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6章 吸血蜂在線免費閱讀_寧瑞小說
◈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5章 藍紋龍魚在線免費閱讀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6章 吸血蜂在線免費閱讀

如果說彩票是誘捕穿越者的利器,中彩票被調侃為痴人說夢,那麼此刻發生在南方有木面前現象不說是中彩票,多少也是僅存在於想像之中。

可偏偏卻真實發生了。

一頭雌性藍紋龍魚,在三頭獵軍鯊的圍捕下逃竄到近岸礁石區,這種被玩家戲稱為【深海星辰】的精靈擱淺之後光芒漸黯,其生命猶如散去的光芒那般消散。

可在其腹部,卻有新的光芒閃爍,那裡…有一條尚未出生的藍紋龍魚。

紀圓意識到這一點後,毫不猶豫的取出初級恢復藥劑,使用在藍紋龍魚身上。

隨着藥劑的融入,藍紋龍魚身上的光芒稍微有所亮起,只不過相比於那些渾身可見的由獵軍鯊所帶來的恐怖傷勢,初級恢復藥劑能帶來的恢復效果卻是遠遠不夠。

藍紋龍魚意識到了南方有木的靠近,它發出微弱的悲鳴,渾身光芒猛然再次黯淡下去。

與此同時的,其腹部閃爍的光亮閃爍,又亮上了幾分。

紀圓也是一愣,隨後他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藍紋龍魚。

【我總覺得決勝召喚里的精靈不像是一串數據一個簡單的建模,他們彷彿都有真實的屬於他們的生命…就像是一個數字生命。】

紀圓回想起曾經的好友與自己的吐槽,些許愣神。

屏幕外的他無奈的笑了笑。

「這就是所謂的弱AI啊。」紀圓操控南方有木,不再停留,而是反身去尋找小麵包。

他明白那藍紋龍魚的意思了,所以他動作得快。

不一會兒,南方有木就找到了沙灘上調戲靈火幼蜥的小麵包,後者正抓着靈火幼蜥跳舞…

「小麵包,快來。」

因為沒開實時語音的原因,南方有木頂着文字泡跑的足夠近之後,小麵包才反應過來,奇怪的問道:「怎麼啦?」

「有個藍紋龍魚,初始生命等級二級,非常稀有,只有你能契約,跟我來。」

紀圓指尖跳動,飛快打字道。

「藍紋龍魚?二級?」初入遊戲的小麵包並不理解這些詞彙代表着什麼意思,只是下意識的懵逼。

但只有你能契約這點她還是聽懂的,於是疑惑道:「為什麼只有我能契約?」

「你來了就知道了。」南方有木頭頂文字泡飄過。

「…嗯,行。」小麵包點頭,將懷裡的靈火幼蜥還給梵梵,後者倒是全程沒有搭話,但看樣子應該是打算一塊跟過去。

很快,三人來到了先前藍紋龍魚擱淺的位置,獵軍鯊的數量變多了,從三頭增加到了五頭,不出意外應該是被藍紋龍魚流淌出來的血液所吸引的。

藍紋龍魚的生命等級比獵軍鯊高,所以它的血肉對獵軍鯊有難以阻擋的吸引力,若非藍紋龍魚擱淺在了礁石之上,那些獵軍鯊早就為了吞噬藍紋龍魚而展開廝殺了。

紀圓意識到,這頭藍紋龍魚很可能是自己擱淺到了礁石上,它已經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想去賭一個虛無縹緲的希望。

