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與一群萌新菜鳥的班級群相比,那些骨灰級遊戲群就完全不一樣了。

幾乎所有玩過《災厄》的玩家,都在第一時間想到了升級!

他們也明白,屬於玩家的時代來臨了!

只有變得更強,才能更具有競爭力,才能在更大的災厄中存活下來。

【7級魔劍士求組,絕對強力,來個速刷升級隊伍!】

【6級精靈使,人美聲甜奶大,有沒有殺怪快的強力大佬帶飛,絕對讓你爽得飛起~】

【收天賦卡,收普通裝備,有貨私聊,價格公道】

【10級氣功師,帶刷怪,私聊,可肉償……少婦優先】

陳年是潛水怪。

就算在群里說話,也絕不會暴露身份。

畢竟他是災厄中所有玩家心目中的神,不語。

稍不注意,就會被順着社交賬號扒出真實身份,那就麻煩了。

還是繼續升級吧。

首要目標是繼續提升等級,如果能碰見野外boss就更好了,擊殺野外boss通常都能獲得豐厚獎勵!

包括且不限於,稀有裝備、技能捲軸、升階晶核等…….

整整兩天,陳年都混跡在野外殺怪。

日落黃昏。

35級!

陳年的等級已經飆升到35級!

他的升級方法,是最高效,也是最持久的。

先拉一波怪物,然後一舉轟殺。

雖然每次使用言靈都會消耗體內超凡力量,但升級又會提升力量,達到了一個平衡。

別人會累,會休息。

他不用。

升級後,又解封了好幾個言靈,戰鬥能力飛躍。

序列9:鷹眼

序列19:炎爆

序列33:風魔切

同時,陳年還擁有了一整套精良級裝備,屬性大幅度提升!

陳年:言靈聖者(唯一)

基因等級:一階(35級)

體質:46

敏捷:42

超凡:42

攻擊附加:110

防禦附加:260

戰力評估:25星

………

以他如今的防禦力,那些低階的一階怪物攻擊,可以直接無視,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而陳年殺怪也不再需要發動言靈,可以直接用物理攻擊,變得更加輕鬆。

這就是高等級帶來的優勢!

距離遊戲《災厄》融合現實已經過了兩天,城內已經基本穩定下來。

擁有天賦的超凡者,有的被治安隊招募,有的成為公司私人打手,有的前往外面練級……

根據陳年的觀察,如今但凡是20級以上的,走到哪都會被捧到天上!

那些大公司隨隨便便開出的工資,都是月薪五十萬以上!

可陳年知道,去受雇於他人只會拖慢變強的腳步,以後的發展空間就更小了。

「嗨兄弟,你也是出來殺怪的?」

陳年正坐在地上吹風,前方忽然走來一個三人小隊。

兩男一女。

為首的男子含笑道:「我們也是災厄的玩家,現在等級都不低,要不一起組個隊?」

「不了,我習慣一個人。」陳年平淡拒絕。

組隊的話,經驗值是平分的。

自己一個人就能無壓力殺怪,為何還要跟別人平分呢?

「兄弟,這年頭獨狼可不好混,現實死了復活不了,你好好考慮清楚。」

「謝了,不用。」

男子見陳年油鹽不進,給身旁的女子使了個眼色。

「我大哥可是21級魔劍士,跟我們組隊是你的福氣,不僅升級快,還能挑戰強大怪物。」

女子滿臉自豪,她相信,在自己說出21級的時候,這個人就不可能拒絕!

誰不知道,20級以上的都是頂級高手?

「沒興趣。」

「你?!」

「真是不識好歹的東西!」

女子氣極,沒想到這人竟然自大到這種地步。

勸不動陳年,他們也只好離開。

剛走出一段距離,女子便忍不住啐了口痰,開始埋怨起來。

「賤不賤吶!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算了,那boss我們三個人也不是不能打,本來想拉那小子當個炮灰,沒想到他還挺機警。」

「越想越氣,等打完boss,我們回去把那傢伙宰了吧!」

「反正現在現實世界已經大亂,殺了他也沒人能管到我們!說不定還能搶些有用的東西。」

「哈哈,妹妹說得有道理!」

三人進入森林後一路前行,小心翼翼靠近目標。

前方,是一棵五米高的樹人!

在《災厄》中,它的官方名字叫做「災厄樹人」。

那些枝丫可化為穿透盔甲的利劍,無論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極其恐怖。

等級更是高達一階70級,是一階怪物中的高階存在,而且作為boss級怪物,還有額外的屬性增幅!

難度極高!

若是將它討伐,獎勵不知道多豐厚!

「我們才20級出頭,真的能打死這隻70級的樹人嗎?」

徐孟呵呵一笑:「忘了我是誰了?在游戲裏我就單刷過這隻boss,它的攻擊模式很簡單,只要我們遠程小心消耗就行!」

「倒是若是出了寶貝,可就發財了!」

另外兩人一聽,眼裡頓時發光。

他們都是跟着徐孟混的,游戲裏他就是大佬,肯定能吃香喝辣!

「上!」

三人同時發動進攻。

剛開始,災厄樹人的攻擊模式還在他們的意料之內。

可漸漸的,他們終於有些力不從心。

因為現實里進行各種動作是需要消耗體力的,游戲裏不需要!

他們忽略了,這是自己親自作戰,不是操作鍵盤鼠標。

「呀!!」

女子的大腿被鋼條般的樹枝刺穿。

「不….我們不是對手……啊!」

另一名男子也被狠狠抽飛,胸前露出血淋淋的傷口,砸在地上。

徐孟獨木難支,手中兵刃被絞飛,面色凝重無比。

遊戲與現實的第二個區別。

受傷之後,會明顯影響行動能力,而不是游戲裏冰冷的血條!

三人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恐懼。

就在此時,一道修長的少年身形從樹上躍下,站在幾人身前。

「沒有實力,不要來找死。」

陳年面無表情,語氣淡然。

「是他….是剛才那個人!」

女子震驚無比。

這個人躲在暗處偷看就算了,竟然還敢出來!

眼前可是70級的boss級怪物!

我們三人聯手都打不過,他是來送死的嗎?