他眼前。

女孩大口喘息着,空氣盡數而來,剛剛那抹窒息瞬間消失。

「想死?」陸野諷刺地笑了,深不可測的眸子沒有一絲光亮。

孟霽被陸野從水中撈起來,她感覺自己彷彿劫後餘生。

睜眼就對上了陸野陰戾的眼神。

「晚晚想死?就算你死了,也是冠着我的名字,永遠逃離不開。」陸野極其冷淡的開口。

他覺得自己內心的怒火快要衝出天靈蓋了。

為什麼孟霽總是想逃離自己呢?

剛剛為她煲湯燙出來的泡,在手腕上觸目驚心。

在兩人的拉扯中,泡破了,流出淡黃色的水。

陸野彷彿察覺不到痛意般,面無表情。

「孟霽,別想着用死來擺脫我,你死了讓你全家給你陪葬。」

他頓了頓,「我是個瘋子,你知道的,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浴缸里的水涼了,孟霽顫抖着,細長的胳膊環抱自己。

她的臉上毫無血色,喉嚨中壓抑着快溢出的哭聲。

陸野沒有開口安慰她,他們兩人只能是這樣,僅有一人勝出。

在是否會失去孟霽這件事情上,陸野絕不可能有一絲的退讓。

浴室里又響起水流聲,陸野輕輕地為她清洗。

溫柔的樣子彷彿剛剛暴戾的人不是他。

「你爸給你打了電話,一會兒給他回一個。」陸野冷冷開口。

說完這句話,他終於在孟霽臉上看見了今天的另一種表情了。

剛剛面對自己是絕望,現在則是憤怒。

孟霽皺着眉,孟德志給他來電無非就是質問自己逃跑的事。

在她這個父親的眼中,女兒的幸福比不上自己家業的順遂的。

不然當初他也不會不顧孟霽的反對,和陸野裡應外合,強迫自己嫁給這個惡劣的男人。

陸野把她抱回床上,床單被人換乾淨了。

他身上的白色體恤被水打**,隱隱約約露出健壯的腰身和腹肌。

床頭柜上放着一碗熱粥,旁邊有幾樣小菜,看上去有味又清淡。

陸野一勺又一勺地喂她吃下,看見空了的碗底,他才徹底放過她。

「喏,打吧。」陸野從床頭柜上拿來手機遞給她。

然後直愣愣地當著孟霽的面開始脫衣服。

人魚線清晰地暴露在空氣中,孟霽臉紅了,於是撇過頭擺弄着手機。

陸野輕笑了一聲,顯然他被孟霽的反應取悅了。

他脫得精光,轉身走去浴室。

孟霽撥通了孟德志的電話,對面很快就接了,隨即是劈頭蓋臉的謾罵。

「孟霽,你真是好樣的,你還敢跑?你怎麼不死外面啊?幸好陸野沒怪罪你,不然我饒不了你……」

窗台上來了幾隻鳥,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她把手機拿遠了一聲,在心裏想,這些鳥兒的聲音都比孟德志的聲音悅耳。

對面顯然還在持續輸出,聽筒處那聲音就沒斷過。

孟霽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她才重新把電話放在耳邊。

「說完了嗎?」女孩的嗓音帶着哭泣後的沙啞。

對面顯然一愣,帶着語重心長。「孟霽,你好好跟陸野過日子啊,陸家少奶奶的位置可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來的。」

這些話,孟霽已經聽過太多遍了。

陸野是京城的天,他說一就沒人敢說二。

陸家百年家族世代飄紅,到他這一輩,各個人中龍鳳,就沒有差的。

只要是陸家掌握的領域,都做到了領先。

在京城,陸這個姓就代表着權勢的象徵。

對啊,她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總歸是不愛罷了。

孟霽如今不過也是讀大三的年紀,她看多很多本霸總小說,萬萬沒想到有一天「強取豪奪」這個梗也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別再任性了,下周帶二爺回家吃飯,後面我就安排時間讓你去看奶奶。」

孟德志還在電話那邊,以長輩的身份教育她。

回家吃飯?

孟霽在心裏冷笑,是「吃飯」還是「吃人」呢?

以往哪一次回老宅不是又送錢又送工程的。

逮着陸野這個大肥羊就可勁薅。

外面的人說陸家指縫裡漏出來的財富,就可保一家人幾世榮華富貴這句話真不是蓋的。

孟霽把電話摁斷了。

和陸野在一起這麼久,兩人的脾性是越來越像了。

她呆坐在床上嘆息一聲。

如果後面想去醫院看奶奶,孟宅就必須得回去一趟了。

浴室的門打開了,陸野圍着一塊浴巾就走了出來,遮蓋不住像是模特一樣極好的身材。

「打完了?」陸野歪着頭擦頭髮上的水珠。

孟霽掀開被子躺下,沒有搭理他。

下一秒,溫熱從她背後傳來,胸前出現一對大手。

她強忍住要反胃的衝動,把陸野還在「為非作歹」的手打下去。

隨即,他又覆上來。

「白天擦了葯應該不痛了吧……」他的話極具深意。

「痛。」孟霽有些絕望,陸野怎麼一天到晚都在想那些事啊。

身後男人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她的睫毛顫抖,默默閉上眼。

今晚,怕是又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