其中概率,難如登天。

但卻意外的成了。

「好恐怖的鯊魚…」梵梵有些害怕,抱着不斷掙扎的靈火幼蜥,躲在沙灘上沒有過來。

靈火幼蜥不敢靠近大海,所以一直在掙扎。

因此也只有小麵包跟着南方有木來到了藍紋龍魚擱淺的礁石之上。

見到那條藍紋龍魚,小麵包被嚇的一時間說不出話。

不過片刻時間,擱淺的藍紋龍魚渾身光芒就彷彿消散了一般,整個身軀也變得乾癟而蒼白,唯有腹部光亮跳動,一死一生的氣息相互交織,即便是在遊戲之中也顯得那麼具有衝擊力。

「初級恢復藥劑,給它用。」

「準備好空白契約卡。」

紀圓打字指揮道。

小麵包沒有第一時間使用道具,而是猶豫的說道:「它…它是不是已經死了?」

「還沒有,不過快了。」紀圓打字道:「它想將它的孩子生下來,但它剩餘的生命力不足以支撐它的孩子安然出生,即便是有你的初級恢復藥劑,也依舊是一場賭博。」

「啊…它肚子里的…是它的孩子?」小麵包語氣裡帶着極大的震撼:「這…這是劇情嗎?」

「…不是,但你動作得快一點,不然它真要死了。」紀圓打字。

他還想說些什麼,比如注意事項等,但小麵包看到他的文字泡後,立刻二話不說,動作極快的把初級恢復藥劑用在了藍紋龍魚身上。

速度快的讓紀圓都為之一愣。

得到第二瓶初級恢復藥劑補充的藍紋龍魚眼眸子里又多了一些神采,整個身軀再次散發出些許光芒,它費力的轉動眼珠子看了眼南方有木和小麵包,隨後…

光芒熄滅了。

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團驟然綻放的光芒。

紀圓記得自己內測那會跟朋友去過南海,也在不知名的海外小島里遇到過藍紋龍魚群,並有幸見到了新生藍紋龍魚的誕生。

那時候正好是遊戲時間裏的夜晚。

無數驟然綻放的光芒,雖微弱但卻異常堅定,它們鋪滿了海洋的上層,就像是天穹的星空,新生的藍紋龍魚也成了整片大海的星空。

「就是現在,契約!」

其實不需要紀圓提醒,小麵包早就拽着手裡唯一的空白契約卡了。

新手教程里的空白契約卡雖然有新手保護加成,但實際上只能契約一級生命等級的精靈,像藍紋龍魚這種從出生就登臨二級的稀有精靈只存在理論上契約的可能,可小麵包在契約對方時卻毫無阻力,雙方契約瞬間達成,初生的藍紋龍魚化為光點進入契約卡,礁石之上的光芒緩緩消失。

也許是因為剛出生的關係,自我意識尚未完善,所以對契約並不抗拒,也有可能是它的母親留下的意識在保護它,讓它接受契約從而不受獵軍鯊的圍獵。

誰知道呢。

死去的藍紋龍魚身上出現了素材,三枚【藍紋鱗】,在南方有木拾取後,藍紋龍魚化為光點消失。

啥也沒撈到的獵軍鯊氣急敗壞的離開了。

上了岸,小麵包有些驚魂未定,而紀圓則打字道:「初生的藍紋龍魚無法很好的掌控自身特殊的光元素親和,因此藍紋龍魚族群會在特定的時間遠離危險的深海區,來到海面或者近海區生育,我們遇到的,應該就是其中不幸的一條。」

「…好嚇人啊,那些鯊魚,他們會吃掉這孩子的媽媽嗎?」小麵包忐忑詢問。

「不會,我拾取了掉落物之後,精靈殘骸會被系統回收,不會留下來作為獵軍鯊的腹中餐。」南方有木頭頂飄過文字泡。

「哦哦。」小麵包有些糾結。

這算是好的結局…吧?

紀圓抽空查看了兩眼自己的持有物,三個鱗片,算是稀有素材,空白契約卡一張,但是在失去初級恢復藥劑這一重要道具後,契約其實變得有些困難了。

他沒有告訴小麵包自己已經用掉了初級恢復藥劑,也沒告訴小麵包她的藥劑不會是賭博,在紀圓使用過藥劑後,藍紋龍魚不求生只求延續的前提下,一瓶恢復藥劑剛好足夠。

所以小麵包契約藍紋龍魚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紀圓微微一笑,隨手將契約卡擲入一旁的草叢之中。

片刻後…

巨鷹的鳴叫自海面傳來。

一條獵軍鯊的殘骸從天而降,砸在三人面前的沙灘之上,飛濺大量沙石。

「運氣不錯,居然能在近海區域見到幾頭獵軍鯊,我的斗天傲鷹可以飽餐一頓了。」

駱封的聲音從上邊傳來,伴隨着猛烈的風壓。

「引導者…啊不,駱封你怎麼回來啦?」梵梵好奇的問道。

她本還在與小麵包說著悄悄話,見駱封出現,便率先詢問起來。

畢竟駱封之前離開,可是受限於系統。

「自然是因為…你們都獲得自己的第一隻小精靈了呀…話說我本來在海面上為斗天傲鷹挑選食物來着,沒想到你們居然這麼快就搞定了。」駱封呵呵道。

梵梵有些意外:「我們都獲得自己的小精靈了?可是…」

小麵包聞言也是下意識的看向南方有木。

南方有木基本上全程跟着二人,小麵包在她的幫助下獲得了自己的第一隻精靈,聽說還很厲害的樣子,但南方有木啥時候…

南方有木手中出現一張淡綠色的卡片,頭上飄過文字泡:

【呵呵,我隨手契約了一隻願意跟着我的小精靈,運氣還算不錯:)】

根據遊戲系統的設定,當玩家選定一隻已契約的精靈時,角色手中就會捏着該精靈的契約卡,而反過來說,能做出這一動作的南方有木,自然是真的已經契約了一隻小精靈。

「你好快…什麼時候?」小麵包感嘆道。

「剛剛。」南方有木打字道。

而在紀圓的視角里,屏幕的右側,一頭渾身裹藏在雜草與灰塵里的小精靈,正眨着眼睛,好奇的左顧右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