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囚養玫瑰孟霽在哪看 第7章_寧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灰白簡約風的裝修,房間的正中間放了一張兩米的大床,潔白的床單鋪在上面。

孟霽有些無助地躺在上面,她仰着頭看連天花板都是灰色的。

陸野走到窗邊,按了窗帘關閉的自動開關,遮住了外面的景色,隨即大步朝孟霽走去。

「晚晚乖,先吃你。」

他扎人的短髮惹得孟霽身上一股癢意,孟霽伸出手去推他。

陸野抬起身子仔仔細細盯了她幾眼,以往素顏的臉頰,今天打了腮紅上了眼線。

「以後別化妝了,你不需要這些。」男人幾乎是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

孟霽還在反抗着。

然後陸野就一把抓住孟霽亂動的雙手,把她的手緊緊地禁錮在頭上,不得動彈。

他稜角分明的下頜抵在孟霽的下巴處,動作溫柔。

孟霽卻難受地仰頭。

她並不想和陸野這樣近距離接觸。

孟霽盡量躲着,語氣嬌軟,「陸野,我餓。」

她紅着臉,現在還是大白天,而且還是在陸野的辦公室里。

雖說沒有陸野的吩咐不會有人進來,可孟霽還是覺得沒有安全感。

她不想在這裡和陸野。

「嗯,馬上喂你。」孟霽被迫抬頭與他親吻,陸野的深眸里盡顯瘋狂。

孟霽知道這種眼神,她經常看見。

充滿了佔有慾和獨享。

她認命地閉上眼,無所謂了。

就當做是被狗又咬了一口吧。

陸野咬咬她的耳垂,「待會別出聲,小心有人進來。」

男人的眼睛裏滿是玩味的笑意。

然後,他越來越……

孟霽濕潤着眼睛,咬着雙唇,心裏怒罵陸野。

他就是故意的!

「不要!」孟霽大叫。

陸野輕柔喘息,「有了就生下來。」

慢慢地,她被一點一點拉進深淵。

*

不知過了多久,陸野終於心滿意足了。

他的手臂枕在孟霽的頸下,仔細為她撇開頭髮。

「去吃飯?」陸野的嗓音帶着沙啞,磁性又有魅力。

孟霽懶懶地躺着,不悅嘟嘴,她已經毫無力氣了。

來找陸野,是她今天做過最愚笨的事情。

陸野被她的這副憨態逗樂了,抱着她去了浴室,簡單地為兩人洗漱完全,就開始幫孟霽穿搭。

剛剛孟霽穿的那身衣服,被陸野不小心撕破了一小塊,不能再穿了。

於是陸野走到衣帽間,選了一條淡黃色的長裙。

孟霽迷迷糊糊看了那個方向,那裡竟然有一面牆的女裝,憑陸野的財力,每一件應該都昂貴無比。

孟霽有些生氣。

他怕不是早有預謀。

跟大灰狼陸野耍心機,她不是對手。

陸野給自己隨意套了件短袖,然後開始精細地給孟霽穿搭。

孟霽又閉上眼睛,她現在是一刻也不想動,任憑陸野把自己當作芭比娃娃一樣擺弄。

嫩黃色的長裙顯得孟霽格外靈動,腰線處略微收緊,纖細的腰身盈盈一握。

陸野滿意地點點頭。

裏面那面牆所有的女裝,全是他精心挑選的。

買那些衣服的時候,他就知道,孟霽穿上一定好看。

可惜孟霽很少來他的地盤,像是帶着刻意的疏遠感,不參入進他的生活。

陸野抱着孟霽去到沙發上坐下,「帶了什麼菜?」

他神清氣爽,心情自然是極好的,於是就開始無話找話。

打開看不就知道了,就這還問她?

孟霽心情燥郁,卻又不敢頂嘴,她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無勁極了。

幸好有保溫盒裝着,楚姨準備的飯菜還沒有涼。

「全是你愛吃的。」陸野打開餐盒,發現裏面的菜全是孟霽的心頭愛。

「夫人是給我送飯呢,還是給自己送啊。」他的語氣滿含笑意,帶着揶揄。

孟霽嘴唇還濕潤着,「你不是已經吃了我嗎?」

說出這句話的語氣,是含着憤怒的。

結果說完這句話後,兩人都愣住了。

孟霽的羞澀,一下從耳根處紅到了脖子,她不是這意思。

陸野笑得更愉快了,胸腔被笑意帶着顫動。

孟霽有些惱羞成怒。

如果有密封膠就好了,把陸野那張嘴,完完全全堵住!

她坐起來,挑了一塊糖醋排骨,惡狠狠啃着。

完全把這排骨當做是陸野一樣,撕咬着。

陸野年紀多大的人啊,他才不會和小姑娘計較,只會把這些當作兩人之間的情趣。

其實今天孟霽來找自己,有什麼目的他都知道。

結婚這麼久一次都不來陸氏集團,就偏偏昨晚剛給了她禁足令,她就來了。

昭然之心,天下皆知。

陳暮在這個時候給陸野來電話了,手機鈴聲在闊大的辦公室響起。

陸野接起,只嗯了一聲。

等他放下電話的時候,就看見孟霽還在和碗里的排骨做着鬥爭。

「剛剛那女的被開除了。」陸野試圖用這個引起她的注意。

誰知孟霽依然把嘴巴塞得滿滿的,不搭理自己。

「是她趁我不注意進來的。」說實話,陸野也有些搞不懂她的態度了。

孟霽低垂着眼,眸中閃過一絲深意。

「這我哪清楚,萬一你也有心思呢?」她佯裝吃醋,嘟囔着。

果不其然,陸野很吃這套。

「晚晚,你是吃醋了嗎?我只愛你,你知道的。」面前的男人眼睛裏閃過一絲光亮。

他的晚晚終於會在乎他了,陸野此刻的心情都可以放煙花了。

陸野愛她,她一直都知道。

但她依然裝作不依不饒,生氣說,「你說愛就愛?」

到最後她的演技上來了,甚至開始摔碗。

然後跑到陸野的面前,揪着他的耳朵旋轉,扯他的頭髮。

陸野吃痛地悶哼,任憑孟霽發瘋。

孟霽本來只是想演演戲,讓陸野愧疚然後鬆口不禁自己足了。

可後面,她走心了。

想起自己的遭遇,悲從中來,開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你是最壞的人!」孟霽的長美甲抓破了陸野的右臉,血痕大咧咧地掛在他那張帥臉上。

陸野點頭稱是。

「壞男人不配有女人!」

陸野依然點頭稱是。

「我生氣了,非常生氣!」

陸野安撫地摸了摸她柔軟的頭髮,以示安慰。

「你得給我補償!」

「好。」陸野一口答應。

孟霽眼睛亮了,趁勢追擊,「那我要出門。」

陸野抿着唇看她,最後還是說了句,「好。」

聽見這句話,孟霽差點笑出聲,陸野說過的話就不會反悔了。

她又可以出門了。

「別去見不該見的人。」陸野給了她一記警告,眸子中是危險的警告。

孟霽點頭。

其實在她心裏,陸野才是那個她最不該見的人。

見一面,失去一生自由。

如果可以,她寧願這輩子都不要見到陸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