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9章 記憶空間在線免費閱讀_寧瑞小說
◈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8章 塵白城在線免費閱讀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9章 記憶空間在線免費閱讀

多拿一瓶初級恢復藥劑是好文明捏。

駱封非常敬業,即便隨後的小麵包和南方有木都沒有正常的完成對戰,他依舊是給三人打了最高評價。

南方有木還好些,滾滾草多少還嘗試性的展開了進攻,雖然無力的撞擊讓長耳雪兔連躲的慾望都沒有,滾滾草怎麼撞過來的就怎麼反彈了回去。

但相對於把一條初生的魚召喚到沙灘上撲街的小麵包而言,南方有木的表現怎麼都不算是墊底了。

駱封估計都沒有想到,三人里最像樣子的居然是開頭的靈火幼蜥。

不過駱封看到撲街在沙灘上的藍紋龍魚時,還是露出了一絲驚訝。

初級二級的生命等級,已經追上尋常精靈的進化形態了。

最後新手教程結束,紀圓謝絕了小麵包兩人前往南海的邀請,並在告別了駱封后,按照計劃落在了中土區域里最靠近北方的城市【塵白城】。

角色降臨大世界需要一段時間的緩衝,紀圓見狀也沒有呆坐在電腦面前等待,而是起身伸了個懶腰,打算去趟洗手間。

回來時不忘路過包間,發現那女人還在裏面。

…麻煩。

紀圓無奈的回到大廳,而此刻他的角色已經落在了塵白城的**廣場里,並被不少人圍了起來,有些人甚至在南方有木面前做上一些動作,企圖吸引南方有木的注意力。

只不過操縱者剛才不在,所以南方有木也沒有任何反饋。

以至於有些人已經開始討論南方有木到底是玩家還是隨機的新NPC。

而紀圓回來後看到這一幕,也是暗道一句糟糕,便趕緊回到了座位上。

……

「依我看,這絕對是個新NPC,之前也不是沒有出現過NPC直接刷在**廣場的例子。」

ID叫包辭的玩家如此說道。

「拉倒吧,NPC不都是有名有姓的嗎,哪個NPC會叫南方有木啊,咱有南方這個姓氏嗎?」

ID叫老射的玩家反駁道。

「也不一定,萬一游戲裏有這個姓氏呢,別忘了咱們這世界觀可是中古和古武風糅雜在一塊的,玄乎着呢。」

ID叫武哥的玩家提出寶貴意見。

「我覺得是NPC,不然的話美人榜多少該更新了,白毛蘿莉,還這麼好看…我有點急事,先下了!」

ID叫公孫水煎的玩家發出逆天言論。

「我也覺得是NPC,不然這對那些美人榜里的人很不公平啊…」

而就在他們討論的如火如荼時,南方有木動了一下。

「嗯?」

就在眾人疑惑時,一隻滾滾草被召喚到眾人眼前。

一草多人面面相覷。

隨後滾滾草咕嘰一聲,爆炸開來。

灰塵草根四濺,一時間竟是起了煙霧彈般的效果。

「卧槽誰特么扔的煙霧彈!有沒有素質啊!保安在哪裡?保安!」

「救命!我剛消的debuff!眼睛又迷住了,看不見路了…哎誰在推我啊,打咩!打咩!」

「卧槽有人不講規矩!兄弟們抄傢伙!」

「打起來了?好好好!」

「kill!kill!kill!」

莫名其妙的,在第二個人開始召喚精靈並釋放技能後,**廣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亂了起來。

在始作俑者南方有木溜出老長一段距離後,**廣場猛然傳來巨響,伴隨的還有火光與衝擊。

紀圓心有餘悸的給南方有木裝備上從NPC手裡隨手買來的黑色斗篷,並用斗篷上的兜帽蓋住角色半個腦袋後,才敢從陰暗的小巷子里出來。

「…就離譜。」紀圓感嘆。

他內測那會用的角色【無限】也是披斗篷帶兜帽的,不過那時候是因為角色生成的不如人意,渾身肌肉與刀疤,腦袋粗獷的像是螺母,五官也潦草的不成樣子,紀圓感覺這角色污染自己眼睛,便用服裝遮掩了。

沒想到公測後兩級反轉給他整了個絕美人形,雖然這人形一股子被算計的模樣,但紀圓最終還是選擇了熟悉的斗篷與兜帽。

「…對對對,剛才**廣場上刷出了一個巨好看的NPC,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南方有木,就是她引發了這次混亂…」

從小巷子里走出來後,紀圓很快就聽到了路過的玩家對於**廣場那兒發生的混亂的熱忱討論。

紀圓嘴角微微抽搐。

好在斗篷兜帽這一類的服飾,在選擇遮蔽腦袋後,會附帶一個屏蔽自我ID的功能,路人看到南方有木,是不顯示ID的,不然紀圓又得跑路了。

真倒霉啊…紀圓是這麼想的。

他看向塵白城的正門,那裡由兩位身披銀甲的NPC鎮守,他們身側各自跟隨着一隻體型龐大的犬型精靈,或假寐或以看似漫不經心的目光掃過出入的NPC與玩家。

塵白城的門禁並不嚴格,但必須顯示ID。

考慮到剛才**廣場製造的混亂,紀圓知道NPC絕對在找自己,如果被他們找到,輕則罰款重則丟入牢獄之中,這肯定不是紀圓希望發生的。

他繞到了塵白城的側門,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兒只有一個銀甲守衛,且沒有那種可以看破斗篷的犬型精靈存在。

設定上,那裡的NPC因為某次動亂,契約的精靈戰死,因此陷入頹廢之中,整日酗酒,也因為其精神狀態的不佳與失去契約精靈後的戰力滑落,才會被安排到側門鎮守。

很快,南方有木便來到了塵白城的側門。

說是側門,其實就是高大城牆下的一扇小門,平日里供那些獵人與行商使用,因為相當靠近塵白森林的關係,出入這扇門也就需要了一定的戰鬥力。

簡而言之就是,新手過不去。

不過內測那會紀圓就已經琢磨出了通過該門的方法。

那就是酒。

將早已準備好的,從NPC商鋪里購買的糧酒送給NPC守衛後,後者露出些許憂傷,他離開了崗位坐到一旁喝酒,且故意背對着側門。

紀圓得以操控着南方有木離開此地。

離開了塵白城,眼前是小片空曠草地,有零散玩家出沒此地,不過大多行事匆忙少有停留,因為這兒是森林相對薄弱的一個口子,部分玩家想越過森林外圍深入其中時,就會借道此處。

紀圓此行離開塵白城,除了要躲避**廣場惹出來的禍事外,主要目標就是進入塵白森林。

但他也沒立刻進入其中,而是找了個沒人的角落,隨後打開了精靈詳情頁。

再然後,南方有木像是進入了什麼特殊狀態,只見其緩緩閉上眼睛,周身更是幻化出些許星辰之光。

那是因為紀圓進入了精靈的【記憶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